廁所內千百隻小強、手榴彈在圍籬外爆炸──南蘇丹,一位無國界醫生的「日常生活」

廁所內千百隻小強、手榴彈在圍籬外爆炸──南蘇丹,一位無國界醫生的「日常生活」

身邊的朋友經常會問:「你們無國界醫生(Doctors Without Borders/Médecins Sans Frontières,簡稱MSF)的起居飲食是怎麼樣的?」

當然這也要視項目性質與地點而定。一般而言,位於局勢較不穩定、衝突地區的任務項目,生活條件可能反而會比較好,然而所失去的卻是自由。意思是,除了醫院及住所範圍外,其他地方一律禁止到訪。假如住處位於醫院範圍之內,即意味著你將會有好長一段時間,不能踏出醫院半步。猶如坐牢般的生活,當中的精神壓力絕不好受。

至於我目前身處的南蘇丹,普遍來說安全性比較高,自由度也會高一點。然而,居住環境卻可能強差人意。我們就來談談這次項目的衣、食、住、行。

南蘇丹項目的食衣住行

。在這裡我們都是自己以人手方式洗衣服的。然而,把衣服晾曬了一天後,它們都會馬上沾滿沙塵,叫人十分氣餒。

。我們常吃的,有非洲人愛吃的粉團,也會有米飯及肉類。鮮果蔬菜,在此屬於奢侈品。食物在此只作充飢之用,也別談什麼美味不美味。當然,相對於外面飽受飢餓折磨的人們來說,能夠充飢已是十分難得。可是食物的衛生情況也真的有待改善。曾經不只一次目擊廚師們不小心的把食物掉到地上,然後十分自然的把它拾起繼續烹調。我們也只能以「眼不見為淨」的心態,欣然面對。是以,來到這個項目的救援人員,都必須經歷一段腹瀉的日子,絕無例外!

。我們所住的小屋 Tukul,在大白天的時候,氣溫之高,乃無人能於其中逗留的。於風沙狂雨後更會佈滿沙塵雨水,令人好不狼狽。

。這趟我的任務之一,是到距離最近的一所本地醫院作手術示範,以培訓他們的醫生,希望提高他們的外科水平,應付不同類型的緊急手術。可是沿途卻是滿佈沙塵,又無比崎嶇,有如在玩機動遊戲似的。下車時,大家的臉上、身上,除了是油脂,就只有沙塵。

南蘇丹的洗手間

然而,最令人難受的,大概要數我們的「洗手間」。其實,這只是一個茅廁。如廁時,就如畏高者爬山之際──絕對不要往下望。否則,你只會關上門掉頭就走。因為,下面正住着數以百計千計茁壯的「小強」。而且,牠們會於你不知不覺間爬上來,走上你的雙腳,甚或敏感部位。故絕對是此地不宜久留!

雖說這次的項目並非在局勢不穩地區,然而,在此我卻經歷了歷來最近距離的手榴彈爆炸及槍擊事件。

經歷近距離的手榴彈爆炸與槍擊事件

在一個看似十分平靜的周六,團隊們都閒坐着。突然,從我們醫院圍籬外不遠處,傳來兩發槍聲。不一會,即傳來另一下巨大的爆炸聲。接著,又是三發的槍聲。

團隊中,由於並非每位都經歷過這樣的情況,其中有人問道是什麼聲音。我二話不說的叫大家到安全的地方暫避一下,並告訴大家可能即將有傷者送院,然後便跟麻醉科醫生到急診室預備。不到 15 分鐘,救護車隨即送來第一位傷者。

還好,傷者的情況十分穩定。作過全面的檢查後,他的後左胸有一個一厘米左右的傷口,臨床上出現左氣胸及血胸的情況,其餘的各項檢查均屬正常。

無國界醫生救援人員陳健華(Akin)為受傷的執法人員做檢查。©Akin Chan

原來他是一名本地執法人員,當時正跟另一位同袍前往捉拿一名犯人。地點離我們醫院不足五百米。當時由於犯人拒捕,他們便向天開槍作警告。無奈犯人竟然投擲出手榴彈,我們的傷者因走避不及,背部被手榴彈碎片所傷。好在犯人最終被制服了,而傷者也只有一位。

沒有 X 光儀器,如何手術?

一般而言,病人受刺穿式外物所傷,必須接受 X 光檢查,以估計外物的路徑,評估可能受傷的器官。然而,在這裡我們並無 X 光儀器,所以一切只能靠臨床經驗。由於他的各項維生指數均屬穩定,也並未出現腹膜炎徵象,因此我只替他放進胸腔引流小喉,好等氣胸及血胸流出後得以痊癒。而其中的碎片,除非引起併發症,如感染或內出血,否則一般來說,也不值得以剖開胸腔的方式取出,因其風險相對的高出很多。過了幾天,他的情況也維持穩定,我為他拔除引流,他也康復出院了。

此等生活條件、社會治安,全都說不上合乎基本水平,更或令人感到匪夷所思。我們這些海外救援人員,尚有離隊歸家的一天。然而,當地人究竟要待何時,才能真真正正的改善其生活呢?但願於不久的將來,因本地的生活及醫療水平之提升,無國界醫生能永遠的撒出南蘇丹。這,也是我們在世界各地每一個項目的終極願望。

《關於作者》
陳健華(Akin)是來自香港的外科醫生,於 2012 年加入無國界醫生,並先後三次前往巴基斯坦參與救援任務。今年 4 月,Akin 獲派前往南蘇丹的戈格里亞勒(Gogrial)醫院擔任外科醫生,為期一個半月。
戈格里亞勒醫院主要提供基本及專科護理服務,亦設有手術室以便進行緊急外科手術。Akin 在任務期間,除了處理衝突傷者外,亦遇到不少因交通意外受傷,或患上其他外科感染的病人。由於當地醫療設備和物資緊絀,無法進行複雜的外科手術,因此他需要因地制宜,調整診治方法以救回病人的生命。
Akin 目前現於香港私立醫院執業。

《關聯閱讀》
無國界醫生在葉門:絕望

《作品推薦》
恭喜你加入無國界醫生!你的第一個任務......在剛果民主共和國!
加入無國界醫生(MSF),到底難不難?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無國界醫生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