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商「登報切割」、柬埔寨「向來親中」之外──慘無人道的「赤柬」到評價兩極的洪森,高棉民族悲歌知多少?
圖片

前陣子在柬台商大動作登報,與「台灣有些極端份子」劃清界線,大抵是由於柬國選舉將近,而台灣的執政黨疑似和柬埔寨的反對黨「救國黨」密切接觸,在柬國媒體大幅報導之後,進而引發了一些「不必要的誤會」。

柬埔寨一向是傾中立場,甚至在 90 年代之後,對台灣官方更加不甚友善。從早期支持中國入聯,到 1997 年因台灣方沒料到會「押寶押錯首相」,導致柬埔寨現任首相洪森政變上台之後,長期連代表處都不被允許設立。

近年,更是因為中資大舉協助內需、一帶一路建設等,柬埔寨一時間經濟成長頗為亮眼,各國投資人也紛紛將眼光,投向這個東南亞最窮的國度。

不過本文不打算再多著墨於政治,與台柬政府之間的「恩怨糾葛」,而打算從近代歷史的角度,來和讀者朋友一起大致認識柬埔寨這個國度──畢竟不管是經商或旅遊,能從不同的角度去了解一個國家的背景,總是多多益善:

曾經輝煌的王朝,自願成為列強從屬

說起柬埔寨,多數台灣人的第一印象,應該是美麗的吳哥窟──歷史悠久、曾璀璨一時的高棉文明,早在中國秦漢之際,便稱之為「扶南」。高棉人更在 12 世紀建立了吳哥王朝,統治範圍涵蓋現今的寮國、泰國、越南等部分地區,當時中國正值元朝,曾派使節出訪吳哥,將見聞寫成「真臘風土記」,是現在研究柬埔寨歷史重要的文獻。

但一度輝煌的王朝,在 15 世紀後開始衰敗,先後遭到暹羅(泰國)包圍吳哥,後又被越南長年侵犯。直到 1863 年,當時的吳哥國王 Norodom,因為不甘長年受泰國與越南的侵擾,而與法國磋商,簽訂協議自願成為其屬國,同時換得法國的軍事保護。

由於過去法國殖民的影響,加上獨立後(1953年)適逢冷戰,中美等各國的勢力,此後紛紛進入柬埔寨。

列強勢力對柬埔寨獨立後命運的影響,並非全為負面:例如在柬埔寨很多由各國出資設立的學校,紛紛以各自母國的語言為主,讓少數有機會受教育的柬埔寨人,平常居家生活使用柬埔寨語,在學校則習得不同語言,因此能夠在國際職場上,以不同語言應對自如。

舉我個人因工作關係,認識的柬埔寨朋友為例:他出生於金邊,小學到中學唸的是華僑學校,大學進入了柬埔寨科技學院(ITC)學習工程專業──該校以法語授課,並需用法文進行畢業論文答辯。他隨後又受政府獎學金資助,到泰國瑪希頓大學(Mahidol)繼續攻讀碩士,兩年內也把泰語練個透熟──

但這樣一個在柬埔寨極為罕見,精通中,英,法,泰,柬的菁英人才,如今卻因為國家貧困破敗,在國內僅能領取低薪;在國外,也時常遭受到就業歧視。

赤柬大屠殺,毀壞國家整世代根基

為什麼會如此?我們不能不提到柬埔寨近代最大的傷痛:赤柬統治時期。

這是一整代人的悲劇──柬埔寨至今仍面臨人才斷層嚴重的問題,訓練基礎員工都十分耗費成本,幾乎已成為當地外商的共識。會造成人才荒,特別是青壯年一代幾乎沒有知識份子,很大原因正是由於過去赤柬的統治。

當時超過百萬人被屠殺,幾乎是當代所有的知識份子都無法倖免,進而也造就現在國貧民弱,經濟發展嚴重落後的局面──甚至連東協這個區域型組織,柬埔寨都因為國力一直未達標準,遲至 1999 年才加入。

赤柬,亦稱為紅色高棉,也就是柬埔寨共產黨,師法法國大革命時期的雅各賓派(Jacobin),用大屠殺和恐怖統治來樹立權威。

要談赤柬的發展,我們必須回頭來略談一下柬埔寨的歷史 1953 年成功自法國獨立後的歷史:

