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派東南亞,起薪乘上 1.6 」的代價──「新南向」台幹們現身說法:決定前,務必先多看多聽多想

「外派東南亞,起薪乘上 1.6 」的代價──「新南向」台幹們現身說法:決定前,務必先多看多聽多想

「新南向」熱,近來接觸、聽聞不少剛進入職場或在學的年輕朋友們,紛紛開始把轉職、求職的目光,投向東南亞。

很高興有越來越多台灣人,終於不再輕視東協諸國;政府也越加重視我們的東南亞鄰居──新南向浪潮下,似有不少機會讓人躍躍欲試;再加上薪資待遇看起來,通常也比台灣的職缺高上許多;最後「出國歷練增加國際觀」的思維再補上臨門一腳......確實,找份外派東南亞的工作,看起來有著足夠的吸引力。

筆者認為,年輕的時候能出去闖蕩一番,在異地磨練幾年,絕對是好事,也必然會在人生履歷上增添不少難忘的篇章──但這些「海外經驗」能否為未來的職涯加分?「外派東南亞」是否真的有想像中的高薪與福利?那真的就得看個人造化了。

再者,有道是有得必有失,隻身一人飄洋過海在異地打拼,看似豐厚的薪資背後,同樣也潛藏著許多不為人知的辛酸。或許,在做下出國外派的決定之前,可以更詳細地檢視一下,自己是否真的嚮往海外的工作生活。

以下文章,筆者將透過在東南亞的外派市場,親身所見所聞的一些案例,整合出下列資訊,希望給有志來此發展的朋友們多一點參考──誠然,每個情境與機運皆因人、因地、因時而異,或許不同的人會給出不同的心得與見解,歡迎讀者多加參考、與提出不同的經驗與看法:

外派東南亞,台商傳產、電子代工是大宗

首先,我想對多數青年朋友來說,由於未必精通當地語言、外商則門檻高缺額少,要外派來東南亞發展,最有機會的,通常還是我們最熟悉的台商。

一般來說,東南亞的台商,仍以傳統產業與電子代工業為大宗。這兩者,也是開出最多職缺招聘外派人才的產業。其他台商為因應當地內需市場發展,也會有金融(證券、銀行)、電商、餐飲、旅館等服務相關的行業,徵求外派的「儲備幹部」或「業務代表」等,但相對機會較少,且多半均不是毫無經驗的新鮮人可以立即上手的職缺。

因此,綜觀身邊友人,大部份在東南亞外派的台灣人,還是以製造業為主。

而在上述產業外派,環境怎樣?又要做些什麼呢?

通常,外派人員會隨工廠而居,工作地點與住宿都會在郊區廠房與園區,吃住交通通通由公司負責。工作內容也會偏向所謂「台幹」的工作──可能是採購、業務代表,需要外語(通常是英文)能力與外國廠商接洽;或者擔任督導、特助等協助更高層(通常也是台籍)主管,管理當地員工的工作。

當然,也有更具專業性質的崗位。例如:生產線自動化、工程師、法務、會計等,這些職缺通常需要有相關專業背景。

但大部份可以在網上看到的「東南亞外派」招聘職缺,並不會限制畢業科系,僅會要求基本英語能力,相對門檻較低,且幾乎「長年在徵人」。

「南向」外派,「輕鬆」賺 1.6 倍薪資?真實「薪情」是多少?

會想到東南亞工作者,其實十之八九,是被薪資與待遇所吸引:

雖然不同規模、產業的公司,會有不同的標準,但外派東南亞的大抵行情,都是台灣同樣職位的 1.6 倍薪資左右。

以較具規模的傳產公司來看,據了解,新人(到職一到兩年以內)外派,一般可拿月薪新台幣 5 萬元到 6 萬以上,加班、獎金、年終分紅等另計。再加上幾乎吃住都由公司包了,的確是個很好存錢的機會。

另外,在不少媒體上,不乏「外派圓夢,百萬年薪」之類的說法──領到這樣薪水的確實大有其人,領得更多的亦大有人在。

然而,筆者的分析是:通常能有百萬年薪實力的人(無論是經理人或超級業務),本身就已是國際職場的寵兒,自己也大多會有明確的人生目標與職涯規劃,基本上是「到處被挖角」的人才,不太會需要自己去「申請」這類「百萬年薪」的缺。意思說白一點:如果你是會被「百萬年薪」標題吸引的人,通常這個位置是坐不住的。

