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拼12年,公司上市變成大企業,我為什麼辭職闖香港?

打拼12年,公司上市變成大企業,我為什麼辭職闖香港?

在真的提出辭呈之前,大概沒人想得到從畢業後就在同一個公司待了 12 年,跟著公司從當初新上市紡織小公司到後來的大企業,從業務助理到業務經理的「忠誠員工」會說走就走。尤其一切外在條件看起來都是不能再好,這樣的行為大概會被歸類為不知足的人生勝利組 (小勝的那種啦)。

熱愛不同挑戰,在公司經歷不同的品牌、不同的職位,但在台灣傳統產業,似乎很難跳脫「彼得原理」:不管你熱愛的工作內容是什麼,只要表現傑出,就被往上升一等,而這個升職通常也伴隨著管理職,原來的工作和人格特性通常不會被考量在其中;如果表現稱職,一路升遷的結果,最終還會走到高階管理。

換句話說,除了新進員工,待在原職位的要不是就是夠幸運,表現優秀但遇到貼近人心的老闆,讓你做喜歡的事,加你薪水但不要求你管理;不然就是在該職位表現不夠傑出無法升職的的員工。這結果往往會造成一個詭異的現象──待在那個職位的員工往往最不適任,而最適任優秀的員工卻遠離該職位。

佔據自己工作重心的是管理事務,而讓你離熱愛的工作內容越來越遠。如果喜歡這樣的內容當然很好,但如果當你發現以往每天張開眼期待上班,甚至偶爾的颱風假還會讓你感到憤怒,後來卻出現嚴重的週一症候群,早晨需要對著鏡子說服自己你很棒,你今天是充滿熱情的,怎麼辦?事實上,當一個人沒有自信連自己都需要說服, 又怎麼可能帶領並管理好團隊呢?

台灣在紡織產業深耕多年,尤其是彈性運動布料,幾家大廠天天上報上財經新聞,什麼誰又加入了哪個品牌供應鏈,誰幾月營收又創新高,訂單接到幾月生產線都爆滿......但其實,我們還是離品牌非常遙遠,雖然身處在有個完整中下游設備的製造商,生產著比其他國家價格相對高昂的布料,但我們還是所謂布料的 OEM(Original Equipment Manufactures, 原廠委託製造代工)廠商,研發能力好的頂多做個 ODM(Original Design Manufactures, 原廠委託設計並代工)。

心中真的有很多的為什麼,我想要知道憑什麼我們生產的布料一旦做成衣服,掛上品牌,價格立刻翻了好幾倍?到底是怎麼樣的流程、什麼樣的成本牽涉在其中?又是什麼樣的品牌價值、怎樣的行銷策略讓消費者願意把錢花在這個品牌上?又是那些因素決定店舖該不該開,開在哪裡?

當代工可以獲取高額利潤,自創品牌燒錢似乎是不智之舉,即使做了,也希望一、二年內能損益兩平。當大家習慣以金錢衡量成功與否時,有能力投資的企業著眼於眼前的獲利,不創新經營模式、開拓新市場,不為產業未來做提升,這不會被認定短視,而是務實;相反的,新創企業的經營者,有不同於傳統的新腦袋,創業同時想著未來三年、五年、十年的經營方針,但沒有雄厚的資金支持,你叫做不切實際,眼高手低 。

因此,台灣的紡織業再強,生產、研發基礎再深厚,也沒辦法成為經營本土服裝品牌的利基與戰場,海外工作似乎成了想在品牌學習,唯一也是最好的選擇。

「當香港人都想移民台灣時,你怎麼會想離開一份工作超過十年的好工作到香港去?」
「香港人對台灣人的態度真的很差耶!」
「香港人步調很快,工作效率很高,處理事情很壓迫,你承受得了嗎?」

決定好下個工作地點是香港前,從來沒有想過這些問題。或許一方面太信任自己的適應能力 (這點的確讓自己後來吃了點苦頭),總覺得業務這個工作,一路以來,應該已經把自己訓練到一個百毒不侵的地步了吧!
 
在踏出第一步時,真的是需要很大的勇氣,尤其在你擁有這麼多的時候,這個舒適圈的確會讓人無法離開。大家會開始用「機會成本」、「已投入成本」來說服你。但這是你的人生、你的籌碼,只有自己才是那個 Player,你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想 show hand、想 double,還是最終 surrender 也得真的下場玩才有這個權利吧。當你想起下一份工作能帶給你的熱情,和嘴角不自覺揚起的微笑,你就明白不用害怕,這一步不是離開舒適圈,而是努力擴大它,相信有一天,你不管到哪裡都會覺得舒服自在。

《關聯閱讀》
向全世界丟履歷,讓人生比旅遊書還豐富精彩
同樣從 22K 起跑,泰國年輕人為什麼更有機會出頭?
"It's just business"──美國職場的殘酷實境秀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