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男朋友是土耳其人!和他結婚,我要歸信伊斯蘭教嗎?

我的男朋友是土耳其人!和他結婚,我要歸信伊斯蘭教嗎?

「萊拉,我的男朋友是土耳其人,最近我們有打算要結婚了,但是他說我必須歸信伊斯蘭教,這是真的嗎?如果是,我該怎麼辦?是不是我不歸信的話,就無法和他結婚了?」近日,一位讀者來信這麼問我──一個我曾經也苦惱過的問題。

當然,這只是其中一位讀者。其實,每個月有至少 5 位有著相同問題的女孩寫信問我:「該怎麼辦?」。

該怎麼辦呢?我也很難回答。為什麼他在即將結婚時才這麼要求妳,是不是信仰在他的眼中也只是一種「形式」?這只是他想向他的家族親戚證明以及獲得認同的一種方式而已,而不是真心想落實在生活中的一份信念呢?如果真是如此,那麼妳也沒必要這麼認真看待這個問題。

我想,會提出這個疑問的朋友,是三種因素的集合促成你們急著發問、解決這個問題:

一、妳知道伊斯蘭教有這個規定:《古蘭經》第 5 章第 5 節,提出穆斯林男子可與同為一神信仰的猶太教、基督教女性結婚;《古蘭經》第 2 章第 221 節,指示穆斯林男子可以和無信仰的女性結婚,但對方必須歸信伊斯蘭教,而穆斯林女子則不可和猶太教、基督教、無信仰的男性結婚,除非對方歸信伊斯蘭教。

初看,妳也許會認為這是「男女不平等」的問題;再仔細看,又覺得這其實是一個宗教勢力鞏固與否的問題。那麼,妳希望妳的婚姻是建立在「鞏固勢力」的相關教條上嗎?

二、你未來的另一半在土耳其傾向保守派。

三、在這樣的問題上,你還沒針對土耳其和伊斯蘭教好好研究一番,因而糾結其中。

所以,不是一神信仰女子的妳,不歸信伊斯蘭教的話,可以和他結婚嗎?以宗教的角度來看,答案是──不可以,妳必須歸信伊斯蘭教。但是,別緊張,若妳未來的另一半是土耳其人,土耳其是走「世俗法律」的,而非「宗教法律」。

以下,我想把我在土耳其從結婚到生活的經歷分享給妳,以及每個有類似情況的朋友。不過,先說好,未來你們順利結婚了,從此過上幸福快樂的生活時,可不要感謝我,要感謝的是土耳其國父凱末爾(笑)!

土耳其──偶爾還能瞥見「宗教影子」的世俗國家

西元 1923 年土耳其共和國成立,當時的總統凱末爾對這個新國家的期待是──學習「進步的」歐美文化,並試圖抹去阿拉伯、波斯文化對人民的影響,因為在凱末爾的眼中,那代表著「迂腐、落後」;其中,影響了土耳其人幾世紀的伊斯蘭教當然更要避免,因此轉型為世俗化國家有其必要,而廢除宗教法、讓宗教不再得以干涉人們的生活更是凱末爾的主張之一。

如果走入時光隧道,我們會看見世俗化之後的土耳其人,身上不再穿著宗教服飾、土耳其傳統氈帽,女人若要進入公家機關也不得佩戴頭巾。另外,土耳其女性在受教、參政上的權利都有所提升;在婚姻方面,人們也開始主張自由戀愛,結婚的條件不再受制於宗教教條。

亦即,在土耳其法律上,你要和一個人結婚,對方信仰著什麼宗教和妳能不能與他結婚一點關係都沒有。恭喜妳!妳不必歸信伊斯蘭教,也可以和他在土耳其結婚。

我印象比較深刻的是,在辦理結婚文件時,戶政單位的辦事人員曾問我:「妳的身分登記上要填寫什麼宗教?選項有伊斯蘭教、猶太教、基督教、天主教、佛教和無信仰。」我笑了一下,沒一點猶豫地說:「填上無信仰吧!」即使我有宗教信仰,也和這個國家、我的婚姻,沒有任何關係。

其實,只要妳親身踏上土耳其,妳會發現這裡有太多不同類型的人,他們各有自己的生活方式,也並非所有人都是穆斯林、過著「伊斯蘭化」的生活模式;即使見到一位穆斯林,也很難判定他究竟選擇了哪一種生活方式。也許,這就是一個帶有宗教文化的帝國,迅速轉型為世俗化國家一個非常有趣的地方吧!

