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相繼對台「示好」?──繼續「浪漫撒花」,還是認清大國博弈下,永遠只講「利益」與「實力」的現實?

中美相繼對台「示好」?──繼續「浪漫撒花」,還是認清大國博弈下,永遠只講「利益」與「實力」的現實?

總統出席臺北市美國商會活動,與國務院亞太區「副助理國務卿」黃之瀚(右二)同台。

這陣子的「美、中、台」三邊關係挺是有趣。不久前中國端出「 31 項惠台政策」,極力拉攏台灣人才;而美國緊接著也在歷經參眾兩院通過後,於 3 月 16 日由總統川普正式簽署,通過了《台灣旅行法》(H.R.535 全文),讓未來台美雙方高層互訪成為可能。

種種舉措,「貌似」當前世界兩大強權,紛紛對台表示「友好」,而台灣自己內部的輿論反應,也不意外地「各擁其主」、「分派鬥嘴」:

所謂的「傾中/親中」者,莫不歡欣鼓舞肯定兩岸「發展」,甚至對於台灣高階人才流往對岸,多少有點興災樂禍的意思;而所謂的「反中/親美派」,自然是極力抨擊不遺餘力,想盡辦法妖魔化所謂的「北京對台政策」──同時,興高采烈地宣揚華府的「德政」,一副咱的總統下個月就可以訪美,川普隨時可以過境台北之類,似乎也開心過頭了。

但筆者認為,「國家沒有永遠的敵人,也不會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這是當年英國首相邱吉爾講過的一句老話,至今,仍是國際政治,乃至整個世界運行的鐵律。

中美頻頻對台有所動作,當然會帶給台灣相當的機會與威脅。但這背後若真要說什麼「與台友好」,「拉攏台灣」等云云,恐怕並不是這些大國真正的主要目的。

以下,讓我們先從所謂的「惠台 31 項政策」開始談起:

「惠台」政策,表態意義勝於實質

中國當然並不會無緣無故打著「兩岸一家親」、「都是一家人」的口號,就片面給予台灣更多優惠──北京政權長久以來要的,不外乎是「納入」台灣之後,整體實力提升、區域霸權的穩定、並且確保其「一帶一路」計劃,與「以中國為中心」的全球貿易體系,能夠順利建構。

再來,當然也還有軍事與戰略佈局的考量:畢竟能夠與中國在亞太地區爭主導權的,目前也就只有美國而已──對北京政府來說,中國在太平洋東面,從南韓、日本、台灣到菲律賓,這個美蘇冷戰時期的「第一島鏈封鎖線」,無疑就是「美帝」直接沿用、佈下的一顆顆旗子,目的無非是為了防堵中國持續擴展勢力版圖。

從安全角度來考量,北京政府自然會想方設法「一一擊破」所謂的第一島鏈封鎖。而積極拉攏台灣、「以經促統」,也一直都是北京主要的對台政策。

而從這波的「惠台」清單中,其實不難發現,很大部分其實就是先前馬政府時期的「服貿」談判協議內容。

只是,現在隨著中國經濟與政治勢力越來越強,根本早就不稀罕什麼「對等談判」,甚至連「早收清單」都不用了,直接單方面大舉對台祭出優惠條件──這背後不僅是中國的「自信」,當然也有濃濃的「政治」意涵──在這個時間點上,大張旗鼓的發布「新瓶裝舊酒」的惠台措施,背後的意思除了「我(經濟上)已不需要你,但你需要我」外,尚包括「準國民待遇」蘊含的「統戰意義」。

這些對於中國重大政策背後,其政治動機的介紹與分析,尚有許多專家學者的論述可以參考,但或許也有不少人覺得「與我何干」,最重要的是既然對岸「放利多」,那麼我現在是不是該趁機去「賺它一把」?(無論是否認同北京政權)

