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還在打卡嗎?舊金山夯在家上班(下):遠端工作者的四大挑戰

你還在打卡嗎?舊金山夯在家上班(下):遠端工作者的四大挑戰

「嗨!今天在家上班?」是舊金山科技人在週一至五,於咖啡館裡巧遇街坊鄰居的新招呼語;Work From Home 這三個字的常用程度,更是流行到有通用的大寫字母縮略詞。在企業群組訊息裡打入「WFM.」簡短三字母,公司主管和同事們就會瞭解你今天在家上班,與你的溝通改在 Google+ Hangout、或 Slack 等企業通訊協作軟體平台上進行,工作照常。

多項研究與實例顯示,每月數日的「彈性在家上班」政策同時受惠企業本身、甚至自然環境。歐美企業對於「彈性在家上班」的看法漸趨樂觀,在 2014 年倫敦商學院舉辦的全球領袖高峰會(London Business School’s Global Leadership Summit)上,600 位企業家與創業家中,有 34%的人相信在 2020 年,各自的公司裡將有一半的正式職員規律性遠端工作。

樂觀的趨勢令渴求「彈性在家上班」的小職員們不禁見獵心喜。只不過,在家上班,卻也不是想像中那麼簡單。

挑戰一:逃得過干擾源、躲不了誘惑物

在完美的情境下,在家上班能隔絕辦公室環境裡非必要的「中斷干擾源」(Interruption),讓工作者能依照自己的步調,專心處理當前要務。

相信你我都經歷過,所謂的辦公室干擾源,包括同事間不絕於耳的閒聊爆笑、隔壁桌的電話談判、其他部門的客戶來訪、主管隔空對某某下指令、有人三不五時找你問問題......。別小看辦公室裡的「中斷干擾源」!一份探討員工生產力的著名研究 The Coding War Games(註 1) 綜合分析 92 間企業、600 名電腦工程師的作業,驚訝發現工程師們寫出的程式品質和效率,與「是否受干擾」大有關係。在表現最好的工程師中,62% 的人表示上班時擁有充分的隱私。反觀,效率最差的末段班,76% 的人則經常被「非必要地中斷」工作。

曾經在舊金山市推特(Twitter)總部工作的邁克回想,公司裡遼望無際、連桌前隔板都沒有的極端「開放式辦公室」(Open Office)設計雖然酷,卻也讓相隔數走道之外、其他部門同事的動作和談話都無所遁形。吵雜的背景迫使他在辦公室裡總得帶上隔音耳機、開響音樂才能專注寫程式。「有時太誇張,我得跑去其他樓層,找一個安靜無人的角落工作」,邁克搖著頭說,「在家上班時,我可以多完成約 20%進度。」

同樣為前推特工程師,目前任職於舊金山南灣山景城一家新創軟體科技公司的朱利安表示贊同。「團隊討論是工作中必要的一部份,但寫程式時,有一段連續專注、不受打擾的「獨處時光」(為法國人的朱利安,使用 Reserved-time 一詞形容)是有幫助的。」他認為,「彈性在家上班」幫助他加強團隊合作 VS. 獨力作業之間所需要的「平衡」。

不過,對有些人來說,逃出了辦公室干擾源,卻不見得抵擋得了家中誘惑物(Distracitons)。

前谷歌(Google)工程師亞當堅定地笑稱:「在家上班不適合我!」曾經有兩年時光,亞當每天得花費約 3 個小時在通勤巴士上,從在東灣柏克萊的住家往返山景城谷歌總部。期間,他曾經試過幾次每週一日「彈性在家上班」,結果發現自己「難逃在床上睡著」而作罷,再也不敢在家上班。對他而言,辦公室的干擾源遠遠小於家中的誘惑物。事實上也不能怪他,他的房間真的很小,辦公桌就擺在床旁邊。

挑戰二:一手抱小孩、一手上班的神話

提供公共商務辦公空間的雷格斯公司(Regus)曾經詢問全球 95 個國家、共 24,000 位資深企業人士:「什麼是你在家上班時最大的障礙?」59% 的受訪者回答「小孩或家人要求注意力」、39% 的人說「孩子和寵物打擾了工作通話」。

