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我在舊金山最「綠」的朋友說起:巴黎氣候峰會後,人類減碳競賽的起跑點

從我在舊金山最「綠」的朋友說起:巴黎氣候峰會後,人類減碳競賽的起跑點

史密斯夫婦是我們在舊金山的朋友裡面,最「綠」的一對夫妻。每天,史密斯先生來回共騎約 10 公里、50 分鐘的自行車「運動兼通勤」上下班,去程下坡、回程爬坡,史密斯太太笑說,每天老公回家時都滿身大汗地過來想親吻擁抱,她避之唯恐不及。

雖為軟體科技新貴,史密斯先生的車,令人意外地卻不是什麼昂貴精製的公路自行車,而是在奧克蘭跳蚤市場裡挖到的二手貨,車架上可見歷經前任車主日曬風吹後的鏽蝕痕跡。在自行更新了煞車零件、握把、座椅墊、變速器、中軸,鏈條、煞車線後,便從三年前開始,騎到現在依然是每日通勤的交通工具。有時朋友們會半開玩笑、半佩服地調侃他,有能力幹嘛不換台「好看」一點的自行車?他倒也自豪:「在舊金山,這樣才不怕被偷。」

除了以自行車通勤,史密斯夫婦落實低碳生活的方式,更是小至家中燈泡皆為高效能 LED 照明(LED 燈泡效益試算表)、大至限制每年搭乘飛機出國次數(註1)。此外,他們也是身邊已成家的朋友中,所剩無幾的無車一族,靠著搭乘大眾運輸系統、Uber 或 Lyft 共乘、偶爾租車的彈性方式,堅持了數年不買車的生活。直到最近為了育兒準備,才入手了一輛第二代雪佛蘭伏特(Chevrolet Volt)插電式混合動力車。

兩周前,我們有機會試駕了一趟史密斯夫婦的新車。行車時,車內的靜謐令人不可思議,安靜到使用 Apple CarPlay 向 Siri 點播音樂時,竟有種在隔音室裡試音響的錯覺。「車子真的發動了?」是我坐在後座時一直有的疑問,但等到親自握上方向盤駕駛、催起油門時,那電動馬達毫無延遲的順暢扭力,又讓我不時忘記「真的在開電動車?」

上個月,雪佛蘭伏特剛獲《環保汽車雜誌》評選為 2016 年度最佳綠能車,在純電動的模式下,可連續行駛 60〜80 公里,當電池量接近耗盡時,汽油引擎才會啟動為電池充電,便能再增程約 676 公里。遠途旅行時,比起駕駛純電動車,少了一份的焦慮感,而對於來回通勤、接送小孩、買菜購物等日常代步,因為純電續航力綽綽有餘,不會使用到汽油、幾乎沒有加油的必要。

在高知識與高科技份子聚集的舊金山,對環境議題較為敏感的居民不少,更不乏對新科技接受度、探險度高的早期採用者。如史密斯夫婦一般,選擇駕駛純電動車、插電式混合動力車的民眾越來越多。根據美國調查公司 IHS 的統計、和國際清淨運輸協會 ICCT 的報告,美國是擁有最多充電式電動車輛(Plug-In Electric Vehicles,縮寫 PEVs)的國家,而舊金山,更是全美電動車比率最高的都市。

電力來源越乾淨,電動車越環保

談起電動車,許多人的第一個疑問便是:「真的比較節能?」首先就能量轉換的效率來看,根據美國能源部的估計,電動車可將 59%〜 62%的電能轉換成動力驅動車輪,而汽油車則只轉換了 17%〜21% 的能源為動能,其餘大部份的能量?在汽油燃燒的過程中變成熱能喪失。

接下來,更多人再問:「真的比較環保?」的確,要是百分之百相信車廠銷售廣告上斗大還外加驚嘆號的「零排放」術語,那麼也就太天真。即便是零車尾排氣的純電動車,仍然不可忽視「車輛製造過程(包括車材、電池製造)」、以及「所需電力來源(即發電的能量來源)」這兩項主要的碳排放源頭。於是,英國能源與環境政策咨詢機構  Ricardo 和低碳汽車合作組織 LowCVP 共同對此進行研究,發現雖然在製造電動車輛的過程中,產生的二氧化碳比製造汽油車時高,但電動車整體生命週期的總碳排放量(Whole Life Carbon Emissions)仍然低於汽油車!以同樣 15 萬公里里程數的標準中型轎車來比較,「汽油轎車在整體生命週期內約產生 24 噸二氧化碳總排放量;電動轎車則產生約 18 噸。」

