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內大權集一身,對外影響再延伸──「十九大」後的習近平,國際社會無可忽視的「夥伴」或「大敵」?

對內大權集一身,對外影響再延伸──「十九大」後的習近平,國際社會無可忽視的「夥伴」或「大敵」?

上個月底,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代表大會(十九大)落幕,無論從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發言,新任的中央委員和中紀委名單,與後續黨章的修訂,「習近平特色的社會主意思想」等等,許多專家紛紛發表評析,內容則不外乎:繼續強調以黨領國,深化「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中共集體領導的傳統可能式微,習大更加鞏固自身領導實力云云。

再加上所謂「兩個一百年的奮鬥目標」──共產黨成立 100 年(2021)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 100 年(2049);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等等目標。上述種種,都不難看出中國繼續追求高速成長、爭取國際地位的企圖。

當然,這背後,勢必也有著相應必須付出的代價。

我剛好在會議結束後一周走訪北京,也研讀了一下剛出爐不久的「十九大報告」──表面上看起來,這是典型的中國官場文章,繞來繞去多以「四字箴言」強調表現,例如:「穩步提升」、「持續改善」、「亮點分呈」、「蔚然成形」、「合拍共鳴」⋯⋯;再以「六字方針」點出具體方向,例如:「堅持力行法治,推進科學立法」、「勤思富民之策,篤行利民之舉」、「關切安居樂業,厚植發展優勢」、「講好中國故事,彰顯中國實力」⋯⋯等,動詞與賓語結構完整,唸起來還真是「鏗鏘有力、空洞無比」。

雖說這樣的「名言錦句」,正是所謂華人官場的特點之一。然而在中國,官方的說法永遠只會「提三分」,從不把話講白,看似空洞的口號中,許多「言外之意」、「弦外之音」,才是真正需要下功夫去琢磨解讀的。

許多北京的朋友由於「身處京師」,倒是很樂意分享一些對未來的看法,以及在政局、人事安排上的一些猜測──在中國,談論政治話題其實不見得必然會惹來麻煩,只不過你需要知道一些「方法」,以及懂得哪些是「敏感」訊息──

以下綜合個人解讀和「京師朋友」的觀察,簡單整理一些見聞,大致從中國的政治布局、經濟實力、對外關係等角度,分享對這次「十九大」的看法:


政治布局:習全面掌權,「二號人物」王岐山「功成(被)身退」

先談談習近平的第一個「五年執政」:一般看法是當時「黨」的統治根基動搖,各方內部與境外勢力蠢蠢欲動。

時值 2012 年,中國的各項數據不斷被外媒拿來渲染,斷言中國會「分崩離析」──從中央到地方的官員貪腐嚴重、民怨四起,政治上團派(共青團出身的政治人物)、上海幫(以江澤民為首)、太子黨(靠祖輩裙帶關係而進入仕途)等勢力互有矛盾,軍方又另有錯綜複雜的派系。

凡此種種,都直接挑戰了習大的接班,這也是之後他開始高舉「打貪腐」,做為「政治改革」重要手段的原因:一方面確實嚴辦了部分貪腐官員,重拾民心,另一方面也無須諱言,可以有效清除政治上的敵對勢力。

從這幾年來紛紛因「打貪」而遭調查的高階官員中,也不難看出大抵是某些派系的人中箭落馬。

不過,中國的官場盤根錯節,最大的那位『長者』(註一)多半不會去動他⋯⋯畢竟多少地方官表面忠心,但骨子裡還是『他』的人。把『長者』鬥倒了倒沒什麼,麻煩的是底下一大票人在各個崗位都惹出點小亂子,那就不太妙了。」一位「京城友人」表示:

「『長者』也已屆行將就木之年,他過去有太多把柄,據說中紀委還有專門的倉庫放他那堆資料⋯⋯如今要扳倒他不是難事,但為了政局的穩定,一般相信這把打貪的火勢,是不會燒到他身上的,姑且就讓他頤養天年,不被『境外勢力』給借機搗亂就好(註二)⋯⋯。」

經過十八大的「第一個五年」,習大可以說在政治上豎立個人的聲望與統治正當性。同時更重要的,是他正式接掌了軍委主席,並陸續開始「推行改革」──

其中,在軍隊系統稱謂上的改變,特別值得一提:以往的「參謀總長」,如今改稱「參謀長」;各軍區的「總司令」,如今改稱「司令」⋯⋯這件「改革」釋放的訊號很明顯──以後只有國家領導人,可以稱「總」書記,其餘文武百官,均不可稱「總」。背後用意,當然也是在建立習的個人權威,便於在接下來的五年,推行各項更實際的改革。

而本屆的中央政治局常委名單如下:習近平、李克強、栗戰書、汪洋、王滬寧、趙樂際及韓正。從中,我們大概也可以看出「習核心」的治理班底。

十九大前,很多中國網民因諸多「海外爆料」而「津津樂道」,曾任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書記的王岐山,沒有被選入也是意料中事──他在十八大任內力行反腐,得罪了多少達官顯貴,雖然「護主有功」,但若在政局已趨穩定的當下,繼續讓他在樞機重地,豈不讓人恨得牙癢癢?