圖/截自 國台辦新聞發布會影片

「西進」正是時候?實情恐怕不然

先直接講結論:其實我認為,真的別因此就認為,台灣人「西進」對岸市場正是時候。

「照說目前的氛圍下,應該代表台灣人不僅享有『準國民待遇』,甚至還會有更多『優惠』,比如創業孵化、市場進入補助之類的,台灣身份,現在在中國應該很好用吧?」我問向一位「北漂」三年多的朋友──他在北京廣告界做文案,待遇比台灣好些,但沒傳言中的數倍那麼高;不過競爭大,機會多,視野也相對更開闊。

「其實那個惠台政策,宣示的意義更大啦⋯⋯」這位朋友一語道破:「我並不是說台灣人『看得到卻吃不到』那些優惠,不,那些的確是實實在在的政策,不過其實早就行之有年了──從京畿到各省,對『台胞』的協助本來就不少、或者多數情況下至少早就比照當地人;各個『酬庸性』的職缺與機會,也早就被佔地插旗,你現在因為看到北京當局宣布惠台政策,才打算來試試運氣?太晚了啦⋯⋯。」

他進一步解釋:「跟台灣推『新南向』一樣,我們在商界打滾的,真的不要去盡信政府的說詞,該衝的,早就都佈局好了。更何況,你以為中國是什麼地方?優惠的大餅你也想咬一口?那你覺得是規規矩矩按步驟去排隊申請,還是找個厲害的人脈,直接把餅送到你嘴邊?」他微微一笑:「在中國還是一樣,你認識誰比較重要,什麼 31 項惠台政策的目的,只是在國際輿論場上的一個表態。」

言下之意,惠台政策的確「惠台」,但絕不是從此時開始,而是早已循序漸進,在不同的領域與地方,吸引著越來越多的台灣菁英;反過來說,台灣人才流往中國的現象,也不會就此像開了閘門的洪水一樣湧進對岸。因為有打算、有能力在當地發展的,早就去了,或著也都磨刀霍霍準備進入該市場,根本無關乎「惠台政策」的實施與否。

在地緣政治、經濟與區域安全的顧慮下,北京肯定會繼續「拉攏」台灣,至於那些什麼「血濃於水」、「一家人一家親」的說詞,真的就只是說詞而已──在現實面前,國家會考慮的,就只有利益。

《台灣旅行法》振奮人心?代表美國「表態挺台灣」?

至於美國簽署《台灣旅行法》,也有異曲同工之妙。

這個讓很多「極度愛台反中」政治勢力大為振奮的消息,一如先前「對台軍售承諾」,總是能讓某部分人看見標題就高潮。

然而美國真心會「為了人權民主價值」而「保護」台灣嗎?那些在參眾兩院的「友台」議員們,是基於政治上的實際需要──例如政治獻金與媒體曝光──還是他們認真「愛台灣」?恐怕也很難說清。

川普是個商人,台灣對他而言,與其他「主權爭議國家」相同,根本就是外交場上的一枚旗子──不管是行之有年的《台美關係法》,或是現在的《台灣旅行法》,說穿了,都只是在外交政策上牽制中國的工具。目的是操弄、槓桿(leverage)中美關係,進而在其他領域的談判中,增加手中的籌碼。

也因此,不難預測,若今天北京對美釋出更具吸引力的方案時,作為華府的主人,強調「美國利益優先」的川普政府,豈有義無反顧死守台灣的道理?很現實地說:不過就是筆買賣,待價而沽、價高者得。

我們回到這條法案本身來看,根據白宮新聞室 16 日的發言,川普那天一共簽署了 5 條法案,《台灣旅行法》是其中之一,因此屬於「打包過關」,並非專門針對台美關係做出重大表態。

再者,該法案想表達的是「國會樂見美台高層相互交流」的意思,因而授權美國行政部門所有層級的官員可以「行使本來就擁有的權利」──如果要談「友台」,嚴格上來說,象徵意義恐怕也一樣遠大於實質意義。

為什麼?因為外交實務上,美方的行政體系中,絕大多數單位仍會意識到實際的「利弊得失」,特別是越高層級的官員,越不可能為了一趟出訪台灣,導致自己或自己的單位,被禁止入境中國。

再說了,美國政府高層「蒞臨」台灣,除了可以用來「激怒北京」,現實中實在分析不出能為美國帶來多少真正的「國家利益」。

不同意我的觀點當然可以,但諸君不妨拭目以待,看看今年 6 月美國在台辦事處(AIT)新址落成儀式,究竟會不會有閣員層級的美方高層訪台。

隨強權起舞,還是堅定自己的立場與信心?

