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真看東協】為何泰國在「 2018 全球選舉自由指數」中名列倒數第三?

【認真看東協】為何泰國在「 2018 全球選舉自由指數」中名列倒數第三?

泰國,到底會不會重新回到「正常的」民主體制?自 2014 年政變掌權的軍政府,到底要不要「還政於民」?

這無疑是如今泰國社會上上下下,既不敢公開聲張、卻又暗潮洶湧的最熱議題。

目前掌權的泰國軍政府,透過「臨時憲法」以及「國家和平秩序委員會」管理全國,從 2016 年起就「放出風聲」,說打算在 2017 年中舉辦大選;但隨後又推遲到 2019 年 2 月。

種種跡象顯示,軍方截至目前為止,顯然仍無在大選中「必勝」的把握——即便,他們已經透過各種手段,極大化了自己的權力。

血腥之中誕生的「泰國民主化」

首先,如果讀者朋友們對「泰國政治」相對不甚熟悉,我們先花一點點時間,簡單介紹一下其脈絡與背景:

在泰國,自二戰以後,其實長期就是由軍方的不同勢力掌權。雖有「政黨政治」與「民主選舉」的形式,但首相長期為軍方人士,文人政府壽命均十分短暫,此外大小政變不斷、甚至動輒血腥鎮壓抗議民眾。(詳見〈「泰國版的二二八」──1976 年法政大學屠殺事件,當權者至今不願面對的陰影〉

所謂的「民主化分水嶺」,需自「1991 年泰國軍事政變」後一年說起:當時,由策劃軍事政變的「泰國三軍統帥」,上將順通.空頌蓬(Sunthorn Kongsompong)扶持的總理蘇欽達(Suchinda Khraprayun)將軍,血腥鎮壓泰國曼谷的和平抗爭(另有一說是由政變中被推翻的前總理差春旺 Chatchai Chunhawan 煽動,但根據事後考證,確實手無寸鐵的抗議群眾包括醫護人員均受到槍擊)。這個如今被稱為「血腥五月」(Bloody May)的事件,引發泰國全境的民怨沸騰。

最後,靠著近年逝世的拉瑪九世——泰皇蒲美蓬.阿杜德,以國家最高精神領袖之姿,出面協調下,首相蘇欽達與民運領袖戲劇性地雙雙在泰皇面前下跪,承諾解決紛爭。多數歷史分析均指出,軍方勢力至此,才逐漸淡出泰國政壇。(直至 2014 年再次「政變上台」)

此後,泰國的政治權力由「皇室」、「傳統政治世家」、「商人權貴」、「僧侶」等不同集團「相互制衡」,或者說「共同分享」全國的利權。這樣的模式雖仍偶有衝突,也不時發生彼此合縱連橫、派系鬥爭和零星政變,但大致上仍維持了泰國的政壇穩定。

簡單來說,泰國政壇「輪流讓不同的利益團體掌權」,已較過去軍系獨大相對民主,但其實在上位者與基層民意,仍一直有相當大的斷層。

2000 年後的「紅黃之爭」

但這樣的狀況,到了 2000 年後開始有所改變:普通華裔人家出生,後經商致富的塔克辛(Thaksin Chinnawat,又譯塔信),靠著群眾魅力、大筆財富的支持,以及擅長操作輿論,領導其政黨在全國選舉中大獲全勝,自己也如願當上總理。

後來即便面臨傳統勢力聯合反撲,塔克辛依然擁有強大的草根勢力支撐,不斷保有強大的政治權力。而這股力量,如今也被泛稱為大家所熟知的「紅衫軍」。

至於所謂的「傳統勢力聯合」,指的即是以前述「皇室」、「政治世家」、「商人權貴」等勢力與政商菁英為主的「泰國民主黨」,其支持者多屬中產階級,因在多次針對塔克辛的抗議行動中均身著代表泰國皇室的「黃色」服裝,如今也被泛稱為所謂的「黃衫軍」。

2008 年末,當時已遭軍方政變下台的塔克辛涉嫌貪污瀆職,「被泰國憲法法庭裁定 5 年內不可參政」,民主黨一度「政黨輪替」取得 2 年多的政權(2006 塔克辛下台後,由於其政治勢力仍強大、政黨選戰連連告捷,仍陸續透過妹夫等代理人執政,直到 2008 年民主黨的艾比希出任總理)。但由於支持塔克辛的泰國草根力量難以接受「司法不公」、「選舉不公」,遂於 2010 年身著紅衣(「紅衫軍」之名由此而來),大規模走上街頭示威抗議,在衝突中軍警鎮壓多人傷亡,民意再度沸騰,遂又造成「再度政黨輪替」——塔克辛的勢力班師回朝。

