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聞起來像咖哩!」──面對歧視,自卑與自信只在一念之間

「你聞起來像咖哩!」──面對歧視,自卑與自信只在一念之間

在台灣,有很多人對外籍老師有許多偏見,覺得用自己的母語當作掙錢的能力,代表這個人並無其他長處。我在韓國接到第一份中文教學工作時,身旁中國籍的同事便警告我:「大家肯定覺得我們沒什麼才能,所以才在這裡用自己的母語掙飯吃。中文教師這麼廉價,你還是回去教英文比較受人尊重,」但是這位同事,自己卻是畢業於北京大學中文系的高材生。

的確!在韓國,相較於韓籍英文教師,原語民英語教師(Native speaker)的所得著實較高;但是原語民中文教師的所得,卻沒有韓籍中文教師來得高。

人時常因為自卑而變得敏感且尖銳,這位同事因為對中文教學先有了偏見,或是自身已經對中文教學下了一個負面的價值,於是便把這樣的薪資不平等貼上了一個種族、血統、語言歧視的標籤。

但事實上,薪資不平等的問題背後,不一定有歧視的成分存在。試著換個角度,從供需角度想:韓國家長要把孩子送到全美語的國家去,需要龐大的時間和金錢,並不是每個家庭都能負荷得起。所以一個原語民英語教師等於能讓家長用較低的成本,提供孩子全美語的學習環境甚至西式的文化教育、自然相對較有市場競爭力。

而中文,因為韓國地理位置鄰近中國和台灣,這兩個國家的物價和學費又較韓國來得低廉許多。孩子若需要到中國或台灣求一個全中文的環境,相對來說容易許多。這恐怕才是為什麼在韓國,原語民中文教師的薪資、一直無法和英語圈相比的原因之一。

當然,除了市場供需與比較法則之外,薪資不平等背後,的確還是有許多文化脈絡值得深入探究。但將薪資的差異,簡化為「中文比較低級、英文比較高級」,並不恰當。

我不禁想起我華語教師執照培訓班的講師。一位是任職於韓國前三大集團的企業內部中文職訓教師;另一位是韓國外交部的中文教師。我在這兩個老師的身上,並沒有看到這樣的自卑和不平,相反的還有些許「高貴」。就我的觀察,這樣的高貴和自信,倒不是來自他們的頭銜或任職的企業和機關,而是來自他們對中文教學的熱情、專業和自信:教中文,是一份值得驕傲的工作。

在我離開那一份中文教學的工作時,那位中國籍的同事還是時常自怨自艾,但卻不再影響我對中文教學這個領域的期盼和嚮往。

在日常裡,我們時常提倡「培養自信」,但其實自信,靠的是經驗的累積。就好比第一次出國,因為不熟悉而顯得笨手笨腳,所以你在鄰座那位能自在用英語告訴空姐他的需求;或是能讀懂入境表格及海關申報單的旅客旁,格外感到自卑。但他們的自信只是來自對這一切流程的熟悉,一個人對於熟悉的事多能從容而不迫。而這樣的從容不迫,自然能散發出一抹令人稱羨的自信。

自信還有一個更彈性的因素,那便是價值。價值是相對主觀的,也是我們自己可以定義的:你若積極看待自己的工作,為自己的工作定義正面的價值,那麼無關社會觀感、或是職業階級區別,你相信、感受到工作價值的同時,也便擁有了自信。

來自印度的外語老師 Aamiya,就做了一個最好的示範。

「老師你好醜!你聞起來像咖哩。」

新老師試教的第一天,高中女生這番歧視的話語,讓我和在場的韓籍主管面有難色。來自印度的 Aamiya 卻用眼神示意我們置身事外,讓他處理這個問題。

「謝謝妳,可是這位同學妳非常漂亮,妳知道嗎?」

Aamiya 用他的高 EQ,讓這位調皮的女高中生甩一甩頭髮,開心地向同學炫耀一番,便心甘情願地開始上課。

我們看過很多人用極端的口吻、或是高亢的情緒回應這類的種族歧視問題。而 Aamiya 這個來自種族、性別議題爭議不斷國度的印度男士,是怎麼放下他的自尊,不讓怒氣爆發的呢?我想是他的自信。當他對自己的血統、國家和文化有了正向的價值,擁有了一身的自信,自然能夠淡然處理這些因為不瞭解、或是刻意挑起紛爭的歧視言語,而不會輕易受到傷害,急著反擊。

「如果我可以代表我的國家,推廣咖哩這個美好的食物,那我也應該感到驕傲了。她只是個孩子,她那天真的言論不足以改變我對自己的價值,『你聞起來像咖哩』這句話是稱讚或是歧視,其實就在自己的一念之間。」 Aamiya 笑著對我說。

《關聯閱讀》
六百萬陸客襲韓,政策大轉彎──還在為韓星說中文感動?漢語早已納入新一代國民教育
想獨闖美國教中文混口飯吃?上帝保佑你
台灣人,到底是自信還是自卑?

《作品推薦》
韓國職場「排外」的真相──三個緣分,決定你是不是「自己人」
從履歷比到外貌──太極旗下,那找不到出口的競爭胡同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M M CC BY 2.0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