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種語言,一個世界──英語之外,還有蒼穹

一種語言,一個世界──英語之外,還有蒼穹

"Can you speak English?"

"No, can you speak Italian?"

這是我在歐洲機場遇到的第一個人,而他不會說英語。幸好我還會一點義大利語,零零落落的拼湊成了幾個友好的句子。

我突然覺得好自在。不使用英語,讓我的思路完全置換,用另一種方式感受歐洲的溫度、風情跟人,也讓我重新燃起學習新語言的熱情。

全球化時代,語言是跨國人才最需具備的能力之一,跨文化溝通能力中(Cross Cultural Communication),有幾項影響交流的因素,如對外部刺激的反應與知覺、對文化多樣性的理解、對文化衝擊的調適、言語和非言語的溝通能力、文化敏感度以及是否具備同理心等,由此可見,語言是與他人交流、理解他人文化以至適應環境、融入異國社會之鑰。

全球語言共計 6,000 多種,但卻有許多小語種因無人使用、傳承或被大語種取代而導致消失。在臺灣,除了中文之外,最「被重視」的應屬英語(或美語),臺灣現今教育積極開展學生的英語能力,從基礎教育到高等教育,英語都是必修課程。

國民中小學九年一貫課綱中,曾言及英語領域之基本理念:「......英語已成為國際交流的重要溝通工具...透過英語文學習,學習者能適切回應英語國家的社會文化活動和增進多元文化的瞭解與尊重,並進而能使用英語能力為 21 世紀的生活做準備,更被引述為世界公民的必要素質。」

從此段話語中我們可以看到在臺灣的英語教育中,「適切回應英語國家的社會文化活動」是很重要的部分,但這也讓我們發現了臺灣一味面向西方,而時常忽略其他文化的狀態。

即使中學有閩南語、客語、原住民語等基本教程,高中依各校特色發展如法語、西班牙語、日語、越語等第二外語以供選修,但其比重與英語相較,都微乎其微。

「獨尊英語」的教育,從小開始

如今臺灣許多幼兒園,在孩子仍牙牙學語時期便開始進行中、英雙語教學,即便費用高昂仍有諸多家長趨之若鶩。再往上一階,私立雙語中學紛紛成立,主打銜接國際學校,提供各式促進國際交際之課程如高爾夫、馬術、武術等。近年來,也有不少公立高中逐漸朝此方向轉型,或是以特色雙語課程(如專題、選修或藝能等課程以英語授課)為其招生亮點。暫且不論其課程實施與規劃是否透露某些意識形態,但這的確令人質疑,是否只會加速社會階級的再製,而使學校成為富者提早累積其文化資本的管道?

這樣的狀態也延伸到成人教育,英語相關的補習班或是大學進修推廣部、社區大學所推出種種目不暇給的英語課程,都是服膺當代臺灣社會民眾進修的「需要」,不論是準備出國工作、就學或是參加公職考試。但是這種「需要」是怎麼來的呢?

有一名英語教學者 Patricia Ryan 在 TED 中發表了一場名叫:「別堅持說英語」的演說,闡述了英語帶給某些族群大幅的優勢,卻也限縮了很多語言的延續,當英語變成社會系統篩選人才的唯一標準,個體多元才能的發展,很容易毀滅在這種「英語獨尊」的氛圍中。



我們可以看到世界上仍有許多地方,其實並不是以英語為主要使用語言,或者個體同時兼具多種語言能力,但是我們的教育,卻常常將英語設定成基本門檻之一,在講求多元智能發展的當代社會知識脈絡下,仍然毫不留情的刷掉那些原本可以發光發熱的孩子。

語言,其實是很政治的──反思獨尊英語背後的意識形態

許多國家都由政府推展英語教育。(近年華語也逐漸成為許多國家青睞的語言)但許多人曾進行過雙語教學的研究,究竟其是否有利於學習與社交,結果卻是殊異且難以達成共識。

以亞洲而言,新加坡及菲律賓是兩個可以討論,但有諸多不同的例子。新加坡具有許多族群與語言,但官方訂立英語為主要使用語言,其他華語、坦米爾語、馬來語等各種語言則自由交雜使用,並且仿效英美學制,目的是使該國學生能充分與國際接軌。但如舉華人社群而言,從小的英語教育對當地學子不論是認同,或華語能力本身,都產生大幅的影響;菲律賓則自殖民時期推廣英語教育,而後形成嚴格的英語教育體系,吸引諸多不想花費過高費用提升英語水平的外籍人士前往。

母語與第一外語的學習是兩套不同的機制。學習一種語言,首要的,便是學會其文化,進一步以那種語言的角度看世界,當我們全然獨重英語,便會習慣常態的用這種視角與他人溝通。其實更重要的,是語言涉及我們的個體認同,語言,其實是很政治的,如同其實我們的每一次出入境,也都是很政治的。

社會獨尊英語的這種氛圍,是臺灣「後殖民情境」的完全展現,後殖民的意思是國家雖在政治上未被殖民,但不論在文化、經濟、外交等面向,卻受某些國際霸權影響。臺灣追求自由,知識上追求自主,但或許我們卻時常服膺於英語文化霸權下而不自知──我們跟隨時代的需求走,但是卻沒有充分反思英語對自身的意義,在這樣的後殖民情境以及無意識下,臺灣很難重塑文化主體性,個體也很難調整自我認同。

我們可以肯定英語的價值,它的確促進了全球化,讓更多人得以瞭解彼此,為了與不同國家、族群的人溝通,許多人視英語為第一外語,為了充實自身能力而積極學習英語。

但是,這種趨勢,可不可以不是一種必然?我們可不可以充分的「使用」英語而不被其綁架?我們,可不可以擁有在英語之外,更多的可能性與選擇?語言,是我們認識世界,也是世界認識我們的方式。但,我們的生活,絕對不會僅止於英語,因為,一種語言,就是一個世界。

"A presto!"
「再見,女孩!」

最後我們這樣說道。

《關聯閱讀》
「永遠不要嘲笑英文不好的人,那代表他們會說另外另一個語言」
「在這個家裡,只能說葡萄牙文!」──巴西,改變了我的語言價值觀

《作品推薦》
巴黎對我而言不再美麗:選擇與虧欠,難以坐著聽完的人生哲學課
緬懷泰皇蒲美蓬──強權環伺下泰國的信仰與進步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