值得一提的是,電動車行車電力的碳排量會因不同地域,採用電力來源的發電排碳量有所差異。英國約有 36.3 %的電力源自煤炭、26.8% 天然氣、19.8% 核能、14.8% 再生能源,而此項研究的結果是以 500g/KWH 為發電煤耗率統計而出。換句話說,在能源更乾淨的國家城市,例如煤炭僅占總電力來源 6.4% 的美國加州、60% 水力發電的加拿大、甚至是 99% 水力發電的挪威…...電動車的生命週期總碳排放量更將大大減少、與汽油車拉大懸殊比例。

潔淨能源開發的迫切瓶頸

被譽為「真實版鋼鐵人」的科技創業家伊隆·馬斯克(Elon Musk)早在五年前受《Business Insider》專訪時便呼籲:「人們需要謹記在心,能源生產(energy production)的問題與能源消耗(energy consumption)的問題同樣重要。」他說,「我們不能依舊無止盡的燒煤,我們必須盡快找到可行的替代能源。但老天啊,誰知道在那之前人類還會燃燒、多釋放出幾百億噸的二氧化碳到大氣中。」

我們需要更快、且更大的科技躍進。但遺憾的是,全球在能源研究的投資和開發上,甚至不及專家建議的三分之一。上個月底,美國資訊科技與創新基金會ITIF,向參與巴黎氣候高峰會的各國談判領袖再次高呼:包括國際能源署 IEA、跨政府氣候變化委員會 IPCC、和乾淨能源創新中心在內的專業組織皆建議,全球每年應投資一千億美元於乾淨能源的創新與研究開發,實際上卻只投入了兩百三十億。一千億美金聽起來嚇人,被稱為現代「登月計劃(Moon-Shot)」但若是各已開發國家與新興經濟體,皆願意撥出國內生產總值(GDP)的 0.15 %,便能達成這樣的目標。

億萬富翁的「突破能源聯盟」陣線成型

「人類要躍過煤炭、天然氣,進入一個能普遍應用的無碳能源世代,最有可能的辦法是:驅動科技創新。」微軟創辦人比爾蓋茲說,「並且還得以比正常更快的速度。」

巴黎氣候會議的第一天,比爾蓋茲宣布與臉書創辦人馬克祖克柏、亞馬遜創辦人貝佐斯等共 28 位跨國企業家與投資人共同成立ㄧ「突破能源聯盟(Breakthrough Energy Coalition)」,募集整合民間資金,協助政府、研究機構投入早期能源創新的廣泛研發,期望由民間力量驅策政府,加速全球能源的進化革命。目前,聯盟已拉攏了世界 20 國,包括前三大排碳國:中國、美國、印度,共同加入稱為「創新使命 Mission Innovation」的前線。參與國需在未來 5 年內,由政府端投入雙倍資金,支援對潔淨能源的研究開發,與影響人類生存的全球暖化危機正面交鋒。

歲末年終將近,我們不是億萬富翁,但身為市井小民也能共同參與減碳、推動環境保護!若是你也有年度的公益捐款計劃,不論多寡,不妨撥出一部份,投入協助潔淨能源的研究。大家一起為減緩全球暖化速度、避免溫室效應將帶給全球更多的災害,盡盡微薄的一己之力。

註1:根據國際民航組織的計算,一趟來回台灣與舊金山的機上旅行,每名經濟艙乘客平均分擔約 1.48 公噸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商務艙乘客的人均碳排量更高達近 3 公噸!而一台滿載的 A380 空中巴士,飛行所需的能源相當于 3500 輛轎車的消耗量


《關聯閱讀》
環保汽車 美夢成真
巴黎氣候協議:歷史一刻或徒勞無功?

《作品推薦》
失衡的舊金山(上):一街之隔的富裕與赤貧
失衡的舊金山(下):「還我居住權!」科技之都內的反科技怒吼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The NRMA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