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常「食言而肥」的土耳其人,到底都在想什麼?我們又要怎麼「見招拆招」?

經常「食言而肥」的土耳其人,到底都在想什麼?我們又要怎麼「見招拆招」?

有些國家的人,經常給人「食言而肥」、「說話不算話」的印象;你可能一輩子都不會遇上他們,或是剛好都很幸運地遇見了他們之中言而有信的人。然而,在如今這個「時空收斂」的年代,世界距離彼此如此之近,難免會有交集,多學幾招應對的技巧,遇上了才不會一肚子氣。

在大部分人的記憶裡,這些人可能來自義大利、希臘或土耳其;但這樣的說法十分籠統,還可能帶有刻板印象。不可諱言的是,在這些國家中,這類情況卻是真真切切地存在著,更有不少國人出國時深受其「害」,因此氣得跳腳!

旅居土耳其多年,我今天要介紹這群人之中的「佼佼者」──土耳其人。為什麼說是佼佼者呢?因為即使是土耳其人,也難逃同胞的各種「食言而肥」。不過,他們真的都這麼可惡嗎?我想,其中肯定有一些誤會。

因為忙碌而忘記約定的阿里

事情是這樣的,上個月和老公到土耳其東南部城市加濟安泰普(Gaziantep)旅遊,當地的香料和甜食頗具盛名。就在準備前往機場、返回伊斯坦堡的幾個小時前,我們特地到市區一家香料店買些伴手禮。

土耳其人就是這樣,我們和老闆阿里只見過兩次面,還不算熟識,他的店也不是當地名店,但因為他是老公朋友的親戚,所以有了買他東西、支持他的理由。土耳其人好會「情義相挺」這招,這點和台灣人倒是蠻像的。

買完後,阿里和老公聊了起來,在他得知我們半小時後要搭車去機場時,便好心地跟我們說:「你們繼續逛吧!叫車的部分交給我,半小時後回來這裡,計程車就會在這裡等你們!」老公一聽便很高興地謝謝他,一旁年約 15 歲的店員弟弟穆薩也對著我們微笑。

踏出店門後,老公對我說:「安泰普這裡的人都很熱情,很願意幫忙!」我則稍稍皺眉一下,想著:「如果阿里說話不算話呢?現在這小路在塞車,到時去哪找台無載客的計程車?」但是看老公這麼放心,我也沒多想,繼續在大街上悠哉地逛。

半小時後,我們回到阿里店門口,果真如我所想,阿里不見了!此時看見我們站在店外的穆薩,焦急地拿起手機撥給不見蹤影的阿里,一邊慌張地向店外四處張望,一邊又滿臉歉意地跟我們說:「對不起!阿里剛才到隔壁街送貨去了!也沒告訴我叫了哪台計程車。」電話打不通,穆薩只好衝出店外,往隔壁街找阿里去了,十分鐘後阿里和穆薩終於出現,阿里和我們道歉,並說:「剛才電話一來我就開始忙了,忘記要叫計程車這件事。」

接著,阿里迅速地拿起我們的行李,快步往街角跑去,看到有計程車便伸手攔車,可惜都不是空車,手上也一邊撥電話給他認識的計程車司機,終於,十分鐘後來了一台空車。上車後我們向阿里和穆薩揮揮手,謝謝他們幫忙,還好我們在計畫行程時有多預留半小時,不然就要錯過回伊斯坦堡的班機了!

圖/Shutterstock

「一定」,是百分之幾的說到做到?

一路上我都在想著,在這樣一個「說得到、卻不管做不做得到」的社會中,人際互動是如何維持的呢?在我成長的台灣社會裡,日常生活中似乎不太會遇到說話不算話的人,大家都有「一言既出,駟馬難追」的觀念;話說出了,就要做到,沒把握做到的,大家自然不會亂說。

但是,樂觀又自信的土耳其人不是這樣的,他們沒有這樣的觀念。除了觀光區要刻意詐騙觀光客的黑心店員,大部分說話不算話的土耳其人,其實他們並非刻意要騙你,而是他們真的太熱情,同時又過度有信心,可是對事情重要程度的拿捏卻沒什麼概念,做事情也不太有計畫,通常是想到哪、做到哪。以致於我們都誤會他們了!