圖/ Jorge Mallo on Unsplash

阻礙兩人發展的,通常不會是宗教信仰

妳相信嗎?真正會阻礙妳們婚姻的,不是妳歸信伊斯蘭教了沒,而是兩人在理解彼此的文化差異之後,是否願意在生活習慣、價值觀方面包容彼此,努力創造「雙贏」的生活模式。這並非不同宗教、文化的夫妻才會遇到的事,即使你們的生活方式、思想觀念相近,仍然會有大大小小的問題需要共同克服,心態上也需要適應調整。

例如,先生是穆斯林,他有他自己的生活方式,我也有我自己的,但是我尊重他。平時他忘記做禮拜時我會扮演鬧鐘提醒他一下,齋戒時我會等他一起用晚餐(近年開齋飯時間落在晚上八點半至九點半之間),他的所有宗教節日我都會主動參與;但是,他不會要求我要跟他一起做禮拜、不會期待在齋戒月跟著他把齋不吃不喝,也很少和我談論宗教上的事,反而是我對宗教文化的研究有興趣,會主動去和他聊這些事情,通常他也很樂意分享。

不僅如此,每當農曆新年到來時,他會和遠在土耳其、無法與家人相聚的我吃象徵性年夜飯,和我的家人說聲新年快樂。另外,他也認同我們華人的清明節、端午節和中秋節等節日,更喜歡看龍舟比賽、吃粽子──這對穆斯林來說十分難得,因為信仰伊斯蘭教的穆斯林必須以伊斯蘭曆為主,不可過其它曆法中的節日。

當他回台灣時,他喜歡去廟宇勝過於臺北 101,他走入龍山寺聽人們誦經,觀察他們如何拜拜;對他來說,做到文化欣賞並非一件難事,因為他知道這些並不會影響或改變他的信仰,他在台灣時的每個星期五中午,臺北清真寺裡一定找得到他的身影。相反地,體驗異國宗教文化,讓他能從中去觀察到更加開闊、有彈性的人生視野,對於婚姻中充滿文化差異的生活,也起了調整與磨合的作用。

生活,就是要以簡單、長久的方式去過,不過度拘泥在細節之處,能放過彼此就放過(笑)。把我們困住的,從來都不是教條、法律。婚姻,純粹是我們究竟想要如何生活,然後去選擇一個彼此都可以接受的生活模式而已。

如果,他堅持要妳歸信伊斯蘭教?

不如,妳與他討論看看,找到一個他既能專心在自己的宗教信仰,又能與妳共同生活的方法。如果他還是無法接受國父凱末爾的一番美意,還有妳辛辛苦苦想與他溝通的心意,那麼,妳還是歸信伊斯蘭教吧!這裡附上一個關於伊斯蘭婚姻的網頁,妳參考著看吧!

「根據《古蘭經》,丈夫應送妻子聘儀(結婚禮物),不論是什麼,全屬妻子所有,任何時間丈夫也不可索回。若丈夫在結婚時未送給妻子聘儀,遇著離婚,丈夫必須全數付清給妻子,除非妻子自願放棄全部或部分的聘儀。如丈夫去世而仍未給付,妻子可在其夫的遺產中,於清付其他款項前,取回屬於聘儀的部分。在其他的情況,夫妻可共同商議交付聘儀的時間。聘儀的性質和數量,需在婚約中載明。聘儀可以是金錢、實物、教給妻子的知識或其他有價值之物。」

還有,穆斯林男子在婚後必須肩負起經濟上的責任,他必須撐起你們這個家的所有開銷,負擔妳生活中大小事物的費用,並且滿足妳在物質方面的欲望。當然,妳也可以去工作,但是薪水收入與他、與家庭無關,那是完完全全屬於妳自己一人的,妳可以依照自己的想法去運用它,沒有任何人有權力將它奪走。

既然他不願意試著去開啟一段「雙贏」的婚姻生活,仍然堅持妳要歸信伊斯蘭教,那麼,妳就把上述這段明明白白地告訴他。他若能接受,那我要再恭喜妳一次,恭喜妳在不損失任何權益的情況下,遇到了一個自己什麼好處都沒得到,還願意用一生的勞動和金錢去支持這個家庭運作,討妳健康平安、幸福快樂的男人。

圖/Thomas Griggs on Unsplash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趙安平

Photo Credit:Ramiz Dedaković on Unsplash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