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生活大不同──租個房子要人命

香港生活大不同──租個房子要人命

我承認海外生活這件事,我真的想得太簡單 (後來我才發現,大家其實一直忍受我這方面的脫線而不便告知),我高估自己對於繁瑣事物的忍耐度,也太低估香港的物價水準、文化及生活習慣的差異。

公司不管在香港還是海外,都是個開始不到一年的小公司,這點是當初吸引我的原因──我想像著能有好大的空間可以揮灑,很多的工作彈性和自由度,但我卻沒想到,沒有健全的人事配置,也是附加的特點呀!

公司延誤了工作證申請,初到香港沒證件可以租房子,除此之外東奔西跑沒時間處理租務,工作內容關係又不方便和人合租,只好選擇了服務式公寓,一個月只有一個禮拜在香港的我,被笑著建議不如去租個「迷你倉」,一個月的房租就可以辦長租會員。

雖然早就知道香港租金大概是台灣的 4 倍,租到面積大概是三分之一,但每個月要付出近台灣 10 萬元的租金,心還是淌血呀!台灣友人還以為我過得奢華,來香港拜訪的時候,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因為那只是個有開放廚房,僅容得下一張雙人床、一張沙發的小房間。唯一令人羨慕的,大概是每天有阿姨打掃我那一個月只住一個禮拜的房間。

為了避免在香港宣告破產,住了 2 個月,就急著另覓住所。只拿著護照,沒有工作簽,更別談身份證(關於身份證,這更是烏龍一件),所以更不可能申請銀行戶頭,因此真的很難租到有物產公司管理的房子(適合出入時間不固定的獨居女子)。

就算拿著外國總公司開的薪資證明、台灣的存款證明、護照影印本、內地朋友公司的保證書及台灣的戶籍謄本,最後還是被要求要找一位本地人當保證人(從小就被教育當保人就是呆人的我,要怎麼在香港找呆人呢?)

我被搞到差點沒吐血身亡,只好退而求其次,找屋主自行出租的大型屋苑。香港很多屋苑都是上千戶的單位,因為戶數太多加上左右都是 5、60 樓的高度, 通常光線都不會太充足,地小人稠、有地就蓋,所以一開窗就能見到鄰居家。要不你就是知道鄰居的餐飲內容,再方便一點真的是可以伸手跟鄰居借醬油。即使這樣,對方在知道我沒有銀行帳戶可以申請「Autopay」(台灣的自動轉帳),在簽約的最後一刻又反悔了。

在出差時間在即、服務公寓到期、資金壓力下,第一次經歷到海外工作的崩潰期,一個人在廁所大哭發洩。一邊哭,只能一邊在腦海中問自己哭完了沒,該想辦法了。

最後,在好心房仲的介紹下,幫我這個在台灣有輕微人群恐懼症的女生,在旺角找到適合我的房子。香港同事聽我這麼說,第一時間反駁:「什麼好心,還不是想賺你相當一個月租金的仲介費,」不過至少屆至今日,我的人群恐懼症因為每天下班需要經過旺角最熱門的女人街而不藥而癒。

屋主是北京大姊,用現金在這個屋苑買了三個單位,二房的自住,一房的一間給菲籍外傭,一間在高樓層的出租 (景色很好,無遮避物,但北京大姊懼高,問大姊為什麼懼高還買這個單位,大姊說,因為它最好) 。

沒錯!這就是為什麼香港房價/租金一年比一年高的原因,其實只要有「內地人」走過的地方,必留下房價高漲的痕跡。對於華人來說,有土斯有財一直到我們父執輩都還是根深蒂固的觀念,對於只能擁有土地使用而非產權的中國富人來說,自由開放的鄰近香港市場除了是個熱錢去處,也讓他們滿足了擁有自己產權的心願。

中國富人捧著現金一套房、二套房的購買,成了香港房市的慣例,房價只升不降,因為就算香港人買不起,總有地產商口中的土豪會來燒錢的。

這個建商與中國富人各取所需看似雙贏的局面,只苦了香港的受薪階級,這幾年在內地需求大於房市供給的情況下,香港的房價已經是台灣的 3 至 4 倍了,在旺角一間 15 坪的一房一廳,有開放式廚房的套房,要價台幣 2,600 萬。因此,身邊 30 至 35 歲左右想結婚的小倆口,就算兩個人的薪水都遠高於香港政府公佈的 HKD 23,000,最低的 3 成首期款,也是需要好幾年不吃不喝才能達成。

或許大家會說香港的薪水是台灣的 3、4 倍,房價高也是合理的;我也常跟朋友說,剛來香港的時候,真的覺得東西沒有比較貴呀,路邊豆漿也是一杯 15 元,喝得很開心。回過神來發現,是港幣 15 元!那杯豆漿喝得跟紅酒一樣優雅。這下你才知道,物價也是差了四倍呀!不要再覺得姊賺得多了,香港生活大不易呀!

因為政治情勢、 地理環境、資源相似,不論優缺,香港真的有很多地方值得台灣政府借鏡。當年為了提振香港 SARS 後的經濟,香港政府大量開放中國遊客,但並沒有完善的配套、管控制度,因此造成了許多的社會問題。故且不論所謂的文化衝突,直接衝擊到香港居民的就是民生:在中國遊客雄厚的購買力下,香港租金、房價、民生物價上升,也連帶的導致老店生存困難,往郊區或二、三樓搬遷還算好,許多三、四十年老店,為了不想應付每年或是半年房租一漲,乾脆結束營業。

很多人近年來到香港,最常說的一句話就是:「奇怪!以前不是到處都是美食嗎?」但現在,香港食物的那種用心手工好滋味已經消失......或是說,得花時間去找找它到底搬到哪去了?取而代之的,是重複性高的飲食連瑣店或是驚人單一化的店舖,對於我這個不靠路牌只靠地標認路的外地人來說,走在路上常有不知所措的熟悉感,因為不論走到哪條街,你都會覺得跟上一條街一樣:因為周生生、周大福、卓悅、SASA 還有乾貨藥局複合店面, 總是與你同在。

台灣人的熱情、友善、相對寬闊的生活環境及低廉的物價,讓台灣最近常出現在中港澳人士考慮移民的名單前幾位。而身為在異地生活的台灣人,雖然對於目前的政治、社會情況有時不感到無力與失望,但總體而言,來自台灣常常讓我感到陌名的驕傲。

以往,我總是會善盡台灣代言人的角色,宣傳著台灣哪裡有很好吃的美食、特色的人文景觀、很美的自然環境和很棒的在地文化 。但現在,有人問我台灣哪裡好時,我都有點小氣地盡量保持平靜,壓抑我的興奮和驕傲,避免「過度宣傳」──因為看著香港目前經歷的一切,心中不免害怕,台灣真的準備好了嗎?我們是否規劃好因應大量觀光客湧入的措施,或是應對開放移民帶來影響與衝擊的政策?

我們真的能夠把香港當成借鏡,走出一條兼顧經濟、觀光成長卻又照顧到在這塊土地上土生土長人民的路嗎?我們憑什麼走出和別人不一樣的路?現在的我,其實是有點疑惑的......

《關聯閱讀》
在葡萄牙第二大城Porto,來一場「最糟的旅遊」──不走觀光景點,卻遇見最真實的斑駁與美麗
「台灣房價跌定了?」現在買房,小心毀掉一生
新加坡租屋歷險記:說好的整間有冷氣,結果令人超傻眼

《作品推薦》
打拼12年,公司上市變成大企業,我為什麼辭職闖香港?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e X p o s e@Shutterstock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