多數人觀察家認為,王岐山如今已經完成「階段性任務」,接下來便會循「朱鎔基路線」──穩穩地在政壇上銷聲匿跡,但保其一生榮華富貴。

「然而,要把他換下來也得要名正言順,所以你不也看到郭文貴在海外不斷大咧咧的暴料,一下說自己的後台是那位『長者』,一下又扯出個什麼海南航空事件?如果真的是『長者』授意郭文貴爆料,你覺得郭會就這樣講出來嗎?你不覺得那可能正是中央授意,讓王岐山自己去『讀懂高層的意思』,不要積極去爭做(政治局)常委?」

當然,中南海的政治權鬥總是爾虞我詐、詭局多變,即使是「京城友人」的說法,倒也不見得正確,只是在此給有興趣的朋友參考一下。接下來,我們看看中國影響世局的重頭戲:經濟實力。

經濟實力:國內拼結構轉型,過剩產能「外銷」創造影響力

中國的經濟在習近平剛接任時,的確正處於循環性的低檔,各項數據表現都不亮眼,一票專家學者甚至紛紛以「中國經濟硬著陸」來論述──產能過剩、樓價飆高、各省透過借貸與大興土木創造泡沫的 GDP 漲幅⋯⋯這些都是棘手的問題。

不過在習近平的第一個五年任內,中國經濟實現了所謂的「軟著陸」:經濟成長雖然趨緩,但 GDP 的組成慢慢改變,從政府主導的國內基礎建設投資與房產泡沫,逐漸轉移到民間互聯網巨頭企業、新創企業和基礎建設輸出上。

這五年來,從中國總理李克強喊出「大眾創業,萬眾創新」,號召資金進入新創「鼓勵年輕人」;2015 年,人民幣加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一籃子貨幣;中央及各省「打房」;BAT (註三)互連網科技的高速發展;到「全面小康社會」的願景⋯⋯中國的「計畫經濟」,正致力於讓這規模 11.39 兆美元(約 341 兆新台幣),全球第二大的經濟體「大船轉向」,以規避當年經濟過熱帶來的風險。

在十九大報告中,甚至點出中國要做「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比起以往,多了「美麗」一詞,有分析指出這代表「環保意識」、「綠色經濟」等,將成為未來中國的重點發展項目。「在中國經商,就是要懂得解讀,並跟著黨的政策走,才有機會做出一番事業。」在北京任職的另一位朋友補充道。

當然,中國仍面臨著債務比例過高,中等收入國家陷阱,國企改革,外匯管制等等挑戰,凡此種種,也都可以在十九大報告中,找到蛛絲馬跡,象徵未來的可能行動。

不過,要講經濟政策,近年中國影響最廣、備受矚目的,莫過於「一帶一路」計畫:

貫通中亞直抵歐陸的「泛亞鐵路」,以及經中南半島往非洲的「海上絲路」,可以說是近代相當龐大的經濟建設計畫。透過中國自己主導的「亞洲基礎建設投資銀行」(AIIB)融資貸款,以高鐵技術為主,大量向中亞、非洲與東南亞輸出國內過剩的產能,以及將大量的人力與資源佈局海外,這勢必將對沿線國家造成影響,甚至在不遠的將來,可以有實力塑造自己的經貿規則,與「美帝」抗衡。

「有很多外媒不看好中國的一帶一路計畫:從長程鐵路的維護成本、地緣政治的不穩定性、區域國家發展落後、短期的經濟效益低落等角度,紛紛批評『一帶一路』不切實際,這或許有其道理,但『一帶一路』著眼的絕對不僅是經濟方面的回報,它有更大的戰略與政治上的意義,一如美國投入龐大成本,掌控了世界上多數的重要航線與港口,中國不想在『海上霸權』與之競爭,便要建立自己在『陸上的話語權』,讓石油、原物料、貨物、人力資源等可以暢通歐亞⋯⋯」

根據新華社的估計,一帶一路沿線上,共計超過 126 兆美元經濟規模的市場,其中很多都還是新興發展中國家。相較於歐美以外援和國際組織切入,「關注」當地的民主人權等議題時,中國則選擇以「優惠貸款」,提供更為實際的「基礎建設」投資,促進當地經濟發展──實際走一趟東南亞與非洲,越是偏僻落後的地區,越有中國企業與商人在那裡活動。

「一帶一路」長線發展下來,究竟利弊得失為何,尚無定論。但透過經濟實力的潛移默化,比起歐美帶有人道主義精神的「援助」,甚至動輒強硬介入當地政治的方式,中國模式「不談政治(人權)、只談賺錢(發展)」的擴張方式,似乎更容易被地主國(的執政當局)接受。

