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馬擴大原有禁菸範圍──號稱「史上最嚴禁菸令」,真的「務實」嗎?

星馬擴大原有禁菸範圍──號稱「史上最嚴禁菸令」,真的「務實」嗎?

作者導言:在《世界衛生組織菸草控制框架公約》(WHO FCTC)的規範下,為遵守《世界衛生組織》(WHO)的指導原則,成員國陸續頒布新的禁菸法令,像是星馬禁菸的新規定,就在今年元月正式上路,擴大原有的禁菸範圍。然而,沒說出口的是:龐大的稅收壓力,與菸草產業巨大的商機,恐怕讓「禁菸」永遠只能「半調子」。

據《中央社》報導,新北市衛生局於今年 4 月 24 日,宣布自 9 月開始,將不得於連鎖超商及咖啡店騎樓吸菸,違者將開罰。恰好今年星馬兩地也推行了新的禁菸規定,並在今年元月 1 號正式上路,而其中最重要的一點,恰好和新北法規不謀而合──即擴大原有的禁菸範圍。

星馬禁菸新法規

就新加坡來看,整體的法令政策都是朝著「無菸國家」的方向邁進,因此禁菸的規定可以說是越加的嚴苛與繁瑣──像是該國最熱鬧的烏節路商圈,已經開始實施全面禁菸,餐飲業者必須撤除店內原有的「吸菸角落」;同時,又重新規劃出 43 個特定的吸菸區,且規定每個吸菸區都必須間隔 100 到 200 公尺以上的距離。而在新法實施的前 3 個月內,違反規定者在非吸菸區抽菸,初犯會以口頭警告;若再犯的話,就將處以高達新幣 1,000 元(約新台幣 2 萬 2,000 元)的巨額罰鍰。

此外,新加坡市面上所販售的香菸可以說是相當「高貴」,一包售價介於 9 到 13 新幣之間(大約為台幣 200 到 300 元不等,是台灣菸價的兩倍以上)。自今年起,新加坡政府針對菸稅和菸價更進行了一次大幅的提升,稅金部分一口氣漲了 10%,因此預計從今年起,平均每包菸的價格會再提高 1 到 1.5 塊的新幣(約台幣 22 到 35 元不等),且吸菸區的設置也將逐步減少。

而在新加坡隔壁的馬來西亞,其菸價跟台灣相差無幾,一包約莫為新台幣 75 到 120 元不等,比起新加坡,每包菸的價格算起來是便宜了一半到三分之二以上;不過馬國在新政府上台之後便旋即宣佈,包括路邊攤在內,所有用餐場所都將實施全面禁菸。

馬國衛生部強調,無論是小販中心、路邊攤或餐廳等場所都不能吸菸,違者最高將罰款馬幣 1 萬元(約台幣 7 萬 4,000 元)或最長 2 年以上的有期徒刑;同時,業者也將處以馬幣 2,500 元的罰款(約台幣 1 萬 8,680 元),刑度與罰金可說是嚴苛得嚇人。

嘛嘛檔。圖/Shutterstock

禁煙令是好是壞?

我因為工作的關係,經常往來於星馬兩地,並注意到馬國許多經商或洽談業務的朋友,都習慣在下午非用餐的時段,跟顧客們約在外頭的咖啡廳,邊喝咖啡邊談公事。在這裡除了大型連鎖的咖啡店或星巴克這類的國際品牌,有跟台灣一樣規畫出室內與戶外的空間外,其他像是以華人客群為主的「茶餐室」,或是以馬來人和印度人居多的「嘛嘛檔(馬來語:Gerai Mamak)」大多採半露天形式,店面的天花板上除了裝有大型吊扇外,周遭的空間則是維持開放,不但通風良好,實際上更是顯得寬敞舒適。

因此,在馬國政府頒布這道法令之前,有抽菸的顧客都會很識相的選擇坐在靠近店面外圍的座位,店家也會貼心的在桌上擺設菸灰缸,用以維持清潔──然而,隨著法令的修改,現在這些地方都成了禁菸區,在現行的法令規定下,唯有距離騎樓 3 公尺以外的地方,才是所謂合法的吸菸區。

「所以現在要抽菸的話,我還必須冒著生命危險去抽,因為從騎樓算起 3 公尺的地方,剛好就在大馬路的正中央,還有就是,因為沒有菸灰缸可用,所以變成大家抽完就隨手丟在地上或是水溝裡面,反而更不利於環保。」一位馬來西亞的朋友,在現行的法令公布之後,就曾當著我的面如此抱怨。

就實際的狀況來看,因為無法在店家範圍內吸菸,因而導致許多顧客改去其他地方,或甚至乾脆選擇不來,這無形中讓許多餐飲業者的生意大受影響──原本人潮洶湧的非用餐時段只剩小貓兩三隻,店家除了大嘆無奈之外,卻也無可奈何。

與其貼滿禁菸貼紙,不如規劃吸菸區

而相較於馬來西亞規定餐飲業者,規定必須在顯眼處張貼 40X50 公分的禁止吸菸告示牌,否則將會被罰款最高 3,000 馬幣(約新台幣 23,976 元)或監禁最長 6 個月;新加坡政府的禁菸配套,就顯得更為務實──他們認為與其貼滿禁菸貼紙,不如明確的標示出吸菸區;因此,業者不需要在巷口、牆壁和桌面上都貼滿「禁止吸菸(No Smoking)」等標語,而是只需要在吸菸區標上「指定吸菸區(Designated Smoking Area)」的字樣即可。

另外,像是跟公車站牌保持一定距離的露天垃圾筒、大廈大樓之間的空地,以及人煙稀少的空曠處,都規範有特定的吸菸區,並放置菸灰缸、定期打掃。儘管吸菸區數量減少了,至少吸菸者與非吸菸者能有所依歸。

龐大的財政稅收與消費商機

儘管抽菸的壞處人人皆知,同時,禁菸的相關規定也越發的嚴苛,但為什麼一直以來,吸菸人口仍未明顯下降呢?針對這個問題,我的朋友曾打趣的說:「如果政府真的有心要杜絕菸害,那就應該宣佈從現在開始,所有的菸品全部都只能賣一塊錢,菸商肯定就立刻停售不賣,菸客也買不到菸,自然就全面禁菸啦!」

我們都知道虧錢的生意沒人做,實際上,香菸的價格每年都在調漲,但周圍的老菸槍並沒有因此不吸,放在商品架上的菸種與數量,也沒少補貨過;就像要降低交通意外的發生,卻只是不斷的架設測速照相機,違法就開罰一樣,問題不全在車速,而是道路狀況,容易發生危險的路口不重新整治,一味的限制車速,效果依然有限。

想一想,或許除了個人成癮的問題之外,背後蘊含龐大的財政稅收與消費商機,才是我們這個社會讓人無法徹底戒除菸癮的根源吧?

執行編輯:陳慈晏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