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全世界最會塞車」的城市之一,努力適應「遲到的日常」

生活在「全世界最會塞車」的城市之一,努力適應「遲到的日常」


土耳其伊斯坦堡塞車街景。圖/aydngvn@Shutterstock

「這裡是伊斯坦堡,『遲到』不算什麼,別介意!」土耳其朋友這麼對我說。

你可能以為他說的「遲到」是 5 分鐘或 10 分鐘,但其實今天早晨因為我出門常搭的那班公車塞在路上,整整半小時沒有辦法進站,加上路上又塞,最後我整整遲到了 50 分鐘,內心深感愧疚。

幾個月前,也曾連續好幾天,路上塞了半小時,公車卻大約只前進 300 公尺──最後大家乾脆選擇下車用走路通勤,那天我遲到了 10 分鐘;隔天我刻意提早半小時搭車,沒想到提早出門路上塞得更嚴重,最後還是一樣,遲到了 10 分鐘。

伊斯坦堡,一座人口如今已逼近 1,500 萬的城市,每到早晨和傍晚的通勤時間,就有至少 200 萬人一同塞在路上(或者地下、海面、海底)──在這裡的日常通勤,有如跨年晚會時在台北信義區等捷運一樣。每天來回花上 2 到 4 小時通勤,是再正常不過的事。

曾為「全球最塞都市」,政府積極改善但效果有限

2014 年,荷蘭導航服務商 TomTom 公布了全球 35 個國家,218 座大城市(人口在 80 萬以上)的交通壅塞程度排名──全世界最塞的城市不是別處,正是土耳其的伊斯坦堡

為了解決通勤時段的塞車問題,伊斯坦堡市府和土耳其政府,近年努力擴展道路、建設大眾運輸。也因為地形特色和塞車狀況,伊斯坦堡的大眾運輸工具種類十分多元,除常見的小巴士、公車、地鐵、快捷巴士,還有渡輪和海底地鐵這些選擇。

到了 2017 年,同樣的「全球大城市交通壅塞排名」中,排名總算逐年「下滑」到全球第 6 ,次於墨西哥城、曼谷、雅加達、重慶和布加勒斯特(羅馬尼亞首都)。順道一提,在上述的排名中,台灣也有三個大城市上榜前 25 名──分別是台南市(第 9 名)、高雄市(第 20 名)和台北市(第 24 名)。

但是,「全球塞車排名下滑」,卻不見得代表交通環境的改善,很多時候其實是其他國家城市的交通情況更加惡化所致。伊斯坦堡直到目前為止,因當年的都市交通網規劃所限,在基礎建設未全面翻新前,光靠新增運輸工具,其實仍無法容納這個橫跨歐亞大陸城市,遠較過去繁忙的都市交通。

根據統計,伊斯坦堡的「居住」人口密度為 2,725 人/每平方公里,台北市為 9,872人/每平方公里。伊斯坦堡的人口密度,看似比亞洲許多城市都要低,但別忘了,除了基礎建設如捷運網絡的鋪設密度,儘管 1989 年即開始營運,如今卻不若台北和其他亞洲大都市綿密之外,每年更有破千萬、甚至曾逼近 2,000 萬人次以上的觀光客來到伊斯坦堡,並且均集中在市中心。

伊斯坦堡在改善交通問題和平衡過多的人口上,還有一大段路要走。

「遲到的日常」,改變當地人的生活習慣

由於路上總是塞車,公車與大眾運輸工具進站、出站的時間,變得越來越不固定,儘管大家仍習慣看錶面時間,但「守時」彷彿早就不存在這座城市之中,「遲到」更是一種常態──

你永遠無法預測,今天在路上會遇上哪些狀況:就像之前有次塞得動彈不得,居然是因為有位想不開的男子,試圖在早晨通勤時間,跳下博斯普魯斯跨海大橋(2016 年,政府通過改稱為「7 月 15 日烈士大橋」,以紀念在土耳其政變中的傷亡者)自殺,警方只能無奈地暫時封閉,這座每日有 20 萬車次以上通勤的跨海大橋。

土耳其伊斯坦堡的「7 月 15 日烈士大橋」(前稱:博斯普魯斯跨海大橋)。Flickr@halbag CC BY 2.0


如今居住在這座城市的人們,越來越無法容忍塞車的日常,司機在路上破口大罵,是常有的事;但是他們對「遲到」的寬容程度,卻開始大幅提高。塞車,有時更成了人們遲到的免責藉口──近年和土耳其人約時間,對方越來越少準時出現,因此一些場合像是婚禮邀請函上寫的開席時間,都會比活動真正開始的時間提早一到兩小時,也只有這樣,才能讓所有人「準時」出席。

雖然如今遲到在這裡「不算什麼」,若途中若真的遇到突發狀況,也只能跟著「隨興」起來,但我與一些土耳其人,仍然十分謹慎避免遲到,因為一兩次不得已遲到或許是小事,但如果讓「無限期遲到」變成一種習慣,那就是自我要求低落的表現。

像是在土耳其要辦理居留證時,預約 8 點到辦事處辦理,但 8 點一到,辦事處卻只有警衛在,所有承辦人員遲遲沒有出現。直到 8 點 25 分左右,才看到有人緩緩走進辦公室,並擺出一副不耐煩的上班態度,而等待的人早已大排長龍。

生活在全世界最塞的城市之一:土耳其伊斯坦堡,其實我每天都在練習,如何拿捏好出門的時間,以及該如何在一座沒有效率的城市裡,找到最有效率的生活平衡。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aydngvn@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