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到法國農場裡念 EMBA

我們到法國農場裡念 EMBA

「我們不該只是追求從學校畢業,我們該追求從農場裡畢業,」Rebeka 的女兒作為瑞士頂尖飯店管理者,以 CEO 來形容農場經營者。

她所生長的諾曼第 Les Costils 有機農場,除了經營者 Alain 和 Rebeka 外,均一色是未滿 30 的青年人,共同守護著一處堅持 Self-Sufficency(自給自足)和 Self-Supporter(支持有機理念者)的家園。

Self-Sufficency(自給自足)並非要重返原始,展開採集蔬果、狩獵的生活,而是有群農場經營者,以不輸給 CEO 的縝密判斷,重新打造能獨自運作的生態環境,裡頭的所有農作物與動物、包括人,環環相扣,形成緊密的食物鏈,也恰似大公司裡的多元部門!

在農場裡,我們運用馬匹搬運木柴,減少汽車所產生的二氧化碳;豬部門完全是通才,他們可以消化餿食,排泄出土壤所需的養分,而四肢奔跑踩踏的同時,也將土翻得鬆軟濕潤;按照土質狀況,我們移動豬的圈地,每塊地無需化學肥料,就能養出蚯蚓比小拇指粗的土壤。

蔬菜部可豐富了!我們有滿山的蘋果樹,可做成酒、果乾、果醬!我們也依四季種植蔬果,像紅蘿蔔、南瓜、野莓、番茄、青椒等;冬季時,我們回收落葉,像在巧克力蛋糕上塗抹果醬般,鋪在土上,成為下季沃土的營養。

牛部門兼財務與行銷長,可以提供農場額外收入,也可以是旅遊的宣傳標的!這些太太口齒力道強,往往能咀嚼較高的草,草短了,正好羊最適合吃,吃完了,草也除完了。從牧場出爐的牛乳,多元運用成鮮乳、優格、乳酪、鮮奶油,與其說這地球上的一切來自大地,不如說來自牛糞!

雞團隊則讓農場有新鮮的蛋,溫溫的雞蛋最推薦的吃法是水煮,毫無腥味到連沾醬油都是一種玷污,而放山雞最能幫忙吃蟲兼替代鬧鐘。

狗經理則是萬萬不能少的,自古以來就有巡邏與守衛的功能。

廚餘部門呢,我們分成兩個桶子,狗不能吃的給豬吃,豬不能吃的像洋蔥皮、雞蛋殼則堆在木架裡成為天然的肥料。

屋子裡打掃有灰塵,千萬別浪費,儲存起來的量可以成為燃火劑,冬天暖爐最需要!

透過說不完的「跨部門合作」,農場幾乎不需要向外購買產品,頂多和同型態農場進行互惠與交換。

有機農業社區形成點與點的連結,人們在空氣新鮮、幅員遼闊的美麗境地生活,透過務農獲得全身性的運動,並保有最新鮮的食材,進而發想如何將食材做各種轉換,以充滿節約的精神評估整年度大蒜與洋蔥的需求,盡可能保存延長美味期限。

這其中的智慧,又怎是我們在校園裡能學到的呢?

但聽起來很美好的有機農場經營,卻越來越困難,因為在法國,真正理解有機的人其實不多。如果我們能更熟悉背後緣由,會相當詫異這些農人一點都不輸給企業的 CEO!

Rebeka 談到:「這社會仍然將農夫視為比較低等的工作,似乎是沒有腦筋、書念得少的人,不得已才去做。我們總是瞻仰著天,想成為具有更高地位的人種,但事實上這地球上仰賴生存的一切,大多來自大地。」

一個有趣的現象是:「什麼原因,吸引著不滿 30 歲的年輕人,來到 Les Costils 農場?」

其實在法國,年輕人和台灣一樣,大多會選擇像巴黎又便利又熱鬧的生活。但在 Les Costils 農場,年輕人卻追求不太方便,卻深深感覺自己在這生態系中,也很有用的感受!這包括體認:人類做為整個食物鏈重要的平衡者,我們的貪婪會讓一切失控,我們能挖出肥美的馬鈴薯,但如果我們過度栽種或採摘,無形中是破壞平衡與浪費。

反過來,又是什麼原因,讓曾和我對話的長輩,對於農場生活有某種誤解:「如此愜意且自在的生活是一種閒散,這應該是退休才能過的日子。」甚至我很好奇,有多少父母親,能認同自己的孩子是農夫,而不是一位律師?

父母親大都盼望知道自己的孩子「在做什麼」,且最好能通過他們的標準、繼承社會的價值觀,去尋求整體社會普遍的認同。

來自德國的 Damaris 說:「我從不把時間花在證明自己,我們的教育是活出自己,哪怕孩子活得很散漫,這不代表德國父母親不緊張,而是他們會去反省──做父母是對孩子失去自信,還是從根本上也對自己沒有自信(包括世代差距的理解、對未知的標籤解讀),卻不夠成熟的將恐懼帶給兒女。」

事實上,當你生活在一個農場裡,觀察這些經營者的生活,你會難以想像這世界上真有一份工作全年無休(農人一休息,真會全體吃牛屎),但卻讓人們做得如此快樂!因為,CEO 地位再高也仰賴客戶買單,農場卻實踐傾聽自然、自給自足的本能。

我想,人們會為有意義的事情努力,因此認知意義的價值觀便很重要。

Rebeka 始終不遺餘力和社區一同提醒政府到個人,重視有機小農,避免大財團對農夫的壟斷的唯一方法,是消費者重視且懂得選擇食物,學習不再一臉疑惑的生存在名為「超級市場」的都市農場,而是親眼看見所有食材的啟蒙,也親手觸碰自我安全感的起源。

我們到農場裡念 EMBA,在科技、財務、行銷與企業管理之外,理解意志的運用,恐懼的克服。我們學習把生命放在心上,做到真正的尊重;我們從動植物的需要,敏銳能觀察人群與父母的感受。最終,啟動內心那份「加油!」不斷前進,同時能夠自給自足。

《關聯閱讀》
用搖滾樂賣香蕉 台青蕉驚艷國際
漸凍青年胡庭碩 滾動台灣農村

《作品推薦》
乳牛教會我,如何面對外語
資遣,也可以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圖/Shutterstock、附圖/蔡佳妤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