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從 22K 起跑,泰國年輕人為什麼更有機會出頭?

同樣從 22K 起跑,泰國年輕人為什麼更有機會出頭?

入冬的 2013 年末,響起了一通來自總公司 HR 的電話:「小熊,有沒有興趣到國外看看呢?」當時猶豫了一下,也還來不及細問來龍去脈,不久即傳來有壯士到越南上陣殺敵了。心裡突然有點安慰又帶點惋惜,畢竟外派機會不常有,但派駐點卻不是我們能自由選擇的。約莫再過 7 天,好像頭七似的回眸,又再響起了 HR 的電話:「那麼,微笑泰國有興趣吧?」這次,是真的沒有太多的猶豫,語未畢直接連人帶身栽了下去,電話那頭似乎也傳來一陣鬆口氣的回音,難道這次真是捐軀了?

2014 年初,正式收拾細軟,踏上這個號稱「東協中最黃金地理位置」的泰國首都曼谷,在這個在多數台灣人眼中「好買,好逛,好友善的城市」,開啟了海外打工仔的生活。

在正式披上海外打工仔制服前,也曾造訪過這座城市,印象停留在擁擠的街頭,友善的攤販,與 CP 值超高的手工藝品。出發前心頭還湧上當初旅遊泰國時甜蜜的滋味,心裡盤算著初來乍到,應該不會有太多的不適應吧?

但與多數台資企業不同的是,我們當地的公司除了擁有工廠,也有代工業務,還有自營的品牌事業與合資的業務團隊;換句話說,是個紮紮實實擁有「產銷研發財」的外商公司,要跟在地廠商分食當地市場的競爭者。如是之故,畫面不再如童話般美好,商場如戰場,尤其在一塊不熟悉的土地上,有太多太多的不明白與潛規則,等待著我們這些前仆後繼的打工仔們!

「燈紅久慮」的泰國,入境隨俗

多數的商業書籍都奉溝通為金科玉律,而打工仔進入陌生國度的第一件事,便是學習如何與人溝通。在泰國,官方語言雖然是蝌蚪形的泰文,但多數的男女老少,上至白領下至攤商,都會盡可能地與外國人聊上兩句英文;這個現象其實並不意外,泰國以觀光著稱,外國遊客佔整體觀光產值近 2/3,即便近幾年大陸遊客們大舉壓境,中文也漸漸出現於街頭,但基本的英文溝通能力,是多數泰國人都具備的。

走在曼谷街頭,看到各國人種習以為常,金髮碧眼的歐美人士,包著頭巾的伊斯蘭教徒,還有我們這種皮膚黝黑看似本地人,卻又話在心底口難開的台勞朋友;很有趣的是,我們在台灣接受了十幾年的英文教育,強調完美的文法,背了一堆漂亮的片語與艱澀字彙,但到了不講中文或台語的地方,突然就像得了失語症:開口講英文要先想一下句法,再來要默念個 3 遍確定是否有將單字擺對位置?

若把英文當成是一種交談的工具,你懂我懂大家都能含笑以對,是否還需要這麼地羞於啟齒?這樣的感覺,就像常聽到泰國朋友對我說:No have (沒有),你我都能懂,也不會有人笑他們語法差,因為語言就是一個工具,能把罐頭打開的開罐器,無論是鐵製或是鋼鑄,它都恰到好處。

燈紅酒綠,或許也是多數台灣朋友對於曼谷的印象;但生活再久一些,還會出現「燈紅久慮」的症狀:曼谷的塞車或許稱不上世界第一,但也應該是舉世聞名。而多數的泰國朋友,都對這樣的現象練就高度的容忍力。曾聽過幾位前輩分享一些趣談:「在泰國,不要老想著一下要做很多事或趕很多行程,一天把一件事做好,就真的很有效率了,因為下一秒,你不知道自己會不會塞在車陣中。」

的確,在這五六百個日子的觀察下,泰國的交通只有三種情況:有點塞,很塞,和無法動彈!車多是其中主因,但道路設計也是一項驚奇:

在台灣,要轉到對向的車道,即便中間有分隔島,大概幾十公尺就有一個迴轉道,守秩序便可輕鬆地迴轉;但在泰國奉行「少轉就不塞」的概念,鼓勵駕駛人盡量不要迴轉,直直地開才會暢行無阻!所以對於要到對向的車輛來說,找一個 U-turn 往往是時間與耐力的考驗:因為一個 U-turn 道平均 2 公里才會出現一個,如果很不幸地碰上雙向都塞車,意味著必須花上 4 公里才會回到與起始點相等的位置。而這 4 公里少則 30 分鐘,多則無法想像,尤其在夜幕低垂後,看見一長排紅色的煞車燈,等越久會越焦慮,「燈紅久慮」的症狀也就無形之中產生了!

