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衡的舊金山(下):「還我居住權!」科技之都內的反科技怒吼

失衡的舊金山(下):「還我居住權!」科技之都內的反科技怒吼

密遜區(Mission District)的克萊里恩巷(Clarion Alley),是舊金山最知名的壁畫藝術巷,展示著由逾百位壁畫藝術家共同參與、約 50 幅的新舊壁畫。這裡的壁畫風格大膽而前衛,畫作內容諷刺著當前社會問題。

隨著年代的演進,舊金山的藝術家們曾經在此透過壁畫藝術,呼籲大眾重視同性戀人權、毒品現象、反戰爭、反資本主義等議題。近兩年,壁畫家則毫不留情地在圍牆繪出「征富人稅」、「反士紳化」、「殺死科技酷斯拉」、「砸毀科技公司通勤巴士」、「炸掉豪華公寓」、「迫遷 Google」等壁畫或標語,劍拔弩張。

舊金山老居民對於科技新移民的厭惡,並非沒有理由。在 2010 年開始發酵的這波科技浪潮下,新興軟體科技公司,如 Twitter、Uber、Airbnb、Yammer、Yelp、Pinterest 等陸續在舊金山市成立企業總部,更多的小型新創公司也如雨後春筍般冒出,讓舊金山成為欣欣向榮的機會之都。

即便坐落在非尖峰時段也需 1 小時車程的矽谷大型科技公司,如 Google、Apple、Facebook 等,也為了吸引人才,斥資打造配備 Wi-Fi、軟墊皮椅的通勤專用雙層巴士,在舊金山市內的 118 條路線、2,978 個接駁點運行,每工作日搭載約 17,000名 員工,往返舊金山的住家與矽谷辦公室。短短 4 年間,舊金山市的人口總數增加了將近 5 萬人,在這塊 46.9 平方英畝的土地上,負荷著約 852,469 位居民,成為美國第二大都會稠密區,僅次於紐約市。

反曼哈頓化的失策,都市建設與城市發展速度懸殊

諷刺的是,舊金山居民與政治家們自 1980 年代開始,便極力避免讓此城市成為第二個紐約大都會。當時的舊金山都市計劃委員會主席加德納緬因(Gardner Mein)曾在一場公聽會中疾呼:「高樓大廈就像海洛因一樣,一旦縱容就無法停止!」受到這股「反曼哈頓化 Anti-Manhattanrization」思維影響,舊金山執行著非常嚴格的「都市分區(Zoning)」與樓高限制。

目前,城市中約有 80% 的區域皆為 4 層樓以下的房子,靠太平洋岸的西部區域,更多數是 2 至 3 層樓的單戶或雙戶平房。加上,市政府對於新建案的審查繁複冗長,使得整體住宅數量在 2010 至 2014 年人口暴漲的同時,只增加了8,290 戶,住宅極度供不應求。

除了土地使用的低效率,由 1979 年沿用至今的「租金管制(Rent Control)」政策,更讓居住問題雪上加霜。在舊金山,約有 82% 的多家庭租貸住宅皆受到「租金管制」保護──規定 1979 年 6 月 13 日以前發照的租貸住宅,只要房客承租超過 1 年,屋主每年的租金漲幅不得超過該年城市消費者物價指數的 60%。以 2015 年為例,漲幅不能超過  1.9%。屋主只能在原先的住戶搬走後,才能將租金重新調整為市場價格。

不合時宜的政策,將舊金山的租屋市場推向兩極化。以同區的兩房租貸住宅為例,2015 年起租的新住戶需負擔 5,500美金(約新台幣 18 萬元)的市場價格,1982 年起租的住戶僅需支付 365 美金(約新台幣 1 萬元),美金相差 15 倍。為了維持低廉租金,獲得租金管制優惠的居民自然盡其所能,承租越久越好。

持續擴大的迫遷潮,屋主與居民戰火蔓延

租貸住宅的低流動率,加倍哄抬了市價租金,更炒熱了房地產買賣市場,造成舊金山住宅普遍「租貴、買更貴」的窘境。目前,舊金山的兩房住宅售價中位數為 120 萬美金(約新台幣 3,800萬元),年增幅為 14.7%,預估仍將持續上揚。

對於經營租貸住宅的屋主而言,調整租金為市場價格、轉變出售、甚至是收回自住,便成為了理想選項,引爆了規模越來越大的迫遷潮(Eviction)。過去 5 年間,舊金山市共有 8,941 戶住戶,收到房東依法申請的迫遷通知。憤怒的居民們組織起各種反迫遷的抗議活動,聚集在屋主、相關建商、與律師的住宅和辦公室前喧嘩示威,高舉肖像、布條,怒喊著「這是我們的家,停止迫遷」、「科技等於死亡」、「還我居住人權」。


(在迫遷潮的威脅下,躺在傢俱展示櫃前的人突顯了舊金山的居住權議題。圖/For Successful Living

示威居民的確說對了一點,人民理應能安心自在地享受居住的權利,只是這項權利的落實,也不應該由危及他人的財產所有權而獲得。在這對立紛爭、戰火蔓延的迫遷潮下,許多屋主和居民一樣同為受害者。

要解決舊金山居住的失衡問題,必須回歸基本根源:重新調整都市分區(Zoning)等的建設政策,在美觀優化及歷史保存的前提下,提升土地的使用效率。包括,配合目前人口成長趨勢,加速新住宅的建設,同時,確保新建設中低價社會住宅的數量,並嚴守申請條件與調整分配,讓社會各階層的民眾皆能適得其所。

2030 年,舊金山的總人口數預估將破 98 萬人,城市至少將需要興建額外的 72,530 戶新住宅,才足以負荷新增的人口和家庭數。15 年後,當我們這些新居民變成老居民時,舊金山,是否還有我們的容身之地?

《關聯閱讀》
失衡的舊金山(上):一街之隔的富裕與赤貧
一丁目 1-1-4 日比谷之王
新加坡租屋歷險記:說好的整間有冷氣,結果令人超傻眼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圖/Shutterstock、附圖/flickr@For Successful Living CC BY 2.0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