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看扁小確幸!台灣年輕人的終極競爭力:別人沒有的浪漫情懷

別看扁小確幸!台灣年輕人的終極競爭力:別人沒有的浪漫情懷

25 歲那年,我帶著美夢離開台灣,那個對未來的憧憬與無限遐想,讓我有一股強烈的行動力勇往直前,無所畏懼。到了新加坡後,經過友人與同事的介紹後,認識了不少在星國工作的各地亞洲青年,當然也有很多新加坡土生土長的年輕人,一連串的交流後,我不斷地驚呼這個國家的年輕人都「太強大」了,進而常常將崇拜的眼光,投射在他們身上。

他們大都有著同樣的性格:為了求生存,非常、非常努力地工作,有些人甚至是有兩份工作。這裏也有很多中國青年,除了「富二代」、「官二代」那群外,中國青年其實也有不少做著非常低薪的服務業工作;還有一群北京大學前幾名畢業的那種優秀青年,進入到世界百大企業的主管們,也都竭盡所能地往上爬,只為能求得一片自己的天。

去年我接了公司的新產品計畫案,比較常出差至香港,發現香港的年輕人跟新加坡人所擁有的特質頗為雷同,不論是語言、學歷背景、精進程度......等,都很有所謂的「競爭力」。

「那麼,台灣人呢?」「台灣年輕人的致勝力到底是什麼?」很多媒體與朋友,都會這樣問。

相較之下,我必須老實說,台灣年輕人普遍看來,較容易讓人有軟弱與沒自信的感覺。或許受限於語言能力,也或許因為對自身的肯定不夠,在這些如此激進向前的國家氛圍中,台灣人往往顯得更「慢」。這也就是為什麼,一開始我實在無法具體回覆這類問題。

直到我繼續在星國工作的第二年,才感受到過去我崇拜的「強者特質」,只不過是汲汲營營的周邊效應而已。我並非否認這樣的努力是錯誤,而是從他國年輕人反觀台灣人,才發現,我們擁有的,反而是更多元的成功定義,職涯規劃並非只以現實的金錢、升遷為導向。

例如,我身邊有些台灣朋友除了正職的工作外,晚上或假日會兼職,但他們卻都選擇在下班後做自己喜歡的事、或慈善事業,不論報酬多少。這種選擇就我觀察,在新加坡年輕人身上,幾乎是不可能發生的,因為就算是另一份兼職,他們也寧願是有更多收入機會的事。

我覺得,這就是台灣人對於夢想與生命的一種憧憬,是一種「浪漫情懷」。而我確定,這種情懷不但非常有意義,且絕對是我們在人才競爭中的致勝關鍵。

在我們談夢想時,會有無限多種可能,並在遠大的目標中,加入些藝術、音樂、流浪、慈善的美好元素在內。我們就算成不了賺大錢的企業家,也不會認為自己失敗。儘管在新加坡人的眼裡,這種情懷可能只是失敗者的藉口,但這怪不得他們,因為長期菁英教育下,必定會產出這樣的種子。

事實上,對未來與人生意義的追尋,需要不斷的嘗試與接受,而這過程其實需要長時間反覆試驗的。台灣年輕人容易被誤解,成為長輩眼中的「不踏實族群」、外國朋友眼中「不知道在幹嘛的追夢人」,甚至被解讀成過度浪漫的小確幸,其實正是因為如此。

那麼,我們該如何利用這項「浪漫情懷」的特質,變成我口中的致勝能力呢?

或許個人一直很欣賞的日本「職人文化」,是一個很好的參考。所謂職人、或達人精神,我的理解是:找出任何一件心底深信的最小事物,不用金錢檢視自己的興趣與技藝,狂熱的繼續專注與投入,從細小的事著手,且不管是多久都不怕沒有現實、金錢上的回饋。這些日本職人文化的特質,雖跟我所提的理想還是略有差異,但從我們自身擁有的特質中,加入專注致志的職人、達人概念,絕對可以強化我們和其他國家競爭者的差異。這也反而是我們在一直呼著口號,要向其他「強國青年」看齊時,自己往往忽略了的絕佳方向。

有趣的是,當我與中國友人談到這個觀點時,他不以為然的一笑說:「你們就是喜歡把自己弄小了,格局也都小,在我們這裡,不做大就乾脆不做,」我當然不同意,但也可以理解,不同時空背景下,每個人和國家所適合的走向,絕非只有一種標準答案。

但至少以我自身與身邊朋友的困境看來,「專注所愛、熱情付出、甚至有點不計(現實)代價的投入」,是台灣新世代,能充分利用情懷與夢想征戰國際舞台的最好方式,當夢想化為實際行動,也不再流於空泛。接下來,或許,再把格局放大,以世界為舞台,找到套現(實現的「現」)方式,就是台灣年輕人擁有的終極致勝力。

《關聯閱讀》
【Euphie@華盛頓】致小英總統:「小確幸」創業,真的無法立國嗎?
三十歲後的我們,歐亞都一樣:不確定的未來、沉重的生活與我們追求的「小確幸」
離開那些年的小確幸,我們在獅城生活,付出了你所不知道的代價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世代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