再者,通常「真正百萬年薪」的缺,不會需要公開招聘──早就有專業的獵人頭市場,在各國媒合這些頂尖人力資源了,還是務實點好。

相對高薪,背後的代價

接續薪資福利的討論:不管有沒有「年薪百萬」,多數台商對外派人員,都不吝給予相對台灣本地為高的報酬。(至於為什麼會有此情況,牽涉到產業的發展方向和台灣的人力市場等問題,請容我們之後再專文討論)

但重點是千萬別忘記,這相對高報酬的背後,是有代價的。

例如:多數東南亞的廠是「週休一日」。而那些看似優渥的「返台假」福利(可能每次一週,每年六次),其實也不過就是從你每年 52 週「消失的週六休假」累積而來。

再者,在台灣至少能抗議或檢舉「慣老闆」沒落實加班費發放,也還有《勞基法》的保障(雖然成效實在可議),一旦到了海外,那可是百分之百的「責任制」──大公司或許還有些制度,但若是那些中小企業或家族企業台商,恐怕根本不可能讓你每天「正常上下班」。

以及,由於工廠多在郊區,平時除了與同事嘮嘮嗑,偶爾公司舉辦個聯歡活動之外,下了班也無事可做──於是不少人乾脆努力加班,多賺點加班費(前提是公司真的會如實發放)。

「每天工作到大概晚上 7 點下班,午晚餐都在工廠吃,但當地聘的廚師,煮得有夠難吃......」在越南製鞋廠的 B 分享:「下班後大概頂多就是去健身房跑跑步,然後回宿舍看劇吧......然後隔天早上 7 點又要起床,有交通車會接到公司, 8 點半之前要進辦公室......。」

日復一日的生活,一週六天不斷輪迴著。每到週末假日,很多人便會相約包車,到最近的大城市「瘋狂舒壓」一番──畢竟平日也沒什麼花錢機會,加上可能真的是悶壞了,難得週日,「一客 3,000 元台幣的牛排套餐沒在省的,就點啊!還有五星級飯店的 spa,反正做好預算管控,該存的會存,該花的絕不手軟。」B 笑著說,但當然,也有不少因為這樣週末的放縱,因此沈溺「賭」或「酒色」等不良嗜好,影響職涯的案例。

相對高報酬的背後,是有代價的──大公司或許還有些制度,但若是那些中小企業或家族企業台商,恐怕根本不可能讓你每天「正常上下班」。圖/Ekkamai Chaikanta@Shutterstock


遠離家鄉的孤單生活,需要自己面對

這樣的生活,是不是你所期待的?恐怕是個見仁見智的問題了。

在越南的 B 就有時抱怨道,這種循環的日子過久了真的也很煩,很多時候都需要利用返台假去其他地方旅遊,「呼吸一下新鮮空氣,否則真的會悶死。」

不過,當然也有「甘之如飴」的案例:像是筆者另外一個朋友 H ,在泰國的製造廠,離芭達雅 1 個多小時車程,便很開心地享受在地生活:「可能我比較宅吧,哈哈,只要給我網路就夠了......」H 說道。不過 H 也因地利之便,每個週末都跑去學潛水,不久前才考到了潛水執照。

也就是說,能否耐住孤寂,能否發展出興趣,能否適應截然不同、而且可能相對落後的環境,除了工作地點是否鄰近自己較能夠適應的環境之外,更多的時候其實全看個人適應力、抗壓性,以及本身的個性。

當台灣的家人、親友又分享了某某聚餐、郊遊的照片,你則必須在異地加班時;當好不容易下了班,也只剩一個人的宿舍與周遭不熟悉的一切時;當離你最近的便利商店,可能要開車開個  30 分鐘才有時......這種種滋味,恐怕也只有真正外派過的人,才能知道箇中的酸澀。

必須再提醒一次:你每個月入帳的薪資、看起來很「爽」的假期,都是需要付出代價的。「有時候,酒與色是外派時『不得不碰』的東西,像是做業務的時候,特別是面對這些發展中國家的部分台商、當地客戶,沒有酒色,根本連和對方談的機會都沒有......」某位在金邊派駐的朋友補充,這是海外工作中通常鮮少被提及,卻又在很多地方早已習以為常的陋習。

海外經驗,是否真能成為「高升」的契機?