「紅黃之爭」在 2011 年,塔克辛之妹盈拉(泰國首位女性總理)透過前述的「提前選舉」,當選泰國總理後越演越烈,到了 2014 年 5 月 7 日更來到最高峰——盈拉繼其兄之後,「再次」遭到泰國憲法法庭認定瀆職,勒令即刻解職總理。

當時,泰國政局已經陷入極端對立、幾無和解可能的狀態:「紅黃兩軍」於曼谷街頭大規模對峙,更演變成難以收拾的劇烈衝突,最後由軍方出面「擺平兩方」,一路掌權至今。〈詳見:「紅衫軍、黃衫軍,你們都別玩了,讓我來吧」──第 N 部憲法公投,泰國民主的崎嶇之路〉一文)

2014 年泰國曼谷反政府示威遊行。圖/O n E studio@Shutterstock


從「兩黨惡鬥」到「定於一尊」——唇亡齒寒的「黃衫軍」與泰國皇室

綜觀近 20 年來,泰國民主的崎嶇、詭譎之路,常讓人霧裡看花。但若從前述的脈絡、並從「軍方勢力」的角度來看,輪廓顯然較為鮮明:

對二戰後就長期掌權的「軍方勢力」來說,首先,「紅衫軍」肯定是其心腹大患——因此軍方勢力透過幾次政變,以及「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的憲法法庭,讓塔克辛兄妹先後流亡海外,同時解散紅衫軍相關的政黨、財產充公等,不斷試圖瓦解其勢力。

再者,目前在泰國經貿圈喊得超大聲的「泰國 4.0」、「東部經濟走廊」等所謂「振興經濟計畫」,觀其產業政策、經濟特區等位置,不難發現多少有點「攏絡選民」、「鞏固地方樁腳」的意味——畢竟紅衫軍本就出自相對貧困的偏鄉省份,加大力道「投資建設」這些地方,確實可以讓民心慢慢開始感受到軍政府的「德政」。

但是,當紅衫軍勢力逐漸瓦解,少了共同敵人後,原本與軍方「合作抗敵」的其他派系勢力,自然也一一開始「唇亡齒寒」:

我們先來談談皇室——拉瑪九世蒲美蓬在位將近 70 年,深得民心,以往各大勢力鬥爭,最終多半以皇室的態度決定勝負。然而老國王晚年重病纏身,皇室成員間又頻傳內鬨,而在 2016 年底老國王辭世後,軍方迅速擁立在民間聲望極差的瓦吉拉隆功上位,而非一向德高望重,有其父親風采的詩靈通公主。言下之意,新國王自己將很清楚,必須依賴軍方的支持,才能維持自己統治的正當性,而也正因為新國王形象不佳,能夠在政治鬥爭中起到關鍵作用的影響力已不復在,不再會是軍政府的威脅。

再來說到政治世家的部分:泰國本在二戰後幾十年的發展,好不容易走到「類似兩黨制」的局面——以傳統勢力與政商菁英為主的「民主黨」(又泛稱黃衫軍);對上以塔克辛勢力、左派小黨為主的「紅衫軍」(其為首的政黨不斷「被解散」而後另改名重組)。

但今天紅衫軍的氣勢已大幅衰退,老牌的「民主黨」自然不停「督促」軍政府舉辦大選——因此成為了軍政府新的「眼中釘」。

因此,在 2016 年 8 月,軍方乾脆「舉辦公投」,以超過 6 成的支持率(一般相信沒有作票與舞弊),民意贊同了兩件至關重要的改革:一、軍方將在上議院裡保留一定比例的席位;二、選舉改採德國式的「比例代表制」。

至關重要的「公投修憲」,確立軍政府勢力之不可撼動

軍方在上議院裡保留席次,基本上可以確保在「民主程序」下,軍方永遠有發言權,而比例代表選制,基本上不利大黨發展,容易造成小黨林立,也更容易被分化、說服倒戈、策略結盟等,穩穩的維持軍方派系的議員,在國會中佔據多數。

至此,有外媒評論說過,泰國過去被稱為「政變頻繁的國度」,但往後搞不好根本不需要政變了——若要撤換「民選」總裡,只要讓軍系的議員在大會上舉舉手投票,就可以直接達到目的。

最後,還有一股平常比較不起眼,但關鍵時刻也有其實力影響政壇的力量:宗教。

宗教力量對軍政府來說,也算得上潛在威脅,就算不好連根拔除,至少也得「下下馬威」:在去年轟動一時的「法身寺」事件,大抵可以視作軍方對宗教勢力「動手」的訊號。

法身寺在泰國擁有強大的號召力,政界、商界也不乏忠實信眾,其勢力大到甚至可以左右「僧伽最高委員會」(泰國最高的宗教單位)人士任免,一度要讓法身寺體系的高僧出任最高領導——但最後仍被軍政府否定選舉結果,改派傳統勢力較青睞的僧人擔任此要職。

更甚者,軍政府去年直接會同檢警,打破以往「出家人尚未還俗不應直接逮捕」的慣例,大動作搜寺、拘捕「疑似貪汙受賄」的法身寺僧侶,以及全國通緝住持法勝大師。

後續,此行動雖不了了之,但一般相信幾個曾經「掌握大筆財富」與政治影響力的高階僧人們,如今要不流亡海外,要不就與軍方達成私下協議,不再鼓動信眾反抗,轉而認可軍政府的統治地位。

所以,「軍政獨裁」的泰國,為何還是如此「平穩安定繁榮」?

