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歧視 ── 世界只有兩類人,幸運的和不幸的

關於歧視 ── 世界只有兩類人,幸運的和不幸的

秋天的涼意到來,伊斯坦堡的大學也陸續開學,我的敘利亞好友希巴,也就是〈伊斯坦堡的「貴族難民」──兩種人生,同樣流離〉 中的那位女孩,她順利進入了伊斯坦堡歷史最悠久、世界第三古老的理工名校就讀,讓她重建家園的夢想更有實踐的希望。

她選擇這間大學不僅是因為它的名氣,主要是因為他們開了許多英語課程,而且很歡迎國際學生就讀。昨日我透過訊息問候她的近況,原來開學的這一週,她在學校遇到不少狀況,後來在電話中她的語氣略帶無奈,說著:「現在的世界只有兩類人,幸運的和不幸的,而我是後者。」

德國、敘利亞留學生,待遇天差地別

課堂中有 12 位學生,除了來自敘利亞的希巴,其他 9 位是土耳其人,兩位是德國人,同學之間主要以英語交談。第一堂課進行分組,全班分為 3 組,每組 4 位學生,希巴和 3 位土耳其女生被分在同一組。 3 位組員非常友善,課堂上大家相處融洽,希巴有不懂的地方,她們總第一時間為她說明。

老師在說明期中作業時,提到要繳交以土耳其文書寫的小組作業,希巴雖然到土耳其不到 1 年,但是基本的土耳其語溝通是沒問題的,只是以土耳其文書寫作業還算吃力。組內的 3 位土耳其女生向老師說明,她們這組有位外國學生,若要以土耳其文繳交作業,對雙方來說都是壓力,能否改以大家都懂的英語書寫。

沒想到老師在詢問是哪位外國學生後,在全班同學面前以一連串的土耳其文咆嘯並指責希巴。希巴第一時間感到錯愕,認為那不是一位老師應該有的態度,甚至沒有了人與人之間的尊重。

若老師堅持要同學以土耳其文書寫作業,希巴說她會盡力精進自己的語言能力,不帶給任何人麻煩,畢竟是她選擇要在土耳其攻讀碩士班,自然有責任正面迎接遇到的所有挑戰。但是,面對老師的態度,她直說挫折來的真快。

而這,還只是開始而已。

伊斯坦堡繁華的歐洲商業區裡有許多高樓的建案值得觀摩學習,於是第一週的最後一堂課全班搭著私人巴士前往當地進行戶外教學。課後要寫個人學習心得,整組的心得匯集成一份下週繳交。此時,班上的德國學生以生疏的土耳其語問老師,能否以英語書寫,沒想到平時不開口說英語的老師,竟然以服務 VIP 的姿態,用英語和德國學生解釋,並答應了他以英語書寫心得。

看在希巴的眼裡,她感到難過又無奈,原來世界上最不缺乏的「歧視」,就這麼發生在她身上。同為這門課的學生,在老師還不認識任何人前,這兩位外國學生最明顯的分別就是國籍不同:敘利亞人和德國人。

兩個國家的發展很不一樣,一個是世人眼中的戰亂國家,一個則是人人嚮往的文明國家,也許是因為如此,所以敘利亞人要受盡各種歧視,德國人就值得百般禮遇。

「國際化」的台灣,何嘗不是如此?

我不禁想起這樣的情況很熟悉,非常「國際化」的台灣也上演過這類戲碼:離鄉背井在台灣辛苦工作的東南亞外籍移工,不論來台生活幾年,總難以融入台灣社會,時常被要求要說流利的中文,甚至有一些穆斯林移工會被雇主逼迫吃豬肉。

然而,來自歐美國家的外國人,不論是來台旅遊或是工作,總能夠不費力氣地受到台灣人的喜愛,不會中文沒有關係,因為他們是大家練習說「英語」的對象。

我想希巴說的對,現在的世界只有兩類人,幸運的和不幸的。不論能力好壞,「幸運」的人他們的國家、信仰甚至他們的外表,恰巧符合這時代主流社會的價值觀,自然而然受到歡迎,讓人產生他們有種與生俱來的魅力的錯覺;而所謂「不幸」的人,通常來自受到主流社會所排斥的文化背景,不論他們付出多少努力,時常淹沒在社會的洪流裡。

人與人自出生就被分成了不同的國家、民族和信仰,切割已經夠零散,人們仍不惜繼續劃分,而這些喜歡為別人貼上標籤、歧視少數的人,似乎不知道自己很可能成為在另一個國家受到歧視的人。我想,唯有停止劃分彼此,用同理心和不同背景的人相處,這些角落微不足道的戰爭先停止了,世界才有朝向和平的希望。

《關聯閱讀》
「你聞起來像咖哩!」──面對歧視,自卑與自信只在一念之間
趕車──關於我們的刻板印象、偏見與歧視

《作品推薦》
什麼是美?整形風潮蔓延土耳其,人們卻愛小巧尖鼻
土耳其軍事政變,新聞沒有告訴你的事──我在伊斯坦堡,聽到人民真實的聲音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Cristian Iohan Ştefănescu CC BY 2.0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