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樣的人生才算成功?」──在伊斯坦堡藝術街區遇見的女孩

「什麼樣的人生才算成功?」──在伊斯坦堡藝術街區遇見的女孩

伊斯坦堡金角灣北岸的貝伊奧盧區(Beyoğlu)裡,有個街區叫做卡拉柯伊(Karaköy),除了有現代藝術博物館,街上更有許多塗鴉藝術、個人工作室和藝術小店,還有各式新穎的咖啡店,是年輕人很喜愛的地方,它更乘載了許多年輕人的夢想。

蹲在巷口整理攝影器材,不時端起小凳子上的咖啡啜飲幾口的席娜,頂著一頭深褐色長捲髮,藏在復古鏡框後的大眼睛上下來回注視著器材。由於我也喜歡攝影,我站在對街好奇地看了一會,她發現我這個外國人在看她,便有些興奮地揮著手要我過去,那是我們第一次在街上相遇的情景。

席娜就讀米馬爾希南藝術大學,主修攝影和平面設計,她的家鄉在土耳其西南部的伊斯帕爾塔(İsparta),努力考了 3 年才得以進入這所理想的大學就讀,也藉著讀大學到城市來尋找拼湊夢想的機會。她說到這城市來簡直是一種賭注,她必須在不長不短的歲月裡,在這充滿藝術工作者的城市做出一點成績來,她熱愛藝術,但不願當個隱形藝術家,她認為養家餬口之外,能夠名利雙收的生活才是有價值的。

席娜的語氣很堅定,可是眼神中又有點迷惘,「我總活在一種害怕失敗,害怕帶給自己愧疚感的情緒裡,有時候我會想......我在尋找的究竟是成功,還是快樂?」席娜說她在伊斯帕爾塔的家人在自家果園工作,她說那樣的生活是知足快樂的,但感覺很平凡,也與所謂的「成功」沾不上邊,好像一輩子沒做點什麼就走。矛盾的是,在她被作業和夢想沉重地壓著時,儘管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也會不時在腦袋裡拋出「什麼樣的人生才算成功?」的疑問。

「什麼樣的人生才算成功?」眼神閃爍著想抓住些什麼的席娜問著。雖然這句話在我們的閒聊中有如一陣煙一般飄過,可是每當我遇到一些挫折時,席娜說這句話時的眼神總是在我腦海中深刻浮現。

席娜偶爾會傳訊息問候近況,約一年多後她又提到第一次相遇時聊天的話題,她在信中寫到:「不久前我在尋找拍攝的題材,我把收集到的圖片存放在手機裡,有一天打開手機裡突然看見了不一樣的東西,我的手機裡有好多主題和顏色,看起來很亂,但美好極了!我想到我們在街上聊的『成功』,我讀的藝術是這麼有生命力,如此地多樣、繽紛,為什麼我卻把『成功』侷限在一個這麼小的想法裡?」

席娜從前的「成功」,是在我們世俗價值中大家會欣羨、嚮往的,可是它並非人生的標準流程,若將成功的定義縮小得過度擁擠,勢必會自我犧牲掉擁有其它價值的權利。人,時光中的每一分秒都在鋪陳著自己的故事,在人生畫上句點前,人們所謂的「成功」是一種短暫的狀態,可能一直持續到死亡的那一刻,也可能幾年後全部回到原點上重新再來,或者在未來不遠的老年頻頻回顧高談著。

在席娜看見自己手機的圖庫之後,她領悟了另一種「成功」── 「也許我這輩子無法成為一個出色的藝術家,但只要在每一個追尋靈感的當下,我對藝術一直都是如此熱愛,直到死亡,藝術在我的生活和身體裡像煙花一般精采,對我來說,就是成功了!」是啊!我們都有追求成功和夢想的機會,也有屬於自己獨一無二的成功,只是我們須要先有「不為自己設限」的態度,才能有放手拚搏的勇氣。

《關聯閱讀》
「成功一定要用金錢衡量嗎?」──西班牙衝浪哥教我的富裕學
林書豪,低潮中尋找成功新定義:把握現在,享受並珍惜每一刻
為什麼新加坡年輕人比較容易「成功」?

《作品推薦》
一杯土耳其紅茶,看見人身上最珍貴的風景
在幸福之中麻痺的我們──從伊斯坦堡思考台北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vahitdag / Shutterstock.com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