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入為主的黑與白──從我們對土耳其的刻板印象談起

先入為主的黑與白──從我們對土耳其的刻板印象談起

在你的眼中,世界是什麼模樣?我們所知道的世界是自己親身體驗到,還是打開電視時所看到的?當我和人們聊到土耳其時,我才發現原來人們已經把「先入為主」的思考模式當作認識、探索世界的方式,也就是他們並沒有真正去接觸、瞭解進而認識,多數時候都是經由他人消化、選擇後所給予的資訊去認識。

以土耳其來說,國土面積近台灣的 22 倍,一個電視框卻必須在有限的時間內,播出那片土地上最聳動的事件。不難理解,我們從電視上所認識的土耳其都是片面的。同樣的,若我們從電視框的概念來看台灣,也許從電視認識台灣的外國人,會覺得台灣是一個充滿天災、人禍,一個學生會在捷運上砍人,大人們會在電視上打架的地方吧?

對土耳其缺乏認識而引起的誤會

我們的生活時時刻刻都在與「刻板印象」碰面,有時還必須學習如何和「偏見」自在地相處。因為認識來自土耳其的他,開始有機會認識土耳其這個國家的文化和民情,但也因此被問了許多驚人的問題,這些問題大多是源自於錯誤的印象以及對事實的不瞭解。

例如,有人問:「土耳其是不是很熱、都是沙漠?」土耳其境內是沒有沙漠的,只有在內陸地區有接近沙漠的氣候,而讓更多人驚訝的是土耳其的緯度高於台灣,許多城市如伊斯坦堡在冬天時會下雪,四季比台灣分明許多。

有人問:「土耳其的房子是土做的、破爛破爛的嗎?」其實只要到番紅花城(Safranbolu)看看當地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的房屋,就可以知道從帝國時代這百年以來土耳其傳統房屋的模樣。到伊斯坦堡,就可以欣賞到鄂圖曼土耳其帝國首席建築師希南(Mimar Sinan)的重要作品蘇萊曼清真寺(Süleymaniye Camii),至今土耳其的許多古蹟建築,都是觀光客到訪的主要目標。

有人問:「土耳其人吃什麼?土嗎?」這句半開玩笑的問題,竟也成為我找答案、認識土耳其料理的動機。土耳其料理是世界三大菜系之一,從前的帝國蘇丹居住的托普卡匹皇宮(Topkapı Sarayı)裡有上千名廚師在廚房裡鑽研食譜、烹煮一道道色香味俱全的宮廷料理。而這一道道的土耳其料理也隨著鄂圖曼帝國的南征北伐,傳到今日的中東、北非與歐洲的地中海國家,各地的菜餚融入自己的特色逐漸形成自家特有的料理,但仍可以在美食中尋得土耳其料理的影子。

有人問:「蛤?土耳其人不是都黑黑的,怎麼有白的?」土耳其位處東西交會地帶,自古便有許多民族在這土地上來去,後來的帝國時代後宮血統亦多樣化,像蘇萊曼一世的皇后許蕾姆蘇丹(Hürrem Sultan)即出身於烏克蘭東正教家庭。地理位置等諸多因素使得現代的異國通婚更顯普遍,土耳其人的樣貌也十分多元。對土耳其人來說,當大家都是混血兒的時候,國家與血統已沒有絕對關係,但國家存在於這些交融的血統當中。

問題不在於事情本身,在於我們如何思考、相信

在越來越多人和我聊到這些問題之後,我發現其實真正的問題不在於解答這些問題,問題在於──即使我告訴人們我的所見所聞,告訴人們關於這些問題的事實,人們仍不願放下原有的刻板印象和偏見,繼續相信自己原先所相信的。

我想,要承認自己所認知的事物是錯誤的,並接受另一個全新、陌生的觀念,確實會讓人先是驚訝、懷疑甚至害怕再次接觸,也因為如此,世界上有好多偏見就這麼繼續與事實保持距離,無法破除的偏見彼此摩擦,變成會傷害人的歧視和衝突,世界也隨著這些衝突而動盪不安。

在這資訊爆炸的時代,各種資訊自四面八方飛來,這些資料庫當中往往也伴隨著不完全、被歪曲的訊息。如果我們不再完全相信這些片面的訊息,並帶著好奇心與思辨能力去體驗世界,不再讓偏見蒙蔽雙眼時,我們不僅能將世界看得更清楚,世界也因此而更有趣、多彩。世界的爭端少了,衝突少了,當和平來臨時,便不再只有黑與白。

《關聯閱讀》
趕車─關於我們的刻板印象、偏見與歧視

《作品推薦》
聆聽內在的聲音,感受靜止的美好──在伊斯坦堡,我重新找到自己
在幸福之中麻痺的我們──從伊斯坦堡思考台北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Matt_Weibo CC BY 2.0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