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避之唯恐不及之處,是我們的家──香港,重慶大廈

你避之唯恐不及之處,是我們的家──香港,重慶大廈

一直記得香港作家亦舒的小說《我倆不是朋友》裡,曾經有個主角叫午牛,在故事裡愛得轟轟烈烈,等到戀情水落石出,便沒有了之後,亦舒讓它就此結了尾。

波瀾壯闊讓我們深刻,日常卻令人迷失,就像故事總是很真實,而人生,一直都很虛幻。我一直記得亦舒書裡那種香港的氛圍,既後現代,但在感官上又滿目瘡痍,多年前去過一次,年紀太小,無法記得甚麼,於是便偶爾抱著探看的心態,冀望著因為什麼能再去一次。

那是仲夏蟬鳴得最盛的一天,我準備著隔天要前往廣州的行囊,以為一切都準備妥當,卻發現台胞證早已過期,只好上網申請港簽,隨著班機落地先行入境香港,等待香港的中國旅行社核發急件台胞證。

走在尖沙嘴街頭,樓房與招牌林立,壓迫感隨之襲來,我想起 1994 年王家衛有部電影叫作《重慶森林》,主要取景地點就在尖沙嘴的重慶大廈,主角金城武、王菲與林青霞,在 17 層樓高的大廈裡生活、穿梭,而陰暗、迂迴的廊道就像厚重的森林,人們熙來攘往,但是孤獨又自我封閉。我有意識的走著找著,竟也糊裡糊塗的到了重慶大廈門口。

對於不斷湧上前來詢問要不要吃咖哩飯、要不要買小熊餅乾、要不要買手機殼的聲音,我想起的是網路上對於這裡的評價:「如果去香港,千萬不要住重慶大廈,那是連當地人都避之唯恐不及的地方。」

打開住宿搜尋引擎頁面,你很難區分哪一些住宿是在重慶大樓裡面,重慶大樓業權分散,由超過 700 多個單位共同持有,因此難以實施改建或整合,多年下來,已成為香港眾多族群匯聚之地,除了當地少數族群外,印度、巴基斯坦及非洲等國人士也在此經營手機店、小吃店、外匯店及旅館,目前香港最廉價的那些住宿,通常都是在重慶大廈之內。

它過去曾是住宅區及市場,現今則被稱為能一窺全球化的地方,因為這裡聚集了各式各樣的商人、勞工,與背包客,反映著多元與差異,帶有神秘、不穩定、複雜的色彩。使它更為名聲遠播的,還有接連不斷的社會新聞。因為出入人口複雜、安全設備老舊,在 50 多年間,除了火警、殺人案、販毒案等事件, 2013 年更發生中國女學生在自助旅行期間,被匪徒強行闖入旅館姦殺的情事,環境與人相互形塑,便有了更多的懸疑故事。

可是對於長期住在這裡的移民而言,這裡是他們的家,香港人甚或其他旅行者,反而是出出入入的一群客居。他們用著自己的視角,敘說自己的故事,即使很少人願意聽,故事的虛晃掩蓋了真實的聲音,但是那些是他們真實的日常。許多人在經濟泡沫的時候來到這裡,在沒有錢、沒有親人的時候,是這棟樓裡其他的人給予了援助,相互扶持、努力生存,才有了現在花樣百千的重慶大廈。

他們說:「謝謝重慶大廈,給了我重生的力量」。

或許這裡不過是世界的某個角落,一如其他的角落一樣,有著我們不夠理解的人,帶著三三兩兩似真若假的故事與誇張,陰暗的地方逐漸變得過於潮濕,讓人忘了這裡也曾繁華如錦繡。

重慶大廈對他們而言,或許不完美,但卻是日常。金窩銀窩,都沒有自己的窩來得溫暖。不論再怎麼千瘡百孔、如何因外人不夠理解而成為一個全球恐懼的傳說,他們都依舊走著自己的路,而重慶大廈依然積累著它自己的歲月,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關聯閱讀》
香港不是中國,但難道我們只有金融中心和功夫明星嗎?──千里之外,反思香港我的家
香港生活大不同──租個房子要人命

《作品推薦》
重返新加坡──相遇在最好的時刻、最好的地方
前行的同時,其實我們一路回望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Ken Marshall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