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遣,也可以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

資遣,也可以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

當我蹲在滿是蚯蚓,而它們比台灣很夯的 PANDORA 手鍊還要粗的花園裡,每天準時傍晚 5 點穿著雨鞋與屎共舞,一籌莫展被牛趕時,實在很難想像,兩個月前的星期一上午 11 點 43 分,我剛被 Fired。

誰沒有家要養?媽呀背後還有 5 年的助學貸款。我心裡想到的第一件事情是:「幹(嘛),早知如此上週還吃什麼茹絲葵和 A-Cut。」(好對不起眼前的牛兒)就我這饞女可以把每個月薪水三分之二拿來吃,理由還可以很多,譬如壓力大或者想成為美食家。

就在工作甩了我的那一瞬間,我突然覺得自己也蠻殘忍。對公司沒有什麼不捨,除了金錢關係外,我已經到了不用等到隔天起床,就記不得對方叫什麼的境界。

真正放不下的反倒是同事(可能因為我們有共同的敵人)。情感是維繫生存的基石,人生像是鬆開的橡皮筋,我在三週內爆肥了 5 公斤。

我突然回想 14 歲起,一路從廣播公司當學徒開始,以要把肝操壞的程度燃燒自己的青春,我簡直比眼前的牛還清純,連 Push 都不用就一路往前衝,積年累月,一天 12 至14 小時的循環工作,我的乳汁早就已經變成奶粉。卻似乎還是一場空。


(圖/蔡佳妤 提供)

你說這想起來不會讓人覺得心慌嗎?

我沒有要在大家心中放原子彈的意思,我只是很單純的問自己:「我每一天工作,只是為了 20 年後圖個溫飽,能以 1500 萬左右買到台北市的廚餘桶,並且每每工作壓力一來,就能將賺來的錢用各種奇形怪狀的方式花掉,獲得一時的爽快嗎?」

我發現,這對我來說,從不是真正的解脫。

我不是那種很偉大,什麼放下工作、學業去追求自我的那款人。我也不鼓吹每個人都應該走這款路。我只是很開心的被炒魷魚了!然後內心一方面強烈地,對這個被工業無止盡圏養的生態反感;另一方面,卻又奇異地感到重獲自由的美妙。

太好了,什麼都回到原點,對於我來說,在這世上沒有 A,也不愛 B,那就去創造 C。

我想這何嘗不是最好時機,來實現過去總是用「以後再說」帶過的願望。說得深入一點,我想為自己的人生多些視野與格局,譬如克服「恐機症」,前往超過 10 小時飛行航程的異域。

接下來,談錢跟誰都傷感情,於是我選擇異想天開,清光家裡所有的鍋碗瓢盆,舉辦 FB 線上拍賣會,反正賣到有機票錢,咱家就去出遠門了。

同一時間,我又開始重新遞出「履歷」。只是這次對象是歐洲經營農場、酒莊、藝術領域等的換宿主人。面對世界各地的募求者,妳尬意的,人家也想要,該如何讓這些老闆看見我們這群小蕃薯,確實有些方法與歷程。


(圖/蔡佳妤 提供)

我很幸運的,是有個偉大母親全面支持女兒,放手讓老大不小的我來做些瘋狂事。反倒是朋友和其他家人,難免有些質疑聲。例如我時常聽到:

「那妳的工作怎麼辦?記得別說被資遣,要說優退!優退!」
「妳都要 30 歲了,應該要先卡位,錢賺夠可以更享受的旅行!」
「妳以後要怎麼辦?結婚呢?」(聽到這真的很火耶)
「妳何不乾脆去英國拿學位?」
「別逃避面對妳應該要面對的人生!」(啥小?)

這些關心我的朋友,我都很感謝。只是為了讓緩解大家的焦慮,我必須說許多謊來安慰他們,並且假裝有事要做、有目的性,才能彰顯我不虛此行。而後突然發現,我們每一個人會不會花太多時間,去解釋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活在他人的標準裡?

事實上,我的旅行從 FB 上一場清倉拍賣開始,很有趣的,來幫助自己的,大都是些久不聯絡、甚至曾經撕破臉的朋友;我不是完美的,我也會因為工作而狂妄,也有著尖銳的一面,但我感覺這世界、這些朋友在試圖給我機會,透過準備旅行重新整理、檢討自我,藉由旅行讓自己活得更有情感。

我選擇一點都不輕鬆的旅行方式,也想反觀這世界太輕易的一切。

如同現在在法國諾曼第 Les Costils 有機農場當志工,我們若需要起司就必須從擠牛奶開始,需要麵包就需從小麥揉起,我們不再從超級市場便利的購買,我們更重視過程:這些尊重自我與環境、並由衷感到快樂的過程。

說到底,一紙資遣通知,也可以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這是最好的機會,去重新平衡自己的人生,重新主宰自己的生命。無論去旅行、或重新思考生命的重心都好,不妨嘗試著讓自己走出既定的小圈圈,跨出自己的習慣、行為與,資本主義社會裡,我們那不自覺養成的奴性。

《關聯閱讀》
大學四年中,出走!(上)──你要活在舒適圈,還是學著勇敢跨出去?
出國交朋友,其實並不容易──揮別教職,博士生的沿海漂流
你的人生,不該有標準流程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蔡佳妤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