看到這裡,不知道大家對泰國的「民主環境」感覺如何?在微笑之國的「和諧和樂」之中,多數的旅人大概也不會把泰國政局和「軍政獨裁」聯想在一起——儘管,事實上就是如此。

根據泰國央行最新預估,泰國今年(2018)年的經濟成長率可望上修至 4.1%——自 2014 年政變以來,泰國經濟除了當年度僅有 0.9% 的成長率外,仍持續連年上升中(2015–2017 年分別為 2.9%、3.2%、3.9%)。

雖然部分學者認為這是「落後東協他國漲幅、反應了軍政府的無能」(?),但如果我們細觀泰國的經濟量體和其相對東協各國的發展程度來說,這成績並不算差——至少,和我們想像中的「軍事獨裁國家」有很大的差異。甚至,泰國在 2017 年的 FDI(外人直接投資)更大幅增長了 22%,今年預估再成長 12%。(泰國所有投資,來自外國的比重近 40% 以上)

為什麼?

個人觀察,原因不難理解:首先,投資泰國的商人們,絕大部分奉行的是我們郭董「哪裡有利益,我就去哪裡」這一套。況且平心而論,軍政府確實在外資招商、經貿政策、基礎建設投資、經商優惠等方面,給予了較過去為多的福利,其「政策穩定性」與「持續性」,如今看來,也比過往的民選政客來得可靠。

曾有經商的朋友表示:「大家都嘛收錢,但人家軍政府收了一次,就會幫你把承諾的事『辦到好』,以往民選政府內閣與各級部會官員,動輒更替,前者收過錢沒把事做好、新上任官又要再敲詐一筆......煩不勝煩。不如給軍方獨裁統治,反倒還比較『有效率』。」

或許,這樣「有效率」、「經濟穩定」的因素,多少也成為了 2016 年泰國修憲「居然過半」,多數民意同意軍方透過憲法,大權獨攬的理由。

圖/PixHound@Shutterstock


「政壇新力量」,能夠再次改變泰國的政治面貌嗎?

軍方煞費苦心,綿密佈局加上清算異己,讓其勢力在泰國政壇幾乎再無敵手。

一再推遲之後,軍政府終於宣布泰國「民主大選」會在明年(2019 年)二月舉辦——這陣子並開放候選人、政黨向「泰國選舉委員會」登記註冊。

由於舊勢力逃的逃、傷的傷,大抵已成不了氣候,也因此許多新血投入政壇,不少新面孔讓人津津樂道:像是年輕富商他納通(Thanathorn Juangroongruangkit)與朋友成立的「未來前進黨」(Future Forward Party),便宣布要「擺脫政治僵局,並傾聽基層人民的聲音」,頗有當年塔克辛的影子。特別是其家族成員曾有人擔任過塔克辛時期的部長,他納通本人又曾支持過紅衫軍運動。

但是,若他納通想複製當年塔克辛的崛起路線,勢必會遭受軍方阻撓——再說了,不斷使用舊勢力遺留下的政治資源與口號,也難免讓人質疑所謂「政壇新力量」,到底能帶來多少改變。

根據《2018 世界選舉自由指數報告》,泰國在全球198國家中,其自由度全球倒數第三,198 國中位居第 196 名。

除了軍方長期把持權力,政治禁令、媒體審查、壓制反政府聲音,動輒以《臨時憲法 44 條》和「對皇室不敬」的罪名打壓異己,讓泰國就算有全國大選,公民用選票能達到的「選賢與能」目的和「權力制衡」笑果(編按:保留原字),都大打折扣。

再說了,雖然泰國現任總理巴育(Prayuth Chan-ocha)一再保證明年二月,一定「還政於民」,但這中間的變數仍不少。且民間已有呼聲,「希望軍政府和巴育繼續統治泰國」......

這個呼聲到底來自「真實民意」,亦或又是輿論操作出來的產物,實在令人玩味。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Burachet@Shutterstock

天下雜誌全閱讀,邀請您加入

感謝您喜歡換日線的內容,現在邀請您用實際行動支持天下

訂閱天下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