在家裡,朱利安有一位 6 歲、和一位剛滿 4 歲的兒子。大多數時候,他和同樣是軟體工程師、且規律性「彈性在家上班」的妻子西西兒,輪流在早晨親送小孩們上學,再各自前往辦公室、或回家中上班。少數時候,兒子生病了請假在家,兩人苦笑直言:「這就很難控制了!」

為了同時照顧在家的兒子,工作時間常被分割成小片段,朱利安解釋:「因為身體不舒服,都會儘量哄他們去睡個長長的午覺。若是睡不著,我就必須想辦法找不同的活動給兒子們做,例如讓他們看影片、玩遊戲.....以佔據他們的注意力。」

學校放長假時更是麻煩。「白天保姆會來幫忙,我則進入家中辦公室關起門來,在門口貼張小紙條,寫著幾點以前不能進來打擾。即使如此,兒子有時還是會忍不住來敲門。」說到這裡,小兒子瑪亞正好跑來,撒嬌著要西西兒看他剛才摔跤破皮的嘴唇。她親了瑪亞一下,笑著轉回頭說,「看吧!例如就像這樣。」西西兒透露,在家一邊上班、一邊顧小孩的情況下,通常都是落得在夜深人靜後,還得繼續加班補進度的結果。

類似情況,想起家中仍有兩名活潑好動的學齡前幼幼兒,節目製作人暨編導羅傑便忍不住玩笑道,「辦公室才是天堂啊,不然 WFH 可能不小心就成了 Work From Hell!」

挑戰三:在家上班=一日孤獨的長路

如果你是個性外向者,那麼太頻繁的「彈性在家工作」,可能也不是那麼愉快的經驗。澳洲 McCrindle 研究機構調查指出,「彈性在家工作」對內向者的好處大於外向者,且內向者在家上班的工作效率,遠比外向者高出 30%。

為什麼會有此差異?根據心理學理論為基礎的「邁爾斯ー布里格斯職業性格分類模型(MBTI,Myers-Briggs Type Indicator)」,總訓練師麥可詩格維亞(Michael Segovia)解釋:「外向者偏好由外在世界的動態、人物之間的互動中獲得能量。」長時間獨自在家工作易令人感到孤立,反而造成心情鬱悶,特別是外向者。麥可建議,不妨透過與同事、客戶相約外出午餐,或趁休息時間到人多的咖啡館坐坐,補充精神能量。

挑戰四:爭取存在感,「嘿,別忘了還有我!」

不誇張,遠距工作者經常面臨的困擾之一,還包括「被忘記」。朱利安多年前居住法國時,也曾為雅虎遠距工作。他舉例,和美國總部同事們通訊開會時,許多人常會忘記他也在會議中。「開會到一半,我開始聽到持續寫白板的唧唧聲,我得出聲提醒對方:『有人在寫白板嗎?我看不到!』」對方頓了一下,竟然還回他,「沒關係,那不重要。」

「被忘記」,同樣也造成西西兒剛開始「彈性在家上班」時極大的困擾。「好多次,同事們在公司開會討論時,忘了將我排進會議中。」為此,她花了數個月的時間,不停地與部門溝通協調,大家才總算習慣。現在,即使一周「彈性在家上班」三天,西西兒開玩笑說,「他們再也沒讓我閒著過。」

看來,在獲得「彈性在家上班」的三贏效益前,需要的可不僅是老闆的思維轉換、和企業的軟硬體配套措施而已。夢想遠端工作的你,準備好克服現實的挑戰了嗎?

註 1:The Coding War Games 作者為提姆利斯特(Tim Lister)和湯姆德馬可(Tom Demarco),該份研究收錄在 Peopleware:Productive Projects and Teams 一書中。經常於探討工作環境與生產力的主題演講、文章中被引用,包括權威媒體商業內幕(Business Insider)、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等。

《關聯閱讀》
你還在打卡嗎?舊金山夯在家上班:員工、地球、企業主的三贏局面?(上)
「今天在家上班,有事請打我手機」──歐洲企業讓員工做自己時間的主人,台灣呢?

《作品推薦》
孩童拯救孩童!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用智能手環喚醒「小小英雄」
「坐二望三」,勇敢去闖!──變動的世界,經驗比履歷更重要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