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行的同時,其實我們一路回望

前行的同時,其實我們一路回望

不知道為什麼,隨著年齡漸增,好像再也無法承擔更多的喜悅、疼痛、新鮮與期盼。時光在年月裡走得很慢,有些事彷若多年以前,但其實也只是轉瞬而已,某些時候,我們總是走得特別遙遠而無法回頭。

出走與抽離讓我們憶起初衷。但是後來的那些旅行,總是怎麼樣也無法覆蓋過那些一個人徒步走過的邊境,國家的邊境,生活的邊境,情緒與價值觀的邊境。常常覺得那些時刻匯聚成了一個避難所,此後人生,便能隨時無數次往返,當我們累到忘記自己是誰,或者發現原來自己一路走偏。

我們會遇到誰,與誰走到盡頭,其實都是我們自己選擇的,或許也是時間漸漸的推開彼此的距離。世界那麼大,我們關注的,也不過就如此微小而不足,甚至,只求自己能站穩,有時壓根也顧不上別人。有時我們會一直持續在生命中尋找一個人,不一定是愛人、親人或是恩人,但就是會沒來由的一直莫名尋找,甚至也不知道那種深處源起的渴望是為什麼,這個人可能存在於未來,也可能早已出現過。

有時候我們對一切的感知都不是太強烈,以至於什麼都毫無所感。可是,遇見了又能怎麼樣呢,誰也不知道相遇是什麼意義,也可能早已相遇但彼此並不知道,默默的錯過,再錯過。也或許,其實你們見面了,但誰都沒勇氣相認。或許那是青春的印記吧,在一些吉光片羽之中,以為可以回到當初的時間裡面。就算真的說了聲「你好嗎?」會不會我們之間,也只剩下這句話呢。

後來的人可以看見成長,但留在時間裡的人,永遠會在複雜的臉孔與世故的眼神中,看到青春裡面從沒變過的那個你。有時忘了自己曾經去過哪裡,也忘了當初所去原因為何,可是那些畫面就是會突然在某個日暮的昏黃之下,或者冷風倏地吹來的時候,衝進你毫無防備的腦海裡,淹沒手無寸鐵的你。浮光掠影一直不離開的,隨時在照耀生命的失落與低潮時期。去過了才知道,有些地方沒有別人說的那麼好,有些,也並不那麼差。就好像彼此一樣,並不那麼好,也不那麼差,各有所愛,各取所需。

不論是因為某些目的主動回溯,或是因為聲音、氣味、燈光、氛圍而被動憶起,甚或者是在書扉間的某些字彙與書寫,使得畫面紛擾擁擠,那些曾經無法與人分享的事物,似乎變成後來的自己,與過去的自己之間最好的聯繫。

感謝擦肩而過的陌生人與曾並行一段路的友人,是你們讓我們能從慣性中抽離,感受愛與被愛,重新為我們注滿能量,甚至後來的幾多日子,都還持續的產生影響,彷彿只要帶著那份單純與愛,就能走得很遠,而且不論多麼受傷,都能再走得回來。

人生不過是苦多樂少,什麼東西多了,便容易遭致另一種極端的對待。可是有些事情總能讓人記起性靈的柔軟、溫潤、善良,而不只是充滿醜陋的事物。既能憶起,或許表示其實未曾消失與短少,傷春悲秋也是一種難能可貴的姿態,至少能低首,任風迎面吹來,在樹蔭下隨著世界的脈搏,輕輕的晃動著。

或許生命不過就是走過去,再走回來的路程,偶然遇見,輕輕伸手,向你說聲,嗨。然後收手,繼續邁步,只是沿路,包袱不再一樣,但臉上的風霜,卻一樣颯然。你我一樣孤獨,但也一樣豐富。

生命不斷啟蒙,而我們沿路尋求復歸。

《關聯閱讀》
「我這樣的生存方式,在台灣可行嗎?」──不是崇洋媚外,只是尋找適合自己的位置
一個人在國外生活,不知道你有沒有過這樣的感受?

《作品推薦》
從台灣到東協,我們一樣落寞孤寂──誰是異鄉人?
我的四川志工回憶:我來了,所以我知道了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