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羅興亞人事件,延燒土耳其—仇恨無法解決問題,我們真的深入探究真相了嗎?
圖片

自上個月底緬甸政府與羅興亞人爆發衝突後,事件便開始持續延燒,並接連躍上國際媒體版面。

在穆斯林國度土耳其,人們更是積極關注這群被媒體形容為「世界上受迫害最嚴重的少數民族」──羅興亞人(Rohingya)。

有意成為「伊斯蘭世界領導者」的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不但積極呼籲各國採取行動,一同幫助受難的羅興亞人,更通過電話與緬甸領導人翁山蘇姬(Aung San Suu Kyi)對談,要求緬甸政府停止濫殺無辜。

不僅如此,土耳其第一夫人艾米內(Emine Erdoğan)還親自率領土耳其訪問團,前往孟加拉的羅興亞難民營慰問──繼首批一千噸的物資抵達後,土耳其政府更允諾不久後將發送第二批一萬噸的物資──如同接納近兩百萬名敘利亞難民般,意欲顯示其在國際人道救援上的信念是領先的。

土耳其的網路社群發生了什麼事?

也許,因為土耳其政府對緬甸羅興亞人的高度關注,在土耳其副總理希姆塞克(Mehmet Şimşek)錯把一張「盧安達血腥屠殺照」當作「羅興亞人的受難照」發布後,在土耳其民間,掀起了軒然大波:

連平時不太關注國際新聞、不聞問土耳其以外世界的土耳其人,如今都開始瘋狂地在社群網站上,透過傳遞各種血腥影片、照片,表示對於「穆斯林兄弟」受苦受難的憤怒。

但是,用這樣的血腥照片來表達自己的憤怒,對於現實有什麼實際的幫助?──幫助是沒有的,仇恨卻在不知不覺中蔓延開來。

土耳其的新聞媒體如何報導事件?

在 2016 年土耳其爆發政變事件以後,「清算」遍及各行各業,剷除異議份子行動最明顯的,莫過於土耳其的新聞媒體產業,其報導像極了一面重新粉刷的牆,「和諧地」傾向總統埃爾多安,根據多項國際組織統計調查,土耳其的媒體自由度更下滑到歷史最低點。

此次緬甸羅興亞人事件也是如此:報導除了緊密貼近埃爾多安,頗似「造神」之外,更可以看到,儘管的確給予羅興亞人實際幫助,但土耳其政府,是否也想透過新聞媒體的影響力,製造對其有利的意識形態呢?

先從最傾向土耳其政府的「TRT 新聞台」分析:

無論是打開電視,或是上網觀看 TRT 的新聞,初期焦點都在於羅興亞「穆斯林」受緬甸政府等「佛教徒」迫害的現況,及土耳其政府對羅興亞難民的幫助。

當然,目前最緊要的,是透過人道救援,讓羅興亞人脫離被無差別迫害的種種險境,但是這樣的報導角度,忽略了緬甸境內信仰伊斯蘭教的並不只有羅興亞人,仍有其它少數民族(如克曼族)也是穆斯林──因此,羅興亞人與緬甸人之間的衝突,並非來自宗教。

土耳其新聞卻紛紛以宗教為題進行報導,形成以宗教為分界的「英雄主義」,實在不妥。

接著,透過土耳其新聞了解事件的各國穆斯林網友,也開始紛紛向埃爾多安靠攏──「伊斯蘭世界的強者!」、「埃爾多安,我們需要你!」、「土耳其有你真好!」,而如此被各國穆斯林網友信任的他,是否真的有望成為伊斯蘭世界的新領導者呢?

從新聞媒體到社群媒體,如今已被挑動的意識型態和「民意沸騰」,背後是否有土耳其政府,傳遞特定價值理念的動機?

無數網友對佛教徒的斥責與其負面效應

當我們接收自由度低的媒體所報導的新聞,並且不作對照,只願接受同溫層內資訊時,會發生什麼事?

在土耳其,甚至許多「同溫層內」的外國人身上,其後果是──所有在網路上閱讀報導的網友,一股腦地將所有罪孽推往「緬甸的佛教徒」身上,儘管這件事情,與絕大多數當地的佛教徒無關。

這樣的場景,我們是否很熟悉呢?──當某地發生由伊斯蘭恐怖組織所發動的恐怖攻擊時,全世界的穆斯林彷彿都成為了恐怖份子──儘管那些恐怖攻擊,跟世上總人數超過 16 億,絕大多數的穆斯林無關。

是什麼原因,造成我們彼此誤會,甚至加深了日後的偏見和衝突呢?

是我們如今總習慣以最便利的方式取得資訊,並以為這些資訊是完全正確、完全客觀、符合事實的。

但真相是──即使是一小則新聞,報導中的當事人、事件以及情緒,都會因為媒體的主觀意識(立場)及報導方式,而呈現出不同的樣貌。如果對同溫層內的資訊照單全收,不對事件深入了解,並嘗試多方比較不同說法,我們只會離真相越來越遠。

要對一個事件下評論很簡單,但要去除因為如此不深入的理解而造成的誤會,卻很難。

從土耳其社群媒體反思台灣

台灣的新聞媒體自由度亞洲居冠,我們擁有的是更豐富、多元的資訊接收管道,但同時間,媒體也更有義務和責任,去找尋每一件事情的真相,而非不問事實,只為特定意識形態服務。

而我們作為觀眾、讀者,當我們閱讀每一則新聞、評論時,也該去反思報導這則新聞的媒體是傾向何方?報導的目的是什麼?報導背後又傳遞了什麼樣的價值?

因為,當仇恨不斷被堆疊,真相開始被埋沒時,往後造成的悲劇將無可挽回,更不會因為即時的幫助而有所終止。

正如同當今的羅興亞人事件,是否只是另一起更大爭端的起始呢?

▍換日線全新秋季號《背包裡的地球》
▍2018 換日線季刊「早早鳥優惠」

《關聯閱讀》
從質疑到想念──新加坡的種族融合與多元文化
一位交換生對歐洲文明的綺想與幻滅:與其委屈靜默,不如主動粉碎刻板印象

《作品推薦》
國民素質即國力:熱情好客的土耳其人,也有「欠缺公德心」的毛病
關於歧視 ── 世界只有兩類人,幸運的和不幸的

 

執行編輯:劉書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reyhanliakparti@flickr

萊拉/伊斯坦堡情旅日記

習慣從心窗感受世界,正在體驗存在意義的靈魂。喜愛攝影、寫作,音樂是文字的靈感也是每日必需品。大學主修社會學,後專注於文化觀察與旅行文學,目前為自由寫作者,正努力成為一個會說故事的人。
拿破崙曾說:「如果世界是一個國家,它的首都一定會是伊斯坦堡。」那麼,我就站在伊斯坦堡,徜徉在伊斯蘭與西方價值共存的歐亞混血國度,寫下土耳其的美與愁。
臉書專頁:伊斯坦堡情旅日記
部落格:伊斯坦堡情旅日記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