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港羅湖橋的兩端,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中港羅湖橋的兩端,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前幾天有個中國基金經理朋友微信我,問我這個月 15 號是否有空出席一個中港金融群的聚會,分享一下最近行業的趨勢和 2016 年展望,我說不好意思我那個週末必須回台灣一趟。「回家投票嗎?」朋友問,後面跟著一個擠眉弄眼的表情。

「是啊,總統大選,怎麼樣都要回去投票。」我回覆。

「那好吧,還是愛國要緊。真羨慕你們啊!」說罷,他附上一個流口水的饞樣。

我身邊的中國朋友分成兩種,一種是曾經在國外(包括香港)接受高等教育,在香港或其他國家生活多年,目前定居香港的;另一種則是在國企任職或是身兼在港政治宣傳任務而被外派來港的。

很多人認為高學歷的海歸派在許多政治、社會議題上應該會抱持著比較開放的態度,但根據我的觀察,有沒有喝過洋墨水基本上不是一個影響觀點的變數,利益才是。

你可以說他們比較現實,但與其說是現實,不如說是生存的手段。在香港金融圈,政治正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尤其是在微信朋友圈、微博這種個人宣傳工具上更為明顯。就算是發生了深圳堆土滑坡這等人禍,隔天我的微信仍被一篇以中港兩地電子支付為例、論香港政治內耗拖慢發展進程的文章刷屏(洗版)。

怎麼都沒人轉探討「為什麼到現在中國還有深圳這等人禍」的文章?轉念一想,就算有人寫了,可能也被「和諧」了;就算轉發了,可能也被「屏蔽」了。諷刺的是,前文的重點其實就是最近在香港鬧得沸沸揚揚的網絡 23 條();而更諷刺的是,朋友圈中最大力推薦這篇文章的居然是香港人,而他同時也在 facebook 上相當活躍。

隨著台灣總統大選的逼近,身邊越來越多中國的朋友問我對於選情的看法,也不只一個朋友對於台灣人能夠一人一票選出領導人感到羨慕(至少他們表現出來的是如此),我的香港朋友們則是態度兩極,有一些人覺得台灣人對於政治的熱情值得學習,有一些人則是認為過去幾年的政治及社會內耗讓台灣人民付出了慘痛代價。不管立場為何,至少大家對於台灣在民主上的進展抱持著肯定的態度。當然你也可以說是因為港人治港已淪為口號,隔離飯香,這一代的港人往往對於台灣有一些過度美好的憧憬,但怎樣都好,在可以選擇的時候,很多人倒是不怎麼珍惜。

那天在微信被強力轉發、以中港兩地電子支付為例論香港政治內耗的文章中有一段是這麼寫的: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你在羅湖橋的那頭,但我在這頭,而是羅湖橋那邊的烏鎮世界互聯網大會正開得如火如荼,但羅湖橋這邊的香港卻在為一個立法爭得臉紅脖子粗。

不是這樣的,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是我在羅湖橋這頭的香港哀悼在深圳堆土滑坡事故中的死難者,而你在羅湖橋那頭的烏鎮世界互聯網大會上,卻要靠官方所提供的翻牆帳號才能知悉事情的真相。


註:「網絡23條」是指香港政府修訂部分法例,對互聯網進行規管,並把現有法例引申覆蓋到網絡的俗稱,名稱來自《基本法》中有關《國家安全法》的「23 條」。

《關聯閱讀》
打拼12年,公司上市變成大企業,我為什麼辭職闖香港?
香港生活大不同──租個房子要人命

《作品推薦》
雨傘運動之後,港人對政治不再冷感──我在香港的投票初體驗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BartlomiejMagierowski / Shutterstock.com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