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土耳其葬禮,讓我看見穆斯林對「生」珍惜、對「死」豁達的人生觀

一場土耳其葬禮,讓我看見穆斯林對「生」珍惜、對「死」豁達的人生觀

好好珍惜身邊的人。今天的幸福,明天可能就像流星一樣,落到了天邊,而你找不到一絲一毫的痕跡。

這一切都來得太快。半個月前剛做完心臟手術,在病房裡仍對我們有說有笑的土耳其長輩,再次見到時,已被白布包裹著,一人一撮土,安葬於家族墓園裡,正式化為土壤和大自然的一份子。用穆斯林的話來說,他的生命回歸真主安拉了,他也回到了那個永恆的世界去了。

其實,從我和老公接到老家傳來這位土耳其親戚過世的消息,到大家將他入土安葬,整個過程只經過 25 個小時,快得令我不禁思考:半個月前邀請我們全家去他的果園體驗摘櫻桃的伯伯,人究竟去了哪裡?

「我們回伊茲密爾去看伯伯好不好,他剛做完心臟手術。」平時就把家庭擺第一的老公半個月前這麼問我,我不多思考地答應他一起回老家探望長輩。於是,我們利用今年元旦 4 天連假,回到位在土耳其西部的公婆家並且到醫院探望生病的伯伯;他是公公最要好的兄弟,當見到我們時不禁掉下淚來,安撫後才開始和我們閒聊說笑。

那時,我們覺得伯伯的身體狀況還行,只是需要多加休養,沒多想什麼的我們在公婆家開心跨年,然後回伊斯坦堡過平常日子。未料,兩週後我們又回到老公家鄉,參加伯伯的葬禮。

好好珍惜身邊的人。今天的幸福,明天可能就像流星一樣,落到了天邊,而你找不到一絲一毫的痕跡。圖/Shutterstock

伊斯蘭教喪葬文化之「速葬」── 過世 3 天內必須下葬

在我們接到伯伯過世的消息後,老公便每隔半小時便打一次電話給親戚,想盡快確認葬禮的舉行時間,以決定我們該搭哪一班飛機、假期又該如何調整。

為什麼這麼緊急?因為根據伊斯蘭教義,人在世時參與的節日,就是依照大自然中的日月計算,人死後的葬禮也應當以「回歸大自然」的觀念,將亡者於 3 日內下葬,完成我們華人所謂的「後事」。

穆斯林認為,人死後回歸真主安拉,屍體放久會腐敗。一般情況下用人為的方式去保存它,不僅不符合伊斯蘭教義,對於不選吉日、不看風水的穆斯林來說,延後下葬時間是多餘且無意義的。

為什麼他們可以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安排好葬禮的相關事務?因為穆斯林歸真(編按:伊斯蘭教認為,人死後就會回到真主那裡,所以穆斯林去世稱為「歸真」)後,通常會安葬在公墓,所以平時在公墓裡,人們就會一坑一坑地挖好,待有人需要時隨時可以使用。由此可見,提及死亡對穆斯林來說並非禁忌,相反的,他們時時刻刻記得死亡的存在,因為這是自出生以來,不會有任何改變的事實。

當我們來到伯伯家門口時,從外觀看不出這戶人家有什麼不尋常的地方──沒有反覆的誦經聲、沒有哀戚的哭聲,大家如同往常齊聚大廳,聊著生活瑣事,只是神色明顯悲涼和憔悴。

沒有人料到伯伯走得這麼快,每位親友接到消息時都是非常震驚的;然而,此刻每個等待著他棺木回家的親友們,是那樣的平靜──有人和身旁的人聊天,有人低頭、雙手手心向上、口中唸唸有詞向真主安拉祈禱。那一刻,我被穆斯林面對死亡時的態度震懾住,那是自然又成熟的。

一小時後,運送伯伯遺體的車隊緩緩開進院子裡,伯母上前看了她此生最愛的人最後一面,接著以雙手摀住臉啜泣著,迅速地走回了家中。其他人將棺木蓋回、上車,前往鎮上的清真寺,準備送伯伯最後一程。

在伊斯蘭教的葬禮中,沒有人「應該」做什麼,也沒有各種規矩和儀式來要求處在悲傷情緒中的家人;個人是否參加葬禮,也是由自己決定,如果不想前往觀看和參與,沒有人會多說幾句話。

圖/Shutterstock

伊斯蘭教喪葬文化之「簡葬」── 不分貧富,簡潔下葬

伊斯蘭教認為,不論在世時貧窮或是富裕,生死都是屬於真主安拉,來時不帶一物,去時更要乾乾淨淨的。你此生擁有的財物,無論多寡,在斷了氣息的時刻都必須捨棄,即使對人間有太多牽掛,在人生的最後時刻,都必須走上「斷捨離」的旅程。

因此,伊斯蘭教的喪禮上見不到豪奢的鮮花、供品和擺飾,沒有豪華訂製的棺材、壽衣或是陪葬品,眾人也不叩頭祭拜,一切走的是簡潔的伊斯蘭風格──因為在生死面前,人人都是平等的。

抵達小鎮的清真寺後,堂哥們將覆蓋著綠色經文布幔的棺木抬下車,安放在廣場上一處;眾人面向麥加方向,在教長的帶領下念誦古蘭經文,向真主安拉祈禱。念完經文,行完禮拜後,大家跟隨著車隊,將伯伯送到了墓地,將被白布包裹的身軀面朝麥加方向、緩緩放入原先已挖好的墓穴中,每個人簡單念一段經文後,拾起地上的一撮土撒在白布上,隨後便將墓穴掩埋。

從家裡到清真寺再到墓地,整個過程不到一小時,途中每個人都像在沉思般異常安靜,懷念著伯伯的同時,也思考生命的意義。

穆斯林的人生價值觀──為活著的人多做些什麼

「妳知道為什麼那時我想到醫院探望伯伯嗎?」葬禮結束後回到伊斯坦堡家中時,老公這樣問我。

「為什麼?你有不好的預感?」

「不是,只是因為我覺得我們必須活在當下,在我們都還活在世上時,好好珍惜身邊的人,有人需要時就去幫助他,給予他即時的關心,讓他能夠真正收到你的心意。不然,等人離開之後,為死去的人多做些什麼都是多餘的,他收不到,你也只是在安慰自己而已。」他的回答,讓我思考了許久。

有時候,我覺得穆斯林對生命特別珍惜(勿以恐怖份子做筆戰,他們的作為一點都不符合伊斯蘭教教義)、對死亡特別豁達;經由這次參與了穆斯林的葬禮來看,他們的確是如此。

也許是信仰的力量,讓他們對「死」這個字沒有任何的禁忌,反而時時惦記著,也因此看見生命的另一層面貌,並且更懂得珍惜當下。

時光會飛逝,生命亦會消逝,何不在它能夠發光發熱之際,好好將它捧在手心?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趙安平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