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這麼大,你要住哪裡?

世界這麼大,你要住哪裡?

牛津的聖誕節來得早,12 月初的早晨,學院內修剪精美的花園已覆蓋著白霜,仿若白紙裁切而成的立體紙卡,而偌大的宴會廳因學期結束,只剩下幾位國際學生,伴著廳內燦爛華麗的金銀蔥帶與聖誕彩球,享用著全套的英式早餐,聖誕燈絢麗而無聲的彩光,閃爍地映在牆上鑲有金框的肖像,為這充滿肉桂香的空間,注入一股冬日的祥和與寧靜。

我推開學院的大門,漫步到空蕩冷清的購物街上,只見幾位街頭藝人站在街角,伴著毛毛細雨,彈著吉他唱著歌,才走沒多久,怕冷的我再度受不了英國冬日的濕冷,趕緊踏入附近的咖啡店,準備來杯冬季限定的太妃核果那堤,此時竟見到隊伍前端,有一個熟悉的身影在對我大力地揮手。

「Hey! 妳怎麼會在這裡?」我驚訝地望著這位綁著棕色馬尾的法國女生,記得她博士論文剛寫完,目前定居在冰島。

「You know, 飛行訓練告一個段落,想再回來牛津感受一下。」夢想成為一位民航機師的她,攪拌著剛拿到的熱咖啡,笑著對我說。

「妳該不會又想搬家了?」我想到她定居冰島前,才搬去維也納住沒不久,又覺得太無聊而作罷。

「哈哈,你怎麼知道,我覺得選城市就像選男友一樣的難。」她嚐了一口咖啡,看起來相當滿意調好的口感。

「所以妳的新計畫是?」我挑起眉毛,很好奇她的回答。

「Chris,我倒希望你能告訴我。」她眨眨眼,或許早就看清這是道無解的題。

她的這種困惑,我也曾深受其擾,應該在哪裡定居?哪個城市才適合我?這些問題牽涉到很多層面,也對將來幾年的生活影響甚大,我問遍親友師長,最後只差沒有求神問卜。

在牛津,對我多數的朋友來說,一個城市提供的工作挑戰性,是唯一的衡量標準,聖誕節還未到,他們早已過關斬將,個個拿到位在倫敦或紐約的 job offer,畢業後就可以開始工作。我曾經很納悶,全世界生活品質更好的城市多不勝數(註1),為什麼還有這麼多人搶著要搬到人口早已飽和的倫敦市中心?有一天我終於抓到機會,說出了這內心積藏已久的疑問。

「倫敦的房租高,通勤時間長,工作壓力又大,除非當到合夥人,要不然真的存不到什麼錢。」他雙手一攤,顯然對倫敦的生活品質不以為然「但至少在倫敦,我有機會經手最大的案子,跟最有才華的人工作。」「而且之後,在倫敦的工作經歷是世界認可的。」來自維也納的他,受不了奧地利的慢步調,對倫敦的工作前景有相當大的憧憬。或許,倫敦的挑戰性給予許多人生活的目標與意義,讓他們願意藉由工作「證明自己」,持續地在比較中看見自己的進步。

另一些朋友告訴我,他們選擇將生活重心放在家庭,畢業後就在父母、孩子或伴侶的所在地定居,把握跟親人一起生活的時光,「我的女兒目前在東京就學,我想待在她身旁,給她一個穩定的童年」「我父親的年事已高,我得留在蘇黎世就近照顧他。」此時居住地所能提供的薪水與工作機會,就不能是他們首要的考量。

當然,還有幾位像我在咖啡店巧遇的朋友,他們雖然同樣在乎工作與家庭,但也不想放棄生命中的冒險,選擇將體驗異國文化等,當作定居考量的重點,對他們來說,如果能力允許,他們願意一輩子不斷地更換住所,在每個地方留下深刻的回憶,但他們也承認「定居畢竟與旅遊不同」,新鮮的環境待久了還是會膩,如果調適不好,獨特的風俗民情必須每天面對時,反而變得礙手礙腳。

選城市的藝術,其實不分在國內或國外。儘管,我們選擇居住城市的標準可能有千百種,但於此長住後,我們不難發現,每個城市總有可以讓你挑剔的地方,此時,你我可能真正在意的,反而是這個城市帶來的「小確幸」:能不能在這裡找到優質的餐館?熟悉的品牌?宜人的天氣?友善的居民?優美的環境?......因為這些,才是我們每日必須與之相處的細節。

最後在這寒冷的冬日,送給你一首牛津 Out of the Blue 的單曲:


註1:美世生活質素調查(英文:Mercer Quality of Living Survey)分析調查 221 個城市,根據 39 個準則來評估,包括政治、社會、環境因素、個人安全、健康、教育、就業情況、交通運輸、基礎建設及其他公共服務等。英國倫敦在 2015 年的報告中排行第 40,奧地利的維也納連續 4 年排行第一。


《關聯閱讀》
向全世界丟履歷,讓人生比旅遊書還豐富精彩
離開那些年的小確幸,我們在獅城生活,付出了你所不知道的代價

《作品推薦》
牛津秋日:分手的季節(為什麼留學常是分手的開端?)
牛津大學的馬球課:誰在駕馭誰?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IR Stone / Shutterstock.com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