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小孩在公共場所「失控」時,土耳其父母的「家教」,讓我從驚愕、理解到感動

當小孩在公共場所「失控」時,土耳其父母的「家教」,讓我從驚愕、理解到感動

近來,在伊斯坦堡許多公共場合裡,不論地鐵、餐廳還是購物中心,土耳其小孩用了各式情緒,引起了我的注意;還有他們的爸媽,帶給我生活經驗中從未有過的文化衝擊。在新聞上讀到〈當這對母子被趕下車後〉這一篇分享後,我更決定要寫下我在伊斯坦堡的生活經驗:關於在公共場所大哭、大叫、亂跑的小孩,與他們的父母。

成長在台灣,即使不常出門,偶爾走在街上還是能看見父母在「管教」小孩的畫面。原因不外乎是小孩不遵守在公共場所應有的禮儀和規矩,哭、叫、亂跑都包括在內;而多數的台灣父母通常分成兩派:一派是溫和勸說,另一派則是當眾「教訓」小孩。

不論哪一派,那些 6 歲以下的小孩,雖然大概多半覺得莫名其妙,但通常基於某些「私人」理由:像是爸媽回家會變身「大惡魔」,或是沒辦法再買心愛的玩具,只好乖乖閉了嘴。

伊斯坦堡的土耳其小孩也是一樣的,在公共場所也時常會有「失控」的行為出現,可是土耳其父母的反應讓我不太習慣。他們不太管教孩子:當孩子放聲大哭時,他們把他擁進懷裡,問孩子需要什麼;當孩子開心地尖叫著時,父母在一旁笑著,甚至直接牽起了孩子的手,在購物中心裡跳起了舞;當孩子不安靜地待在父母身邊、調皮地亂跑時,父母的反應通常是只要孩子是在安全的地方、安全地玩著就好。

起初,我世界裡原先組合秩序的方法,瞬間被敲碎打亂,摸不著頭緒。直到在瞭解土耳其父母的想法後,我的世界才在另一種秩序中得以完整。

一位土耳其媽媽的想法

有次在野餐聚會裡,我把我在台灣和土耳其的經驗分享給一位有個 10 歲女兒的媽媽聽,也問她為什麼土耳其的父母會這麼做,和她的一席對話,才讓我明白他們的想法,也深深地打動了我。

「孩子表達自己的情緒是一種天性,在他們還不會說話時,他們以哭來說明自己需要什麼;年紀稍微大一些的孩子,這個階段的他們對世界充滿好奇,什麼都想去看、一探究竟,可是幼年期的他們,仍並不完全明白公共場所的意義,也不懂如何表現才得當。

若是直接一句『你這樣很吵』或『你這樣不對』,然後再以一副嚴肅的表情看著他們,他們並不會學習到什麼是禮儀,只會知道如果不安靜下來,就會有可怕的事情發生。

相反地,我認為在孩子還小的時候,應該要順應孩子的天性,鼓勵他們以自己的方式表達情緒,引導他們說出自己為什麼開心、為什麼難過,我們能做的是陪伴他們,讓他們健康、快樂地成長就行了!孩子如果總是因為恐懼而聽話,久了不僅你聽不見他們的真心話,他們長大後也找不到真正的自己在哪。」

女孩的媽媽這麼說著,但仍不解我心中的疑惑。

「可是孩子這麼哭鬧著會影響到其他人......」我說著。

「其他人不喜歡小孩的聲音嗎?小孩這麼可愛。」這回換她困惑地看著我。

我向她解釋:「小孩在公共場所聲音大了點時,從我過往的經驗中,通常會引來旁人對家長的指責。但在這裡的確不太一樣,之前我到一家土式餃子餐館用餐,有個年紀約 2 歲的小男生玩著,似乎是因為不能買喜歡的玩具而大哭了起來,拿著一旁的餐具敲敲打打,不僅父母沒有指責他,一旁用餐的客人也轉過頭來,跟著他的父母一起安撫他。不只是父母的作法不同,一旁陌生人的反應也是。」

「其實,在安撫小孩情緒的過程中,也間接地告訴了他們在公共場所要冷靜下來,只是方式不同。我想,指責小孩哭鬧的人,他一定也有一部分來自於『如果不安靜下來,就會有可怕的事情發生』這樣的成長經驗,於是他認為一切問題只有在安靜下來後,才得以解決。可是小孩其實是很純真的,他們其實只是希望父母能聽見自己的悲傷和喜悅,若能讓孩子明白你在乎他的感受,需求被聽見了,就不哭鬧了......」她費了一番工夫,查了兩次英語單字,順利地表達了她的想法。

體現與尊重人的價值

土耳其人非常重視家庭與親子關係,但在與他們交流一些日子後,我發現他們的教育裡,沒有所謂的「乖巧」,那是我很難對他們解釋的詞彙,即使解釋了他們也覺得邏輯不通,甚至頑皮在他們的想法中,是一種活潑的表現,就像那位女孩的媽媽說的一樣──順應天性。

不論大人還是小孩,他們都有自己的需求,有自己表達需求的方法,雖然各國文化、社會習慣都不同,我不能說土耳其人的教育方式是最正確的,可是他們確實做到了對「人」的尊重。人與人之間是可以溝通和互動的,可我們總忽視了這個過程,心急地希望事情的發展能直抵完美的結果,也讓〈當這對母子被趕下車後〉裡公車上的乘客,顯得冷漠。

《關聯閱讀》
美國媽媽從不會說的話:「來,我教你怎麼帶孩子...」──是尊重,還是冷漠?
在瑞典,反思台港從小到大的「負能量」教育

《作品推薦》
土耳其人對「亞洲人」的刻板印象大全
反對信仰伊斯蘭教的土耳其歌手,為何選擇奉行「齋戒月」?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Orlok / Shutterstock.com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