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真看東協】別天真輕信片面資訊「趕搭熱潮」:看似機會處處的緬甸,真的是「亞洲最後投資勝地」嗎?

【認真看東協】別天真輕信片面資訊「趕搭熱潮」:看似機會處處的緬甸,真的是「亞洲最後投資勝地」嗎?

2018 年初,走了一趟緬甸仰光。雖不是第一次造訪,仍覺得「物換星移」——市容多出許多新貌,讓人感到這是個正在急速發展的城市,機會俯拾即是。但也因為政治、區域局勢「不穩定」,風險與挑戰顯然讓多數外資仍猶疑觀望中,尚未大舉進駐投資。

做為「陸地東協」(或「北東協)五國之一的緬甸,自從 2015 年全國大選,由緬甸「民主改革精神領袖」翁山蘇姬所領導的全民盟(National League for Democracy)以超過 90% 的壓倒性多數,大勝當時執政的軍政府政權後,「改革開放」的話題就一直在外資圈中瀰漫——與同樣被歸屬於低度發展國家的柬埔寨一樣,正因其「百廢待舉」、幾乎所有產業都急需投入資源發展,因此經濟成長的「爆發力」,普遍也被樂觀以待。

但近來,緬甸可能多半給人「政局不穩」的印象:除了西方各國紛紛「關切」、媒體更不時大作的「羅興亞難民議題」之外,緬甸總統、下議院議長日前相繼辭職,也成為外界關注焦點。

然而,3 月底緬甸議會投票選出了新總統,仍由翁山蘇姬的親信溫敏(Win Myint)以高票當選。而羅興亞人議題儘管引起外界輿論譁然,但在緬甸當地仍被定調為「邊境衝突」,對國內政經的實際影響並不大。

政治議題外,緬甸登上國際版面最多的新聞,則大概都是:GDP 漲幅高居東南亞第一、房地產市場火熱、投資商機看好......之類的訊息。甚至部分台灣財經媒體,動輒以「亞洲最後一塊黃金處女地」形容這個國度。

不過,儘管政治可能並不如外界想像中紛亂,緬甸真的如此具有前景,值得投資嗎?

「什麼都還不成熟」,正是緬甸的最大「商機」與「風險」

與在地深耕多年的台商們深入聊過之後,確實也認同緬甸因為「幾乎什麼都還不成熟」,所以無論任何產業,只要能夠落地深耕,都將有很好的「長期前景」:

「一般來說,有 2,000 萬(新台幣,以下同)資本可以投資工廠; 200 萬可以成立公司;而只有 20 萬的話,也可以在此做個新創應用如 app 投資或小成本的服務業......」在當地常駐十幾年的洪顧問,早年奉派來「開拓緬甸市場」,後來索性待下來,自己成立顧問公司協助外資進駐緬甸。

到緬甸成立「科技新創」,沒搞錯吧?洪顧問表示,這年頭「互聯網產業」在全球炒得火熱,雖然說緬甸仍面臨基礎建設嚴重不足的困境,但搭上「行動網路」與「電子商務」的風潮,又尚處於整個東南亞中,競爭較不那麼激烈的市場,更重要的是緬甸隨智慧型手機市場的快速興起,相信會有很大一波商機。

「不過,之前輔導過不少來此創業、設點的新創公司,最終仍不了了之——很大部份的原因,是新創團隊『不習慣』這邊的生活,也不願意在『落後地區』常駐......。」

的確,緬甸在經濟發展上,仍屬於東南亞中較為落後的地區——它與柬埔寨、寮國、越南並稱 CLMV,長期受到各國外援,並仰賴來自歐盟、日本等先進國家協助建設基礎設施。此外在軍政府時期畢竟長期受到各國經濟制裁,「改革開放」也是近幾年的才有的事,要在這邊開拓事業乃至長期派駐,心態調整與生活的適應,都會是挑戰。

舉一例來說,緬甸跨省份的交通至今仍極為不方便:同樣擁有不少產業,緬甸西部的重要港口實兌(Sittwe),與首都仰光的直線距離,約相當於曼谷到清邁(約 600 餘公里),但除非搭乘飛機,其陸運路況極度糟糕——單程長途大巴在狹窄且多坑洞的路上,一連得走上至少 20 多個小時才能抵達,若是拜訪客戶,長途跋涉的辛勞可想而知,遑論貨物運輸所需耗費之成本。

而就算回到仰光,市區巴士直到前年(2016)才開始營運,目前路線不多;計程車則多半直接坐地起價,若不能通曉當地語言、行情,乘車價格多會是本地人的兩倍以上。

圖/Chutchawarn@Shutterstock


貪腐問題仍嚴重,留意當地「潛規則」

至於在緬甸投資,以近年來說,除「國家級」投資的基礎建設合作案與大型工廠投資案例外,目前以數量來說,絕大部份的台資、外資項目,都集中在房地產、餐飲服務業,以及民生相關產業等。

