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和部隊任務歸期,我差點死在奈洛比

維和部隊任務歸期,我差點死在奈洛比


奈洛比市區,是「非洲最國際化的城市」之一。

有些事,平時看看電影,或由別人分享,總是覺得聽聽就好,從未覺得跟自己有什麼關係。

然而一旦實際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時候,卻又是那麼的刻骨銘心──甚至,那段不好的回憶,恐怕會持續很長一段時間⋯⋯。

簡單來說,我被搶劫了,在肯亞奈洛比,還被 6 個黑人壯漢狠狠揍了一頓。

性命無虞,但受了點傷,損失了一些財物,以及留下可能需要好一段時間才能痊癒的心理陰影。

維和部隊任務歸期,防備反而因此鬆懈

故事是這麼開始的:從事維和部隊相關工作的我, 12 月初出差去了一趟索馬利亞,航班必須在奈洛比中轉,換成聯合國專機,方得以進入那個因海盜猖獗而惡名昭彰的國度。

在執行任務兩週多的期間,幾乎都待在警戒區範圍內,晚上早早返回軍營宿舍休息。日子雖百般無聊,倒也幸運地相安無事。幾周下來,戰戰兢兢地遵守所有 UN 營區內的安全規範,熬到最後一天出差任務結束的日子,心情也隨之放鬆下來。

可能也正是因為鬆懈下來,糟糕的事情偏偏就在你以為最安全的時候,冷不防地發生。

 12 月 10 日,我從索馬利亞的摩加迪沙(Mogadishu)按照原路徑,在奈洛比中轉,預計搭機返回曼谷,中間因班機調度,必須在奈洛比等待 8 個小時──但機場又小又舊,況且奈洛比在 UN 的安全預警系統裡也尚屬「安全」等級,自行外出是不需要經過有關部門核准的,因此便決定外出轉轉,至少找間餐廳填飽肚子。

在最初的幾小時,一切沒什麼異常,畢竟非洲來過好多次,更危險的地方都去過──心想肯亞再怎麼說,也是非洲「比較先進」的國家,奈洛比更如我自己說過的,是「非洲最國際化的城市」之一。

在這裡,一個亞洲人走在路上,難免偶爾會被街旁小販、路上小混混言語騷擾一下,但大抵不敢侵犯你的人身安全。

自稱當地年輕大學生,禮貌地搭訕同席

傍晚 5 點多,在靠近機場的 Imara Diama 區找了一間餐酒館,獨自享用當地美食,一邊趣味盎然地觀察周遭的人群──舉目所及都是當地居民,黑壓壓一片,也不時有零星目光,瞥向我這邊。

「一個人來旅行嗎?」一名年輕男子靠近,親切地招呼問候,也很有禮貌地詢問是否可以坐下。

當下雖警戒了 0.1 秒,但心想一個人吃飯的確也無聊,何況對方「看起來不像壞人」,能有機會跟當地人聊聊,也是不錯的體驗呀!於是乎我便邀請他坐下。

對方自稱叫 Alice(希臘文的「真理」或古德語的「貴族」之意),是奈洛比大學(University of Nairobi)企業管理系的學生──我也信了,因為從他的穿著、談吐,甚至帶著那麼一點英國腔的英語,確實像是受過不錯教育的青年──他幫自己點了杯啤酒,也順便幫我點了一杯,喝著聊著,那頓飯似乎也變得更有味了些。

與 Alice 相處的前一個小時,我們聊得很愉快,從旅行經驗、國際經濟、肯亞的政局,以及在非洲投資經商的話題等等,彼此應答如流、相談甚歡,讓我更加確信他「不應該是個壞人」。

飯後,離晚上登機還有4個多小時,他於是邀請我另外去個地方,説可以一起認識更多大學生:「今天是星期天,我們晚上有個 party ,不很遠,有免費的酒和飲料,要不要一起去看看?」他說。