當然,大國崛起絕對都會造成鄰國心生警惕,要如何在發展經濟之餘,也能輸出文化,同時盡力避免衝突,也將會是一帶一路背後,中國必須思考的難題。

對外關係:從「韜光養晦」到「積極有為」

中國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軍事力量如今也穩坐世界第三(次於美國和俄羅斯),足以在世界舞台上發揮一定的影響力。

誠然,中國政府對外一向主張「不干涉他國內政」、「和平崛起」等原則,現行的「自由主義國際秩序」裡,也多半支持用「外交手段」來解決跨國問題。

然而,從美國新政府重回保護主義的老路,在各個國際組織與倡議中不斷挑戰既有的共識,此時出現的國際權力真空,便讓中國有機可趁:從難民議題、氣候變遷公約、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各種海外的扶貧計畫等,中國在國際外交場合中,如今正取得越來越多的發言權。

而除了以強大的經濟為後盾「對外發展」之外,軍事力量,也是近代強權國家不可或缺的重要元素:2016 年底「南海危機」中,中國趁機展現了航母與潛鑑的實力;2017 年「中印對峙」的時候,也能夠在邊境迅速動員佈署。

近年這兩個事件,也被視為周邊國家對中國軍事力量的「試探」:其實沒有任何一方,會想要主動發動戰爭,但國內政客仍會透過動員軍隊「做做樣子」,帶動輿論風向,轉移民眾焦點,順便測試一下對方的實力,以便拿捏往後與強國相處的分寸。

「中國在南海造礁,在中印邊境修路,都是『一帶一路』經濟與戰略的考量,周圍國家『有些顧慮』是意料之中的,大家擺個姿態,操作一下輿論也是會有的,但又有誰真的願意跟中國打起來?現在,(南海)人造礁還不是繼續蓋,(中印邊境)公路鐵路也都在持續擴張⋯⋯」北京的友人一談起這類議題,「民族驕傲感」似乎油然而生。

習近平曾在 G20 峰會中,對美國總統川普表示:「強大的中美關係,有助於共創兩國人民雙贏」。背後的潛台詞是,在亞洲的諸多議題中,美國仍必須仰賴與中國的合作,才能達到(雙方的)目的(如北韓問題等)。

中國同時也一改先前鄧小平時期「韜光養晦」的對外戰略,轉而以「積極有為」的態度,活躍於國際舞台──這顯示經過一定時間的發展,中國如今已越來越有自信,能夠去捍衛自己在世界各個角落「不斷延伸的權益」。這點,從中國國產電影《戰狼》中,可說是充分表現出「強國的企圖心」。

習大力主導的「新型大國關係」,在詭譎多變的國際政治氛圍中,絕對會遭受各界挑戰,但隨著中國逐漸改寫區域新秩序,亞太甚至世界各國,如今也都得學習如何與之打交道。

川普出訪中國,與習近平會面。圖/flickr@The White House CC BY2.0


無法忽視的「大國崛起」,各國都必須學習因應

「中國已經強盛起來,我希望『兩個一百年』的中國夢,可以在我這代見證到成果。」正在準備國考的北京朋友,淡淡的表示,「當然,我也知道中國還有很多缺點,那些所謂民主人權的思想觀念,以西方標準與媒體來看,中國還有很多需要改進的空間。」

「不過,也請記住,那是西方的觀點⋯⋯向來主張人權的美國,不也默許印尼蘇哈托政府時代的『對華大屠殺』,而泰國的『1976 法政大學鎮壓事件』,美國國務院有譴責什麼嗎?更別提歐美在中東、北非幹過的事兒了⋯⋯。」他説。

中國強大起來,是無人能夠否認或無視的事實──無論你喜歡也好,憂心也好,排斥或甚至仇視也罷,我想我們都必須學會正視它的變化,並學習與之相處。

而習近平在前一個五年,對內掃除多數障礙之後,集大權於一身的他,在下個五年,勢必將有更充分的資源去大刀闊斧地推行政策:對內,中國市場的成長,會持續影響著世界的經濟走勢;對外,「一帶一路」也將可能把其政經影響力,更深地扎根在沿線經過的每個區域。

「(選擇)看不見,它依舊存在」,我想,處在這個時局中的每個人,我們的生活已勢必離不開「中國因素」的影響,與其完全避而不談、視而不見,我想,盡量嘗試用客觀、多面的角度去了解它,才不至對世局產生錯誤的判斷與行動。

註一:「長者」一詞為中國網民對江澤民的非正式稱呼。
註二: 許多在台灣、香港註冊的華文媒體或新傳媒,長期以來被江派掌控的宣傳部、外交系統影響,而當習大逐漸收攏這些組織部門時,有些媒體背後的資金供應因此斷絕,因而導致破產。
註三: BAT意指百度、阿里巴巴、騰訊三大網路巨頭。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360b@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