至於在職場經驗累積與個人成長方面,外派肯定是能學到不少東西的,只要心態積極,平時工作認真,在海外的經驗,應該都會是加分。

然而,這些「加分」,是否就等於打造出你更為亮麗的職場履歷,幫助你在企業中「步步高升」?這就非常不一定了。

「我們公司一進去(外派),就是分配到不同部門,讓一個老鳥帶一個菜鳥──你未來的路很清楚,如果一直待下去,就是等老鳥退休,然後你接他的位置......」B 說著,在一個位置被定型,大概也就只能在那條窄路上繼續往上爬。

特別是在傳產領域、家族企業中的台幹,有了「外派經驗」,也很難在回台後被格外青睞。例如某台幹就在柬埔寨成衣廠做了 5 年的廠房管理,離職後回台,卻只找到一個助理職,月領 4 萬元薪水左右。

當然,若是懂得經營人脈,也有直接被國外廠商(通常是台商的品牌客戶、或外商的同產業競爭者)挖角,跳到所謂「先進國家」擔任供應鏈管理、或與原職相同職務,領美金,繼續外派生涯的案例。

不過很大部份的人,則是選擇在不同的東南亞國家中跳來跳去,「畢竟,在同一間公司做同樣的事,3 年、5 年下來,真的是太無聊了......」某位目前在柬埔寨工作,東協各國資歷已有多年的 C 分享:「傳產在東南亞,常具有地緣和聚集經濟的特性,例如紡織廠,在泰國、印尼、柬埔寨都有,如有適當的機會,是可以轉換公司與國家,但入行一段時間,便很難轉換跑道的。」他說。

起薪雖高,但定型後成長可能有限

而如「遊牧民族」般遊走在各個外派職位之間,美其名可以「周遊列國」見識不同的環境,且好像待遇很不錯,但其實過了 5 年, 10 年下來,比較那些在台灣的同學與朋友,大部份在努力後也已升上主管,此時的薪資水平,彼此不見得還會有巨大的差異。

畢竟,平均來看,以台商傳產或製造業來說,「總部」通常還是在台灣,外派一開始拿的薪水雖然相對較高,但一如前述「一個蘿蔔一個坑」,往後的增幅與機會卻比在台灣「總公司」卡位來得有限。

此外,「台灣製造與代工最輝煌的時代已經不復再,那些早些年有幸卡位到的,現在真的都年薪百萬以上很多,領得很爽,」一位在泰國電子廠的朋友 S 透露:「何況早期賺最大的是靠配股,但現在哪有這麼好?做個好幾年混上了主管職,可能也沒多多少加給......。」

「而且別忘了,台灣廠一向奉行 cost down 原則,每當獲利不如預期,總公司可能會考慮把廠房遷往更便宜、但也更落後的國家,此時台幹只有兩條路可選:跟著遷移,或著另謀高就。」

結語:外派甘苦談,難一言道盡──關鍵還是在怎麼利用這段經歷

在海外工作,辛苦肯定是有的:環境不習慣、未來發展侷限、孤單寂寞、語言障礙等,都是可能出現的挑戰──而這些挑戰,往往是當局者自己最清楚,旁觀者難以體會。

但當然,好好利用外派機會當作跳板,或者藉此契機發展自己額外的事業,經營得有聲有色的,也大有人在。例如筆者的另一位好友 Z,派駐越南,平時善於觀察和紀錄,把當地見聞發表在網路上,進而出書,到處受邀分享,便儼然有成為「新一代網紅」的氣勢。

又如人在菲律賓的 L,一開始從事的是博彩行業的基層服務工作,但卻懂得善加運用人脈、加上自己努力充實管理專業,如今已爬上管理層,透過國際專案合作,讓自己更有價值──但同樣也有很多台灣年輕人到菲律賓,同樣從事博彩業,卻只安於當發牌的荷官、VIP 室公關(其實就是高級服務生)等,當然這完全沒有什麼不好,領的薪水、小費可能也不少,只是若沒有目標、沒有累積甚至渾渾噩噩過日子,畢竟培養不了什麼「難以取代的價值」,一旦人過中年,很容易就被更新鮮的人(或者 AI 機器人)給取代。

外派甘苦談,難一言道盡。表面看似征戰海外、報酬優渥的背後,你所付出的青春、時間,和其他種種生命無法重來的東西,也都是必須考慮的面向。

對於未來,究竟該何去何從?是否真的在傳產,代工廠願意一輩子待下去?你又是否,真心喜歡即將或已經派駐的國家?終究,想要在海外落地生根,還是更願意在台灣終老?

你自己期待創造什麼樣的價值,與想要什麼樣的人生?在決定外派之前,不妨再多看看,多想想。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David McKelvey CC BY 2.0

異鄉人的天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