黝黑的皮膚燦爛的白牙,誠懇的笑著問我。我沒想太多,欣然同意。

但這正是我犯下的、險些致命的錯誤──我就這麼輕易地跟著初次見面的人,前往一個我根本不知道的地方。

同樣位於奈洛比,非洲第二大的基貝拉(Kibera)貧民窟。圖/Nikola Obradovic@Shutterstock


誤入歧途,搶匪們的攤牌時刻

我們所在的 Imara Diama ,是個非常當地(Local)的社區,很熱鬧,但幾乎不見任何外國人。

Alice 帶著我轉經好幾條小路,越走行人越少,中途他也不斷打著手機訊息(用的是 Whats App),似乎聯繫著什麼──事後回想起來,大概他不斷在跟同夥確認「羊兒上鉤,準備宰他」吧。

等到我意識到狀況不太對,已經被帶進一條小巷,巷口明顯感覺是他們的人馬。此時我想回頭已經太遲,3、4個黑人出現,半推半脅迫地逼我繼續往前──Alice 的態度變得強硬,一邊不耐煩催促著:「不是說好要去認識新朋友嗎,走快點啊!」一邊用著史瓦西里語,跟他的同伴迅速對話。

他們強迫我進入巷底的一棟建築,外觀殘破不堪、龍蛇混雜,大概可比擬為西門町的「萬年大樓」或香港的「重慶大廈」那樣的觀感。我被推上了三樓,轉進其中一個小房間後,立刻被大力推倒在角落──此時他們的目的,也就這樣毫不保留地表現出來。

「把錢都拿出來,不要耍花招⋯⋯」其中一位壯碩的紅衣大漢,惡狠狠地對我吼道。

門已被反鎖,一個人守著門口,Alice退到一旁冷眼旁觀,一個瘦高個一把搶過我的背包,開始胡亂翻攪,把我所有個人物品倒了一地。剩下大概還有 3 個人圍著我,面露兇光,都是約莫 25 到 30歲不等的年紀,守門的那個可能更小,或許未成年也說不定。

我犯的第二個錯誤

這時,事後想起來,我犯了第二個可能致命的錯誤──我在被搶的過程中,還試圖講道裡,甚至討價還價,以保護我的財物。

幾度恐嚇後又搜不到現金,其中一人失去耐性,便一拳揍向我的右側太陽穴;另外一人跨坐在我身上,雙手死命掐住我脖子,避免我叫出聲。

一頓暴揍之後,我不得不妥協,翻出藏在背包暗層中的美金, 8 張 100 元面額的美鈔,全數交出去,只希望能換得不再挨揍,盡早脫離這是非之地。

他們看起來有點雀躍,一張張數著鈔票確認金額,彼此興奮地交談一陣,接著又斜眼看我一眼──我努力裝出可憐兮兮的模樣,以及盡力表示那是我全部帶在身上的現金了,「請通通拿走,可以放走我嗎⋯⋯」

但顯然他們並未作罷,緊接著又搜出我的信用卡,逼迫我講出密碼。

這就讓沒有遭遇過這類經驗的我,明知狀況危險,一肚子惱火卻還是又起來了──你平白搶了金錢就算了,怎麼可以這麼貪心,還想要更多?況且,我怎麼可能讓你把銀行裡的錢都提領走?那損失可就太大了。

結果不願配合的下場,又是換來一頓暴揍。這次 4 個人一擁而上,依稀間似乎我的腿和腳還被鈍器重擊,而紅衣大漢繼續死命地掐住我的脖子,一度我想必已大翻白眼,且四肢感到完全癱軟無力反抗,他才稍稍作罷。

此時的我再也無力反抗,只能一邊苦苦哀求,一邊腦海中也像是閃爍著無數畫面般,飛快地思考究竟該如何脫困,「否則我真的會死在這裡。」

而我不知怎麼地,這時我才突然意識到,其實把密碼告訴他們也無妨,畢竟銀行都有防搶劫盜領的相關機制,以及當日提領有一定上限⋯⋯而這時也才回想起來,我只開通了海外刷卡功能,並未開放「提款」功能⋯⋯。

