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選什麼總統,回家煮飯還差不多!」──你相信嗎?其實最「看不起」女性的,往往是女性自己

「女人選什麼總統,回家煮飯還差不多!」──你相信嗎?其實最「看不起」女性的,往往是女性自己

「女人選什麼總統?回家幫丈夫煮飯和打掃還比較差不多!」──20 年前即有首位女總理誕生的土耳其,為什麼「男主外、女主內」觀念仍然根深蒂固?這真的是伊斯蘭教的緣故嗎?今天,就讓我們一起來看看穆罕默德和阿伊莎的故事吧!

家庭主婦才是一份「真正的職業」?

雖然有越來越多的土耳其女性進入職場工作,並且在生育孩子期間使用 4 個月至 10 個月的育嬰假權利,但是土耳其人的性別刻板印象仍然根深蒂固,依舊有許多女性在結婚生子後退出職場,選擇作一名家庭主婦。當然,多數女性是自願的,但其中也不乏被家人禁止工作的。

不一樣的是,在這裡沒有人會問妳,為什麼不去工作?因為在土耳其人的眼中,女性擔任「家庭主婦」才是一份「真正的職業」。我身邊的不少土耳其女性朋友更是認為,尤其在成為一位母親之後,家庭主婦是最適合女性且最美好的職業。

說到這裡,一定有不少人為土耳其女人捏一把冷汗,因為她們的經濟不獨立,在我們的觀念中,這代表著在家中的話語權比男人少、地位低落;但事實上,多數家庭中是媽媽說的話才算、掌握家中經濟的人是妻子而不是丈夫,我們真正該關注的是女性的自我設限。

伊斯蘭教家庭分工背後的「真相」

探究一個社會現象的最好方式,是從它的文化和生活背景著手。土耳其人普遍信仰伊斯蘭教,其教義深入生活中的每一個層面,當然也包括土耳其人的家庭觀。多數人一聽到「伊斯蘭」,就會聯想到「守舊、古板」──但其實,伊斯蘭教提倡的家庭角色分配,比你我想像的,更接近現代社會中的「平權」:

為了追求家庭和社會長遠的健康及和諧,伊斯蘭教認為家庭就像是企業一般,有各自的單位,家庭成員必須分工合作,在自己的部門內專注經營並且彈性運行。從前的部落社會多戰爭,男主外、女主內是基本常態,於是,直至今日仍然有很高比例的男性一肩扛起家中經濟,而家務事則由女性一手經營。

特別要注意的是,伊斯蘭教並非認為女性是在家煮飯、打掃和生孩子的「奴隸」(伊斯蘭教出現以前的古代阿拉伯社會,女性家庭地位低落,有殺女嬰和買賣女人的習俗),而是創造一個美好家庭的共同推手。

因此,按照家庭分工的角度來看,男性外出工作獲得收入時,除了有支付家庭開銷、支持妻子生活的義務之外,也必須把這份薪水和妻子共享,不論她是否有外出工作;若有,妻子不必向任何人交代如何支配薪水,也無人有權干涉她的財產。

換句話說,家庭主婦有絕對的權力向丈夫「要求給付」薪水,和一般人認為的「伸手要錢十分可恥」的狀況不同。穆斯林相信,家庭主婦所付出的勞力、心力雖然無法換成可計算的經濟來源,但從維持整個家庭健全運作的價值來看,其功不可沒。

「不假思索的信仰」可能引發的「副作用」

然而,儘管教義中有保障婦女的美意,但就和任何宗教一樣,伊斯蘭也會受到曲解與誤用。有些穆斯林沒有接受到正確的宗教觀念,而以其文化風俗加上自身的認知,扭曲了宗教中對家庭角色的理想和期待。例如:在鄉村地區,仍有許多家庭禁止女性外出工作,而女性也認為自己就是應該好好地相夫教子,對其它事情不敢多想。

也因此,當伊斯蘭「男主外,女主內」的本意,明明是為了讓家庭能夠在最壞的情況下(如:戰爭時,家庭男性成員有保衛並使家族生存下去的責任),依然能夠維持基本家庭秩序、發揮它應有的功能,保障沒有外出工作、賺取收入的女性的生活,好讓她們在生育孩子、照顧家庭的同時,免除某些壓力及煩惱;但是,觀點經過扭曲後,卻成了父權社會中男性限制女性,甚至女性自我設限的一種藉口。

許多人未經審慎的思考,就全心全意的信仰教法,以致於沒發現其實教法是彈性的──這也是為什麼伊斯蘭教倡導不論男性或是女性,都應當努力、廣泛地學習各種知識,因為唯有吸收一定程度的知識時,才能自其中比較、反省和辨明是非,避免讓自己淪落於無知之中,進而被無理利用。