不過,從時間點上來看,美國在此時由總統簽署通過、頒布(promulgation)的《台灣旅行法》,並且立刻由國務院亞太區「副助理國務卿」(Deputy Assistant Secretary of State)黃之瀚(Alex Wong)自印尼來台進行訪問,並與總統蔡英文同台,的確值得玩味。(雖然「副助理國務卿」的官銜有多大,可見此篇文章介紹

圖/flickr@presidential office CC BY2.0

筆者認為,這大概與南北韓在冬奧後的局勢有關:

南韓總統文在寅,相對朴槿惠或李明博,父母均為北韓難民的他,其實上任後對北韓態度,向來較為溫和。(當然,其與北韓重啟和談、設宴款待金正恩之妹等作為,也造成其在國內之支持度大幅下滑)但在其持續的努力「用協商取代武嚇」下,其與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在「導彈危機」後關係戲劇性「大逆轉」,近期更可能舉行「川普、文在寅與金正恩」的三邊首腦歷史性高峰會談。

這個「歷史性會晤」、「北韓態度大逆轉」對美國來說,有什麼意義呢?答案是如今在東北亞,美國暫時不再如此依賴中國的「居中協調」,反倒是川普直接大方接受金正恩的會晤邀請,顯然有著「(南北韓問題)我自己來就可以」的滿滿自信。

也因此,當朝鮮半島問題出現緩和跡象時,美中在貿易議題上的長年矛盾,便又浮上檯面──美方勢必需要另尋中國的「痛點」作為談判籌碼,而環繞台灣議題的博弈,無疑是美方最容易操作、成本相對較低,「做壞了」也不致於玩火自焚的籌碼(說得難聽點,「大不了就讓台灣自生自滅」)。

川普於 23 日針對中國經濟侵略 (economic aggression) 簽署總統備忘錄。

台灣夾在中美兩大強權之間,是不可避免的宿命。而很現實地,無關乎我們的「情感」如何,大國博弈下,小國唯有運用靈活的外交手段遊走其間,同時積極培植自身的政經乃至文化實力,不斷努力、主動積極地擴大其在全球各國的「影響力」,才可能擁有更多的話語權,不至淪為任人交換的籌碼。

被動地期待他國(不論中美)的「恩惠」、「友台」,或所謂「因為我們有自由民主,所以西方大國『應該』如何如何⋯⋯」,在國際政治的現實舞台上,都是不切實際的浪漫想像。

而對於身在台灣,一個很普通的職場年輕人來說,其實可能更不在乎哪個美國官員來台灣、見了誰、住在哪裡、誇讚台北好漂亮⋯⋯;或是中國所推出的「惠台」措施,自己是不是應該趕快去「卡位」分一杯羹、還是北京背後又有著什麼「包藏禍心」的陰謀打算,哪個「覺醒青年」偷偷去了或沒去⋯⋯。

我想,對如今許多台灣青年來說,真正最在意的,是下個月的房租能否繳清、是生活的幸福指數、是工作上的成就感與銀行帳戶裡的存款能否增長⋯⋯,如果能夠在台灣安居樂業、有所發展,足矣。

但那些所謂「離我很遠的國家大事」,如果我們仍漠不關心,或持續地用偏狹而天真的想像看待,則在政治人物難以受到有效監督、並且持續操弄民粹之下,連這點卑微的願望,都可能會在轉眼間灰飛煙滅。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presidential office CC BY2.0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