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有的此刻,即是幸福

擁有的此刻,即是幸福

我在新書《排練一場旅行》中曾提及在莫斯科藝術劇院進修時的那一段:「別讓莫名的驕傲害死你」。事隔多年,這個老症狀仍舊沒有減輕,甚至有變本加厲之勢,轉化到我在人際應對的處理上。

某次參與一位國際導演的工作坊,我用自以為優雅風趣的談吐讓對方印象深刻,會後還積極向前致意,希望未來有合作的可能性,但對方僅是禮貌性地客套回應。我當下便意識到,他一轉身就會立馬把我拋到九霄雲外。我是誰對他來說,一點都不重要。

這樣人際關係上的事與願違,再次讓我陷入低潮。

我打電話給好友克里斯汀(Christian),向他傾訴我的沮喪。克里斯汀一向是有話直說。那晚,他對我說重話了:

「Pao,這個狀況已經不只發生一次了。我覺得今晚有必要跟你講清楚。對,你感受到的沮喪或許是無可厚非的,但是—」

克里斯汀嚴厲但冷靜地說:「那種『認為你對對方好,對方就一定要對你好』的態度,其實是非常高傲(arrogant)的,你知道嗎?」

「其實,你此刻擁有的,比你想像中的多很多。我認真地希望你能有意識地調整你的生活態度,不然以後只會一直陷入同樣的深淵,」克里斯汀說。

「你應該要非常感恩的,今天有這樣一個難得的機會,可以和欣賞的導演交流,而不是去想那些有的沒有的。」

高傲?我心頭被重重地一擊。

「我從前跟你一樣,希望全世界的人都要喜歡自己。總是患得患失,但是當我開始做一件事情之後,不僅人生觀改變了,長期失眠的問題也迎刃而解。」他說。

「是什麼?」我急切地問。

「感恩名單。」克里斯汀說。

「那是什麼東西?」個性頗為負面的我有點不安,過於正面的力量總是很容易讓我疏離地跳出來看整個事件:「世界沒有那麼好,OKAY?可以不要再鄉愿地解釋其實錯得很離譜的事情?可不可以不要用感恩來解決每次的事與願違?」

「每天睡前,我除了會把接下來一週要做的事情按部就班地想過一輪外,我會列出今日我所做的每件事,以及我想感謝的人事物,」他繼續說。

有那麼多人事物可以感謝嗎?我心裡想。但不管,可以解決患得患失和失眠問題的提案,都值得一聽。(編按:換一張好的床是不是比較快?)

「我第一件事情會先謝謝上天,因為今天的我很健康,平安無事,」克里斯汀說。

在你翻白眼之前,我們不妨想想,曾幾何時,我們把「平安沒事」當成理所當然了?還記得上次手腕受傷還得牽摩托車時,因痛楚才赫然理解該部位的重要性嗎?缺水的時候才驚覺日常生活用水量之多?分手之後才知道對方的好?…等等。

是的,我們,總是要到失去了,才懂得要珍惜。

所以,能不能,從現在開始,我們來實踐一個運動:此刻的擁有,就是一種幸福,而這種幸福,更值得我們時時刻刻地滿懷感激。

此刻在電腦前看著這邊文章的你們,是否能感謝自己的雙眼還能看得見?我們還有辦法身心協調地,邊走路邊滑手機而沒有發生任何事故(請小心前面的路人和車輛,謝謝)。我們還能感受、思考,還能趕上傍晚與朋友的聚會──是啊,感謝我們還有朋友──那些因為時間歲月所累積的情誼,何德何能,願意為彼此撥出那珍貴的兩小時,只為了共享晚餐。

謝謝早餐店老闆的微笑,和那漫不經心地:「美女,今天想要吃什麼?」妳說,他要做生意,當然要對我好一點。不,沒有人生下來就是要對妳好的,每一個好,每一個努力,每一個付出,都值得被感謝。

你說,怎麼盡舉這些美好的例子?生活中狗屁倒灶的事情一堆好嗎?公司老闆那什麼臭臉,同事都是小人,走在路上還差點被不讓行人的汽車輾過,薪水又都不漲,生活這麼苦,賣黑心油都可以無罪,你在那邊假感恩個屁?

親愛的,我也努力地避免鄉愿啊。是的,對於社會不公不義的事,我們當然要憤怒,更要有所作為,進而改善。但,此刻我想講的是,我們不應該讓這些負面的憤怒「轉嫁」到我們自己和身邊的人身上。試想,你把那些最無須在乎的外人所製造出來的負面能量轉移到你最在乎的一群朋友、家人身上,這不是很荒謬嗎?對,這些道理我們都懂,但,能不能,從現在開始,我們把感恩的時間點,有意識地在「擁有的此刻」,就適時表達呢?

開始執行「感恩名單」之後,我發現自己高傲的症狀逐漸減輕了,每次又陷入「別人怎麼沒用我想要的方式回應對待我」的模式時,我都更有意識地提醒自己,從各種角度來感謝處處存在的正面力量。說真的,感恩是需要練習的,就像做運動一樣,而且還會上癮!當你開始嘗試之後,你會發現每天可以謝謝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多到來不及謝到晚間發生的事情—

你就會睡著了。

祝大家感恩好眠,雙贏。

《關聯閱讀》
在幸福之中麻痺的我們──從伊斯坦堡思考台北

《作品推薦》
這樣,很有正義感嗎?
同情,可能才是最大的歧視?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