會做家事的先知穆罕默德──縫補衣物、擠羊奶一手包辦

其實,聖訓中還有一個啟示,是長期被許多穆斯林所忽略的,如果它能夠為所有人知曉,那麼相信穆斯林社會多少可以脫離社會風俗帶來的影響和危害:

儘管男女在家庭中有不同的角色和分工模式,但是伊斯蘭教更提倡家事應由家庭成員共同分擔、相互協助,而非完全是家庭主婦的工作,也沒有規定家事一定要由家庭主婦來做。分工可經溝通討論,按照每個家庭各自的生活方式、彈性地計畫家務。

在《布哈里聖訓集》中便提到,有人問聖妻阿伊莎(Aishah),先知穆罕默德時在家都做些什麼事?

阿伊莎回答:「他平常在家協助做家務,然後禮拜時間一到,他便放下手邊工作,去做禮拜。」從縫補自己的衣物、鞋子到擠羊奶等,都是穆罕默德的例行工作,在那個年代裡,幾乎沒有一個男人願意去做那些「女人的事」,穆罕默德的身體力行,是穆斯林的最佳典範。

穆斯林女權代表──聖妻阿伊莎

此外,女性也並非只能專注在家務事上,她們更應該積極走入社會,用自己學習得來的專業,例如:醫護、法律、教育和藝術等各方面的知識,貢獻於社會,因為只要從事有利於社會的工作,都是為真主所喜悅的。

聖妻阿伊莎就是最好的例子之一,先知傳述了許多宗教知識給她,幾次天使降臨啟示給穆罕默德時,阿伊莎也都在場;因此,在年長她許多的穆罕默德過世之後,她成了伊斯蘭學者的導師,繼續向人們傳授關於《古蘭經》注釋及教法等知識。

其中許多關於婦女權益的遺訓,多達 2,000 則都是由阿伊莎傳述下來,也因此,阿伊莎在穆斯林心目中的地位十分崇高。不僅如此,阿伊莎更多次在戰事中擔任指揮官的角色,這是今日許多穆斯林都已忘記的一段故事。

就如同過去伊斯蘭歷史上多達上千位的女學者,她們向自己的「學生」(不分男女性)講述宗教、法學等知識,可惜,最後仍然不敵幾乎每個地方都有的「父權主義」,這些女學者的名字僅有非常少部分被記載下來,其他則默默消失在歷史洪流之中。

有時候,是女人看低了女人

美好黨(İyi Parti)總統候選人梅拉爾.阿克謝奈爾(Meral Akşener)。圖/wikimedia commons

今年開齋節假期返鄉過節,有次土耳其親戚們在討論 6 月底即將來臨的總統大選。一位男性長輩表示自己將大力支持美好黨的女性候選人梅拉爾.阿克謝奈爾(Meral Akşener),並且認為這位土耳其前內政部長及議會副議長有絕對的能力,可以帶著土耳其繼續前行。

未料,一旁某位女性長輩突然大聲斥道:「女人選什麼總統?回家幫丈夫煮飯和打掃還比較差不多!」

當下,我以為自己土耳其語不夠好聽錯了,向老公詢問那位長輩的意思,結果她的意思就是那樣,我驚訝極了。但是,那是她個人的意見,我們無從反駁或多說些什麼,也許在她的世界裡,扮演好一個妻子和母親的角色,就是一個女人應該有的成就。

其實,土耳其女總統並非新鮮事,早在西元 1993 年,就有首位共和國女總理誕生,她是坦蘇‧奇萊爾(Tansu Çiller),是一位經濟學者及政治家,有「土耳其鐵娘子」的稱號。而這次的女性總統候選人梅拉爾‧阿克謝奈爾也被賦予同樣的期待,不論男女,人們在期待著「她」可以為土耳其帶來新氣象。

土耳其共和國首位女總理坦蘇‧奇萊爾(Tansu Çiller),任期為1993年至1996年。圖/commonmedia

當有人想「拉」女性一把時,有多少女性自己將機會「甩」開?

不論是宗教上推崇的理想,還是西方社會提倡的平等,都無法擊碎女性自我設限時所築起的那道圍牆,這道牆比父權社會給女人築起的那道更加堅固,任誰都無法將它摧毀。

也許,把自己關在牆內的人覺得這圍牆給了自己無比的安全感,卻不知道它可能會有崩塌的那一天;而且,築起的牆越是堅固,崩塌時越是讓人傷痕累累。

我想和那位長輩說說穆罕默德和阿伊莎的故事,可是卻不知道該從哪說起,因為一旦下定決心要用「女性『本來就只該』當家庭主婦」的藉口過一生時,任何故事都顯得那樣不必要了。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