起跑點一樣,機會卻大不同

再來談談工作吧。還沒當打工仔前,多數的親友聽到我要出走,問的都是:「這麼一去還回得來嗎?」坦白說這個念頭也一直存留在我還沒啟程的時候,但真正跨出了台灣海峽,我發現,還真的是回不去了!

出了小島之後的世界,不會只停留在行車紀錄器的新聞,也不會每天報導著銅板美食的小確幸;這個現象不能全怪年輕人,新一代年輕主播路怡珍在她的書裡也談到:「30 歲的我們,太多的問號,變得敏感纖細而不敢言說。於是在迷惑和沒有方向感的生活下,轉而追求小確幸……畢竟龐大的茫然與焦慮並不好征服,小確幸容易掌握多了!」

這樣的話語在異鄉的我尤其感觸良多。畢竟還在島上時,我也曾有過如此的念頭:「工作薪資上不了,升遷還需來得早,買房買車仍問號,美食出遊討抱抱。」而台泰兩國相比,剛出社會的年輕人其實起跑點是差不多的,台灣有 22K,泰國也開始出現 18K 的白領新鮮人;要說台灣的年輕人能力遜色,倒也並非事實,我覺得最大的問題出在視野與機會。

22K 的起跑點並不可恥,但後續的成長幅度,卻是台灣對泰國難望其項背的主因:泰國年輕一輩,卻不會只忙著想國內的事。位居東協中心的泰國,週邊有柬埔寨,寮國,中國,緬甸,馬來西亞與新加坡,都是兩個小時內航程就能到達的地方,一日生活圈實在並非難事;所以多數的生意可內可外,幾乎所有產品的包裝,英泰文標示還附加哈拉認證,為的就是滿足在這塊中南半島生活的各族群人種;即便內需市場,泰國土地儘管是台灣的 14 倍大,但人口也只有台灣 3 倍多,薪資卻是每年 3~5% 的調升。尤其外商公司如果哪一年薪資凍漲,隔年肯定人走掉大半。

在這個失業率不到 1% 的國度,工作機會到處有,很少有老屁股擋著年輕人出頭;更慚愧的是,在敝公司集團內一樣的工作內容,泰國的工作者至少年輕台灣工作者 10 歲以上,認真地說,台灣同齡的工作者並不遜於他們,反而在效率與責任感上更勝一籌,缺的就是一個舞台與挑戰夢想的勇氣!

資深一輩的我們,還停留在十大建設年代,泰勞黝黑的皮膚與靦腆笑容,殊不知二十年過後,我們還在以亞洲四小龍自居,泰國卻已是東協聯盟的先發陣容。更汗顏的是,我不確定我們的教育,是否還教導著孩子們台灣位居亞洲四小龍之首而沾沾自喜。

如今東協有幾國,有哪些國,我們可能都一知半解,但可知多數泰國的學校內,懸掛的是東協各國的簡介與民情風俗,從小灌輸孩子:「未來我們就是生活在這樣的大圈子內。」如今他們想的不是只有泰國事,而是還有更多的可能,會出現在其他的國度裡。視野造就高度,高度啟發夢想,如果連作夢的權利都不敢,更遑論未來的成就了!

身為打工仔,我愛我們的國家,也因為比別人多了長期觀察與體驗的機會,更懂得謙卑:海外打工一段時間後,常有人問我是否還習慣?想不想回去?如何做外派的準備?這些其實都不難,重點在於心態的轉換。至於如何準備,怎麼調適,家庭與工作是否能平衡,薪資又應該怎麼談,這些又是另外一篇故事了。

《關聯閱讀》
在泰北,學會珍惜怎麼寫
「你為什麼來到柬埔寨?」──無比巨大的生產線上,我不斷問自己
投資前,先認清東協的事實與虛幻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