據當地台商的說法,這類投資,最大的初始支出會是「土地成本」:因為在緬甸,必須一次先把一年份的房租/地租繳清——無論是員工個人住宿還是設立辦公室、經營店鋪皆然——對資本較小的投資人來說,光是剛開始的此類成本,一般就會佔初期資金的 40%–50% 。

再者,更要注意的是政府機關收取的「規費」:講白來說,就是你要在此地做生意,需要「孝敬」當地執法機關的「公關費」——這部分,最好有「熟人」能夠幫忙牽線談判,否則很可能根本無法順利成立公司或申請到相關牌照。

「......老實說,緬甸畢竟還是個存在貪腐現象的國家,其實,整個東南亞除了新加坡之外誰又不是?所以會建議目前『進出口貿易』相關的產業先不要去做,不然就是你要在海關高層那邊有很強的『背景』......」一位台商 B 分享,不久前才聽聞另一間外資工廠想進口一批生產設備,報關價 2 萬 8 千美元,海關扣完稅金後,開口竟多要了 2 萬 5 千美元的額外「手續費」!幾乎單是税費,就等同於報關價。

「不給也不行,東西都已經進海關倉庫了,想退運也退不掉!」最後,該業者百般設法透過關係找到一位「將軍」去談,「價碼」改為「海關拿 1 萬、將軍拿 5千」,這才把設備順利運進緬甸。

「其實這也跟政策有關,翁山蘇姬取得政權後,規定所有第一線的海關人員,每三個月要輪調不同崗位——這本是用意良善的政策,避免同一批人長期把持特定關口,衍生出錯綜複雜的貪污網絡。然而,監察機制不彰,加上貪腐深根蒂固行之有年,讓這些定期就要換去不同地區的『海管爺們』,乾脆狠下來在三個月任期內狠狠撈幾筆大的。而官方也睜隻眼閉隻眼,束手無策......」B 苦笑著補充。

新舊政權交替後,既有投資必須「重回談判桌」

新舊政府的交替,同樣也引發諸多其他的問題:

例如另一位企業家 T,很早就來仰光搞房地產,投資商場與飯店。但原預定於 2016 年開幕的五星級飯店,卻因新政府上台,將前政府核准的執照通通撤銷——原本已經通過的工程圖,經營項目等,也全被要求重新回到談判桌,與新上任的各個機關首長再次周旋。

「這箇中道理其實很簡單,因為過去給的『孝敬費』是被前朝政府拿走的,新來的也想藉此敲詐一筆,所以總是找各種理由挑你毛病——走到這步,我們也只能繼續拖著,看看再過一陣子情況會不會改善......」這位企業家抱怨道。他同時提醒若要在緬甸做生意,各行各業的入門門檻不高、資本不用太大,但「人脈」極為重要。「很多時候,你必須找到對的人,才能幫你去把事情給談下來。」

別天真輕信片面資訊,趕搭「熱潮」——投資東協,就要有長期打拼的準備

整體來說,一個「什麼都還沒有」的地方,的確處處充滿機會——就像在柬埔寨、泰國、馬來西亞、越南等地紅透半邊天的「KOI Thé」(台灣的「五十嵐」國際品牌),一杯普通的中杯珍奶可以動輒賣上 3–4 美元(約新台幣 90 到 120 元)。在仰光,此品牌尚未進駐,但「山寨版」(裝潢與菜單、招牌均相似)的手搖飲料店、快餐店等已零零星星在市區中見到,同樣要價不菲,卻永遠人聲鼎沸。

常駐當地的洪顧問便推估,若是產品經營得宜,市場的在地化行銷又做出水準,此類「小生意」在半年內回本,絕對不是難事。但除了生意經營之外,種種「眉眉角角」的細節,恐怕才是要多花點心思去注意的。

不論在哪裡,「創業維艱」的道理始終不變——緬甸固然還是個值得發展的地區,但同時也有不少隱藏的挑戰,需要多加研究並想方設法克服。

更重要的,是自己對自己想做的產業有足夠清楚的認識與了解,更必須多花時間與精力,去熟悉緬甸這塊市場、用心經營當地人脈,並多少可以用當地語言來溝通——以及最重要的,需具有在所謂「落後地區」長期打拼的心理準備,而非僅僅跟著「新南向政策」或媒體塑造的熱潮,抱著「試試看」的態度輕易作出決定。

「真的不用『趕搭』什麼政策或浪潮,海外投資、創業永遠要有『長期抗戰』的決心與準備。」顧問說著:「其實一直以來,都有零零散散的台灣人過來投資——成功的就一直留下來,事業就算遇到瓶頸也能想辦法度過;但失敗的當然也不在少數:他們多半只聽媒體片面之詞,便抱著資金想來圓一個『發財夢』,但什麼都不懂、功課也不做、又不願意吃苦,最後錢燒完了,也就拍拍屁股回台灣了......」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Phuong D. Nguyen@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