我並非在為土耳其人平反,而是我知道我們之間的確存在文化和觀念差異。以下舉一個我參加土耳其人聚會時的例子給讀者參考:

在一次聚會上,我問了在場所有土耳其人,包括同住一個屋簷下的土耳其老公:「當你們和人說我『一定』會來,或是我『一定』會幫忙時,你們心中有百分之幾的信心能做到?」對華人來說,我們會謹慎地說出「一定」二字,因為和別人說「一定」時,代表著對達成這件事情的信心,和給予對方百分之百的承諾;如果做不到,就是食言,在別人的眼中,你也會變成一個沒有誠信的人。

然而,對土耳其人來說,不是這麼一回事,在場的人回答我:「百分之七十⋯⋯百分之八十?」而我那平時說話總是算數的老公更笑著對我說:「百分之五十!」這些土耳其人的理由是──雖然已經和對方承諾要做到,但是生活中的變數實在太多,可能在要來的路上出事了,可能在要幫忙時自己也突然有事了,事情不成的可能性很大,加上多數人不會為了避免被貼上「食言而肥」的標籤而多做什麼補償,常常事情就這麼過了。

因此,他們普遍有「我有承諾,但變數太多,不能怪我」的心態,還喜歡在承諾後面加上一句"İnşallah",意思是「真主安拉允許、祝福的話,事情就會順利達成」。"İnşallah"被土耳其人廣泛使用,什麼句子後面都要來個 İnşallah,起初會認為他們虔誠,但是到後來發現不少人會用 İnşallah 來推卸自己的責任,白話一些就是「我承諾你,但是事情成不成,那不是我的事,因為一切都是真主安拉的決定。到時事情如果無法順利達成,不能怪我哦!」讓人覺得又氣又好笑。

不喜歡「按表操課」的土耳其人

圖/Shutterstock

基於這樣的觀念,土耳其人在生活上的時間管理頗具彈性,計畫也都只是說說,隨時能改,因此和他們交流、約定時,務必一半認真、一半質疑。例如,舉辦聚會時邀請函上寫的到場時間一定會比主人實際預定的提早半小時以上,他們也不會嚴謹按照著流程表上的時間進行。所以,參加聚會的人通常會避免在聚會當天安排其它活動,假如有約,也會告訴對方「我聚會後打電話給你」,有次老公的朋友就是這麼對我們說的。

不熟悉這文化的我,當時立刻把那時段手邊的工作全部移到其它時間,覺得應該要在他的聚會結束之前就先把家裡準備好,等待朋友打電話給我們。但是老公卻和我說:「照常去做妳的事吧!等他打電話時我們再準備就好。」我心想,這樣不會很失禮嗎?結果,朋友的聚會拖了一個多小時才結束;在他打電話給我們之後,等來到我們家門口又是一個小時後的事了!

這時我才明白,為什麼老公要我照常做自己的事,等他打電話來再準備就好,因為土耳其人的變數實在太多,你也可能會在準備完晚餐後,接到了一通「太晚了,路上在塞車,我不來了,改天再拜訪你們」的電話。

隨著我們與土耳其的旅遊、商貿往來逐漸頻繁,我想任何人將來都有機會遇上這麼「彈性」的土耳其人。以下幾個提醒,希望讓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也能夠「見招拆招」:

1. 凡事都要有 B 計畫,因為連他們自己對 A 計畫的把握也只有一半。
2. 區分事情的重要程度,避免在有重要行程當天安排其它非正式、非必要的活動。
3. 等待他們時,不要空等,看本書或打開筆電工作都好,充分利用時間,因為不一定等得到隨性的他們。
4. 能拿收據時就拿、該訂合約時就訂,口頭約定通常只是說說而已,除非錄音或錄影。

究竟是文化差異,還是個人問題?我們很難從中明確分析;然而,理解他們極為特殊的思考模式,多少可以讓我們在面臨這些事情時,保持冷靜、想出對策!生活在土耳其,多少已經忘了在台灣生活時,不必太顧慮對方說話是否算數這件事,因為通常都會按照約定順利進行,不像在土耳其,偶爾需要花更多時間去處理這些變數。

我想,台灣人的高效率,除了來自於對自己的完美要求,也因為多數人都是有誠信的人吧!關於這點,土耳其人大概很難體會。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趙安平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世代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