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美生子為了教育好?殘酷的真相是:更容易害孩子輸在起跑點

赴美生子為了教育好?殘酷的真相是:更容易害孩子輸在起跑點

從去年 10 月的華航飛機產女事件,到今年 3 月爆發的產婦回台詐領保險金案,都是「赴美生子」引發出的一連串爭議。長久以來,飛到美國生美國籍寶寶,一直是華人社會的小眾奇特現象。根據非官方統計,每年台灣飛到美國產子的人數應該有一千人上下。

十幾年下來,台灣就有上萬名俗稱的 Anchor Baby(定錨寶寶),沒有美國國籍的父母,為了讓小孩獲得美國國籍,在生產前飛到美國產子(女)。好似美國寶寶的誕生,就能為自己也為全家在號稱自由世界的第一強國定下一錙未來。而美國屬地主義的存在,既製造防不勝防的漏洞,卻也創造巨大的商機,我居住的洛杉磯,靠著地利語言和文化之便,就是頭號受惠城市。

同樣聽到赴美生子,對國人而言,不免擔心受到異樣眼光看待,畢竟聽起來有些刺耳又微微地敏感;對美國人而言,說實話,他們卻不是很在乎,只要不損及他們利益就好。頂多,會問一句:「有這個必要嗎?當美國人很重要嗎?」

是呀,刻意讓孩子成為美國人,有必要嗎?背後的考量,見仁見智,但,「為了孩子的教育好」,總是我聽到一百零一個制式回答的第一句。

為了孩子的教育好,曾經我也似懂非懂的理解。直到我因為課堂調查研究所需,進到洛杉磯當地一間教育機構,訪談了超過一百位來自洛杉磯中產階級家庭的亞裔青少年們,才看見美國教育最真實的面貌。

先說結論,在美國被「栽培」長大下的孩子,特別是亞裔孩子們,是非常辛苦的。眾所皆知,亞裔和白人學生要進到美國一流大學,絕對比同等程度的非裔和西裔學生難上許多。這樣的「種族歧視」,是幾十年來所有在美國的亞裔孩子和父母們無力改變的現象,未來,這樣的現象只會加劇不會緩解。當所有美國大學都必須保持各族群錄取比例的狀況下,眾多在中產階級亞裔孩子們之間的競爭強度,愈來愈激烈。

我曾經在訪談中遇到這樣一個小男生。他是一個戴著眼鏡,一看就非常乖巧的香港移民第二代,在洛杉磯中上的學區念 10 年級要升 11 年級(等同是台灣的高一升高二),讓人驚豔的是他的成績,學科全部 4.0 滿分,還開始修數學和物理的 AP(先修課程),也幾乎滿分。

那天,教育顧問問他,大學的第一志願是什麼?男孩想都沒想直接回答:UC Berkeley Computer Science Major(柏克萊大學資訊工程系)。 聽到答案,顧問直接把他的檔案翻到「特殊競賽得獎」一欄,發現是空白的。柏克萊畢業的女顧問,當下直接回答他說,以他現在的表現,應該不可能進第一志願。

當我瞪大眼睛看著顧問,看到她馬上用手比出了一個很殘酷的階梯,她說:我現在用樓梯來講給你聽。想進 UC(加州大學系統)的難度,是一層階梯,而進柏克萊,要爬三個階梯,沒錯,柏克萊比其他學校難。亞裔學生,很抱歉你就是,再加三層階梯,你想念工程?又是男生?不好意思,我們再加一層階梯,因為柏克萊加大工程學院申請的男生太多了。你說要念電腦嗎?好,再加一層階梯吧。這是全工程學院最難進的科系。我手邊的資料,跟你同等背景的男生錄取到這個系,GPA 4.0 只是門檻,幾乎每個學生都有體育音樂或競賽得獎紀錄。聰明認真不夠,要聰明認真特別的學生,才是 UC Berkeley Computer Science Major 要的學生。

我當下,看到小男生的臉,從自信漸漸轉寞落。雖然很想上前拍拍他的肩給他一些鼓勵,可是我忍住了。畢竟,成長在美國,需要從小就領悟到,有太多事情是不公平的。

不公平中還是會有好的結果。一位香港移民第三代小男生,同時拿到史丹福和耶魯心理系錄取通知,奢侈的煩惱,讓媽媽笑得合不攏嘴。從聊天中我得知,他拿到雙錄取的關鍵果然不是成績,畢竟大家都一樣好要比什麼?他的秘密武器是南加州大學(USC) 一間心理學實驗室教授的推薦信──這孩子在那間實驗室待了一年多,用自己發明的實驗發表了成果。

成績一直是進入美國一流大學眾多門檻中的一環。亞裔孩子的強項,變相成了他們申請大學的基本條件,為了在其他表現突出,誰不是每天上完 6 小時的課,又去練球,游泳,拉琴,參加社團,行程一路排到晚上七八點?為了進好的學區,亞裔父母們努力賺錢買進學區房,但好學區在加州,也不是說買就能買的。球星林書豪就讀的 Palo Alto High School(帕羅奧圖中學),今年學區排名全加州第一,地處矽谷,號稱距離史坦福大學最近的高中,房屋均價是 250 萬美金,且年年漲。加州學區排名第二的 San Marino High School(聖瑪利諾中學),也是洛杉磯傳統亞裔富人區,只賣豪宅,均價 270 萬美金。

對於好不容易從台灣飛來拿到美國國籍的定錨寶寶而言,最吃虧的在於,他們其實是台灣的孩子,只不過拿美國國籍。將來申請美國大學和研究所,變成不是跟他們條件相仿的國際學生競爭,而是跟和他們成長背景相異的亞裔學生競爭。

我想起青少年時期和聯考奮鬥的時候,曾羨慕美國長大的親戚,「看起來」好像很快樂。事實上,很多表象,親身經歷後才會幻滅。美國教育真的比較快樂嗎?愈接觸,我愈懷疑。我相信世界上沒有完美的教育體系,但一定有最適合自己和孩子的教育方式,最好的判斷,就是不盲從跟進,而去真正的判斷。這也是美國教育一直教我的事。

《關聯閱讀》
成為美國人的一百種方法;只是當上美國人之後呢?
穆斯林少年設計的鬧鐘,被當成定時炸彈?──美國教育體制裡的偏見與歧視

《作品推薦》
接起名為「機會」的那通電話時,你必須做好準備
一堂六千美元的課,美國名校教我的事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UC Berkeley 官方臉書專頁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