「午夜夢迴,仍然會想起那些救不了的嬰兒」──無國界醫生,在巴基斯坦

「午夜夢迴,仍然會想起那些救不了的嬰兒」──無國界醫生,在巴基斯坦

無國界醫生在庫什拉克的婦幼健康中心,一名姊姊給年幼的弟妹餵食營養治療食品。圖/P.K. Lee 攝影


文/無國界醫生在巴基斯坦俾路支省首府奎達的項目統籌休斯敦(Chris Houston)

奎達,真是一個充滿困難和挑戰的地方。很多初生嬰兒被送到我們的醫院後便死去。我們醫院的新生嬰兒加護病房,單是去年 11 月,已有約 3 成嬰兒死去,這真的很棘手,尤其是對於來自已發展地區的我們,實在很難接受新生嬰兒這麼死去。

我們已盡一切所能去做。奎達這個項目,也是我參與這麼多個無國界醫生(Doctors Without Borders/Médecins Sans Frontières,簡稱 MSF)救援任務以來,資源最多的一個,但我們仍然困難重重,因為,病人往往到來的時候,實在已經太晚了。

我們提供的醫療照護都是免費,但在奎達,這絕不常見,因此令人懷疑。人們難以想像免費的醫療會是優質醫療,他們也習慣服用大量抗生素,以及習慣接受多種藥物注射,儘管醫學上他們根本沒有這些需要。

病人們通常會先去私人診所求醫,當醫生擔心他們有生命危險時,才會叫他們來我們的醫院,又或在病人們已負擔不起私人診所的醫藥費時才前來求醫。當病人來到這裡時,他們的情況往往已經很嚴重,或已被多次注射劑量很重的抗生素,甚至是在之前的醫療設施裡受到感染。總之,當他們來到時,情況已很差。

無國界醫生在庫什拉克的婦幼健康中心,有病人遠至阿富汗而來。 圖/P.K. Lee 攝影


我在這裡擔任項目統籌,工作就是嘗試以現有的資源做到最多,帶來最大效果。我也要保持工作團隊的士氣,大家目標一致的提供援助,畢竟我們在這裡的隊伍龐大,除了在奎達設有一間兒科醫院,我們在鄰近奎達的庫什拉克運作一間母嬰健康中心,及支援區內 4 間醫療設施,共有 7 名國際救援人員和 253 名當地員工。好在我們有一支很好的團隊,大家都很堅定的盡己所能。

我嘗試不時跟嬰孩的父親們聊天,了解他們是否滿意我們的服務,而他們都很滿意。有人曾到婦幼健康中心求醫 8 次,有的帶他的妻子到來分娩,有的甚至遠從阿富汗過來求醫。

無國界醫生在奎達的兒科醫院,設有新生嬰兒加護病房,是當地唯一的免費兒科醫院。圖/P.K. Lee 攝影


雖然如此,有時午夜夢迴,還是會想起那些救不了的嬰孩。

後註:國際醫療人道救援組織無國界醫生(Doctors Without Borders/Médecins Sans Frontières,簡稱 MSF)在世界各地,都是提供免費提供醫療援助,以確保不會有人因沒有錢,而無法得到救命的治療。但在有些地方,有些人卻覺得免費的東西不是好東西,因此對援助抱持有懷疑……來自蘇格蘭的休斯敦(Chris Houston)是無國界醫生在巴基斯坦俾路支省首府奎達的項目統籌,他與團隊正努力運作婦幼健康項目,並希望更多孕婦會及早求醫,減少很多原可避免的不幸個案。

(原文於 2015 年 12 月 1 日發表,本文 2016 年 2 月編修)

《關聯閱讀》
有時鼓舞,有時沮喪──無國界醫生救援人員南蘇丹分享
孩童拯救孩童!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用智能手環喚醒「小小英雄」

《作品推薦》
「戰火中,我的恐懼從未消失,但我仍在這裡」──敘利亞的無國界醫生,見證真正的殘酷煉獄
尼泊爾震災後,十九歲的輪椅少年比拉伊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無國界醫生 提供

世代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