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牛教會我,如何面對外語
圖片

兩個多月前,就在我被無預警裁員後。

我賣光家裡所有的二手物品,籌備前往歐洲的機票,同時,找到了第一份新「工作」—在諾曼第 Les Costils Organic Farm 擔任志工。

Les Costils 位於下諾曼第,樸實迷人的小鎮利雪(Lisieux),距離二次大戰,諾曼第登陸的康城(Caen),只有半小時的火車車程。

法籍男主人 Alain Karmitz,過去是美國運輸機飛行員、卓越的馬術家,現在是標準的法國妻奴。女主人 Rebeka Jaqua 是美國中提琴音樂家,精通民謠作曲,廚房是她的殿堂。

其他成員,包括來自—

德國的乳牛專家 Damaris(熱愛與動物相關的一切工作,私下是愛情小說家)

瘋狂的拉脫維亞人 Raitis(瘋狂是說被蚊子盯到,像被榔頭打到。人很好,但容易大驚小怪,牛都被他趕到精神衰弱)

美國加州志工 Jennie(甜點上癮者,常被 Rebeka 笑說一天可以用掉她一年用的砂糖)

印度園藝男孩 Boris(父親是英國紳士,很愛模仿 BBC 播報他所擁有的知識量)。

每天準時下午 1 點,我們就會聽到 Rebeka 大喊:「Lunch Time!」大夥一窩蜂,就往主屋前的花園大桌上就定位。

人們一旦胃口被滿足,聊天就不能免俗。

這裡的人們,講話像是馬戲團玩球,同時丟起六顆,從政治、文化與感情等話題,誰接到就一臉沸騰的演說,餐桌上總是熱鬧非凡。

但對我來說,這美好的午餐卻令人放鬆不下來。聽著大家如此優秀且快速的外語,等妳想好文法怎麼用時,人家已經講到下個議題。雖然,人們總是善意丟球給我,卻更加深我對「開口說」的無力感。

我慌亂地擠出簡單句子、關鍵單字,就像下了車的旅客,焦急地追著護照還在座位上的火車。

突然間,我內心升起很強烈的挫折和自卑,臉頰的笑容越來越牽強,開始在意別人怎麼看我,說出來的力道開始疲乏,講話也跟著不清楚,最後,我幾乎想逃離現場。

這讓我想起,每當我在台灣覺得自身英語不夠好時,朋友總會安慰我:「拜託,英文只是個工具好嗎?又不是我們的母語。」

但當看著因為熱切談話,而神采飛揚的面孔,又或看著他們捧腹大笑,以眼神示意妳說:「超好笑的,對吧!」我感到語文從來就不是工具,而是認識全新文化的入口。

而我,就在這門口,被擋下了。

我在農場有個很好的朋友—編號 5413,名叫三磅的乳牛。她對這整體事件很熟,因為農場主人的關係,連乳牛都會雙語,聽得懂法文與英語。我都用英文跟她說心事,她走路這麼慢,跟我講英文差不多,想是不會介意的。

「Hey 3-Pounds, you know, most people are bilingual these days. Not me, I only know how to eat some dao-yu-gow(醬油膏).」她冷到瞪著牛眼,一臉我還能是什麼眼。

牧場的男女關係是皇帝制,就像 Les Costils 牧場,1 頭公牛有 35 位老婆。三磅走「置身事外」的個性很不受寵,都讓名叫 Ganapan 的公牛天天甲菜喔。(有看過愛之味廣告吧?沒看過也別跟我說)

「哞~!哞哞~!哞~!」R&B 嗎?現在。
「哞~~~~~」我最好聽得懂。

奇妙的是,起初我不知道三磅在哞什麼,但經過每天的相處,我漸漸理解她的哞,她也開始聽我的語氣、聲調。

「哞~~」好啦,再讓妳多吃一點。

我們開始對話,有了默契,三磅願意走過來讓我摸摸頭,摸完我說聲中文:「我們往前走好嗎?」手輕輕拍兩下,三磅就喜孜孜的向前跑了。

經過兩週,聽著諾曼第青綠草原上,那乖乖聽話的牛群們,哞來哞去的外星語,我開始覺得乳牛用她們的智慧,教會我如何有信心面對外語。

她們讓我相信,這世上有一類溝通超越語言,那是生物本能對大自然的適應與觀察,演變成絕佳的靈性。

再來,我從不鞭打阿牛,而是透過動作,站在牛後面正確位置,她們久了也明白意思。換句話說,我拿個碗公站在 Rebeka 門口,她也知道我想吃蛋花湯加紫菜,貢丸先不用。(天真)

緊接著,是自發性的鼓勵:「乳牛都沒瞧不起我不懂哞,我何必怕外國朋友看不起,難不成他們不如牛?」

最後一份體悟,是原來,動物跟人都一樣,我們帶著笑容,聲音可以感受到愉悅與親近,彼此聽不懂對方語言,也知道沒有惡意。

我準備好了。

重新坐在主屋前的花園餐桌上。

我主動和大家分享自身的語言困境,這次說話很大聲、沒在怕用錯文法,接下來的每一天,我都認真找夥伴說話,不懂就開口問:「這是什麼?怎麼說!?」

就在週五晚上,Rebeka 拿出白蘭地蘋果酒招待員工,邀請我們到主屋用晚餐,席間聊到大眾對有機市場的概念?

球我接到了!我脫口而出一串英文,鏗鏘有力講到都快變成有機市長,一講完,我發現大家一臉楞在那,我轉頭問 Jennie:「我剛剛...說出完整的英文了嗎?」大家大笑:「對阿!妳說得很好,妳英文一直都很好!」

Rebeka 忙著幫我倒酒說:「快,妳繼續喝,多喝點,多講點。我們喜歡聽妳說話。」

到目前為止,和我同住別墅的 Damaris 仍陪著我瞎聊愛情、人性與她將出版的小說(預計不會輸給暮光之城),瘋狂拉脫維亞人 Raitis 每次遇到我都體貼的講話很大聲(其實本來就這樣吧...),印度園藝男孩 Boris 仍舊學 BBC 播報不停,換日線有沒有興趣乾脆給他個舞台?

Jennie跟我呢,老窩在廚房做甜點、麵包...幾天比較熟後,我這缺乏自信的女孩,扭扭捏捏走到她身旁,按奈不住的問:「Jennie,我的英文是不是很糟糕?」

她一臉認真的對我說:「妳知道嗎?Jade。我很謝謝妳會英文,因為我除了英語,不會中文,是妳讓我們可以溝通,可以對話,是妳讓我們更能成為彼此生命的一部分。還有阿,我一定會去吃妳說的台灣水果和蚵...仔..煎!我剛剛講的『歐仔煎』,有沒有很糟糕?」

《關聯閱讀》
「沒想到吧?這是現在的上海。」──語言能力很重要,所以說三次
精通六國語言,沙發客來上課──不要怕犯錯,才能學好外文

《作品推薦》
資遣,也可以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蔡佳妤 提供

蔡佳妤/歐陸陸的文化盛宴

明明來到歐洲很浪漫,卻把自己弄得一身歐陸陸,帶有泥土的質地,堪指不甘於安逸,行走異國在地生活的女性 ; 在旅行與自我間,我們將見聞作為調味,大地作為餐盤,真切料理屬於自己的生活況味。
蔡佳妤(Jade C.Tsai),英國 WSET3 高級葡萄酒與烈酒認證、美國 ISG 國際侍酒師協會一級認證。現任獨立飲食策展平台 Table Bible 創辦人、葡萄酒&飲食文化專欄作家。
專欄:Table Bible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