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是男孩的誰?」:一個揭露每個人潛意識裡刻板印象的問題,只有她答對了

「醫生是男孩的誰?」:一個揭露每個人潛意識裡刻板印象的問題,只有她答對了

約莫 1 個月前,好友扎拉邀請我去她的母校伊斯坦堡海峽大學(Boğaziçi Üniversitesi)參加一場關於土耳其職場現況分析的講座,講座安排在星期六上午 9 點鐘,主要對象是該校明年即將畢業的學生,而每位參加的學生還可帶 2 位校外友人參加,我就是扎拉帶進校園裡的其中一位。

待 9 點一到,學生們紛紛入座,這場近 100 人的講座中,除了有來自各系的學生,也有一些學生的父母前來參加。

講座以土耳其語、英語同時進行,一開始講師先自我介紹:她曾經為土耳其航空、土耳其多家銀行及業內幾家知名的公司進行職場教育課程,範圍及主題相當廣泛。接著她請大家快速看一遍今天會接觸到的主題,其中包括土耳其產業現況、就業人口分析、失業因素探討以及未來在職場上可能會面臨到的問題等。

講座的內容十分豐富,講師也舉了許多過去她遇過的例子,讓聽眾更了解土耳其職場的現況。就在即將休息前 10 分鐘,講師突然對著大家拋出了一個問題,並且要大家在休息時間互相討論一下⋯⋯。

一個讓大家陷入瘋狂討論的問題

這個故事和問題大概許多讀者都聽過,也知道答案,講師是這麼問大家的:「有一位爸爸和他的兒子開心地在週末開車出遊,他們計畫要到郊外去野餐,沒想到車速過快,在轉彎時撞上了一台對向來車,爸爸不幸當場死亡,兒子則受了重傷,隨即被送往醫院治療。」

聽到這裡時,包括我在內,所有聽眾都一臉困惑,不曉得講師究竟想問大家什麼問題。

講師微笑,緊接著說:「兒子被送到醫院後,急診室的醫生前來查看,醫生看到男孩時嚇了一跳,急忙地說:『這不是我兒子嗎?』請問,醫生是男孩的誰?」

拋出了這個問題後,講師結束上半場講座,讓大家開始休息和討論這個問題。

我聽見了旁邊一位學生說:「醫生有精神問題?」

另一位學生的媽媽則說:「那位醫生大概是男孩的親生父親吧?他媽媽在外面和醫生偷生的!」

休息時間的 10 分鐘內,演講廳裡的討論聲此起彼落,大家說著各種可能的狀況,自信地發表著自己的意見。

圖/Shutterstock

現場只有一人答對

當講師回到台上,大家又再次安靜了下來。講師問大家知不知道答案,許多人舉手回答,但就是沒有講師想聽見的正確答案。醫生沒有精神問題,男孩也不是媽媽和醫生的私生子,各種大家猜測的情況,都不是這個問題的正確答案。

此時,一位穿著 Chador 黑色罩袍的利比亞女生舉手了,她站起來並以土耳其語回答:「醫生是男孩的媽媽!」

講師高興地對著她說:「Bravo!!!」

聽眾席的每個人則目瞪口呆地望著這位利比亞女生,有的捶了一下自己的腿,說道:「這麼簡單的問題,居然沒答對!」

問題簡單,可是被刻板印象限制住更是容易

講師問這位說出正確答案的利比亞聽眾:「妳是如何知道正確答案的?」

她的回答非常簡潔有力,她說:「因為我在家鄉是一位醫生。」

儘管土耳其人普遍信仰伊斯蘭教,對伊斯蘭教有較為深入的認識,明白在學習和從事的工作這些事情上應當是人人平等的,而且土耳其社會風氣在穆斯林國家裡還算西化一些,但是此刻大家卻明顯深吸一口氣,然後回頭看著她並且露出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這位穿著 Chador 黑色罩袍的女生竟然是位醫生!

伊斯坦堡海峽大學的學生及他們的父母,大概可以算是土耳其社會上各方面表現都相當優異的知識份子,但是在潛意識裡似乎沒有人想到醫生是女生,更別說是一位穿著 Chador 的女生。

圖/leshiy985@Shutterstock

雖然我在土耳其就診時看的大部分都是女醫生(有時會有土耳其女醫生比例高於男醫生的錯覺),可惜,那天也沒有想到這個正確答案。更慚愧的是,我和大多數聽眾一樣,在 Chador 黑色罩袍和醫生身分之間,被深深地震懾住了!真是少見多怪。

那天,我反省了我的無知,並且再次從性別及宗教的角度思考一個問題──究竟是誰給誰貼上了一身華麗的標籤呢?

醫生是男孩的誰⋯⋯你答對了嗎?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何承祐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