當然再加上,再被打下去,可能真的要出人命了。於是乎,我第二次妥協,按照搶匪的要求,據實以告。

與搶匪的最後周旋

被揍的感覺真的很糟,特別是在那樣的情境下,惶恐、懼怕、憤怒、以及一點點僅存的理智,試圖把損失降到最低⋯⋯這大概可以算得上我這輩子到目前為止,最難忘卻也最不想再經歷的經驗了。

這群人拿到密碼後,其中 3 個留下看住我,其餘的分頭跑去 ATM 試著提款,他們很聰明,去提款的在出發前還刻意戴上了帽子,或加件有連身帽的外套,大抵是不想被攝影機拍到吧。

大約整整 20 多分鐘中,我被困在屋內,被允許稍微整理一下被翻得亂七八糟的個人物品,其餘人等則在旁冷眼看著一切──包含 Alice 在內。他們不時小聲地用他們的語言交談,以及透過電話,確認外出的同夥是否順利提款。

結果我的猜測沒錯,所有卡片都未能讓他們從 ATM 中提領出半毛錢,而這也是我一直跟他們強調的事。

這時,我只好盡可能以誠懇且「站在對方立場」的態度告訴他們:沒有打開(提領)權限,卡片無法提款,且任何使用銀行系統的交易,被追蹤與發現的風險都很高;我不想給任何人惹麻煩,大家「好聚好散」,我不想、也不會去報警,只想趕緊去機場搭機回家。

最後,似乎,短短幾小時能收穫 800 美元,幾千泰銖、一些零星的台幣(他們大概也不知道那是哪國貨幣,反正搶了再說),再加上一台 iPad、一些其他的小物品(行動電源、Kindle、插座轉換器等),已算沒有白費他們今晚的「策劃」與「行動」。我沒有繼續遭到進一步的暴力攻擊,或甚至更糟糕的事情。

沒有親身遭遇過,不會有的深刻體悟

他們繼續扣留我,直到晚上約莫 10 點半才放人──因為他們知道我的班機是 11:50 起飛,我別無選擇只能奔向機場,盡速辦理登機,不再有機會到當地警局報警。

很幸運地,身無分文的我找到路邊一位和善的計程車司機大叔,快速講述我的遭遇與苦苦哀求之後,他同意免費送我去機場──在登機門關閉的前5分鐘,我登上了返回曼谷的肯亞航空班機,結束這驚魂的 4 個多小時。

回來的班機上,空服員特別幫我安排了一整排的空位,以及使用機上的急救包,簡單讓我處理一下。我再要了兩片止痛藥,忍著全身傷口疼痛抵達曼谷後,立即前往醫院,並進行相關的通報程序。

好吧⋯⋯這一切遭遇若真要追究起責任,我自己恐怕也有錯。我太過於輕忽環境中的風險,與對陌生人過於信任,導致一場其實本可避免的災難。

金錢損失事小,經過調養後身體也無大礙,但事件發生後的幾天經常夜半噩夢,那才是最惱人的部分。

或許時間終將慢慢治癒這一切──而我直至今日也始終確信,世界上的每個角落都存在著好人與壞人,不需要因為一場意外,就把某個地區或民族貼上標籤,加深原本就負面的刻板印象。

但沒有親身經歷過,真的不會有這看似八股,其實卻是如此沈重深刻的體悟:

最重要的,還是凡事謹慎,特別是在人生地不熟的國度,對所有財物和人身安全要先有所防備、為最壞的情況預先想好應對方式。

同時,若真的不幸發生了意外事件,發生當下,也要盡可能保持冷靜地去面對問題,保護自己。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Authentic travel@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