作為柬埔寨獨立推手的西哈努克,順理成章在隨後的大選中勝出,擔任首相兼外交大臣,但由於實行其獨特的「佛教社會主義」政策,未能有效提振經濟,權力逐漸被親美的龍諾(Lon Nol,又譯朗諾)一派掌控,而龍諾本人也在 1970 年,趁著西哈努克出訪蘇聯的時候,在美國暗中支持下發動政變(美國迅速承認龍諾政府),西哈努克一派則轉往鄉間,並與赤柬合作,希望能夠奪回政權。

然而,赤柬在吸收西哈努克的支持者和資源之後,自己勢力逐漸壯大,到了後期,根本已自成一格,單獨挑戰龍諾中央政府。赤柬民兵於 1975 年攻入金邊,開始了近代史上堪稱在納粹德國之後,最慘無人道的統治之一:

赤柬首領波爾布特(Pol Pot),一如中國文化大革命般,宣布要「廢除所有舊的東西」,禁止外語與西方一切知識,致力要「達成無產階級的共享社會」──而全國上下大量的知識份子,便在此時被送往各地勞動致死和屠殺,惡名昭彰的金邊「 S-21 集中營」,就用殘酷手段屠殺了數萬菁英。

在赤柬不過短短四年的統治(1975─1979)之下,約有 200 萬人(相當於柬埔寨近五分之一的人口)死亡或失蹤,這無疑是人類歷史上一大難掩的傷口。

S-21 集中營被柬國政府改建為大屠殺紀念館,供後人憑弔。圖/flickr@Christian Haugen CC by 2.0

洪森崛起──「貪污瀆職」與「轉型正義」,評價兩極

赤柬除了對內行高壓統治,對外,也煽動柬埔寨長期仇越的民族主義情結,鼓動軍隊侵擾越南。

時值越南剛結束內戰,對赤柬的挑釁初期多採取隱忍政策,直到 1978 年不堪其擾的越南決定出兵(由蘇聯支持),直取首都金邊,並在 1979 到 1984 年間扶植親越政權,與流竄在北方的赤柬,形成南北對抗之勢。

爾後經過(列強暗中協議以及)國際社會的調停,在 1993 年聯合國主持的大選後,柬埔寨由越南支持的洪森(Hun Sen),與西哈努克次子拉那烈(Norodom Ranariddh)共同擔任首相。

補充一下柬埔寨「雙首相」的背景:當時因洪森和拉納烈分別代表不同黨派(與背後不同勢力)且長期不和,然兩人在大選中得票均未過半,為了避免再次選舉造成進一步動盪,最後協議以得票數較多的拉那烈擔任柬埔寨「第一首相」、洪森擔任「第二首相」,但兩者均是國家最高行政長官。

卻沒想到,掌握軍權的洪森,在 1997 年趁拉那烈出訪泰國的時候,派遣武裝部隊掃蕩其根據地,並完全掌控柬埔寨政權,拉那烈被迫流亡海外。(到 1998 年底,雙方和談,拉那烈回國當選國民議會議長)

洪森本人,確實如許多國際媒體所批評,雖有「民選首相」之名(在之後的數次大選中均高票獲勝),行徑卻與先前的獨裁者相差不遠──無論外界如何批評,國內反對派如何挑戰,他的權力依然不動如山,以他為首的柬埔寨高官集團,也透過大舉出售國家土地,變更建設用途等方式賺取個人利益。

柬埔寨至今全國貪污風氣仍盛行,也讓她在 Corruption Perceptions Index(清廉印象指數)(註一)中,一直是政府清廉透明度倒數的國家。

然而,也是在洪森的統治之下,無論其本人是基於個人政治利益,還是對殘酷歷史的反省,在 2007 年透過聯合國與柬埔寨政府設立的「聯合特別法庭」(ECCC)(註二),逮補過去赤柬領導階層,包括:S-21 集中營典獄長康克由(Kang Kek Iew)、前赤柬時期的副總理英薩利(Ieng Sary)、前赤柬共產黨副書記農謝(Nuon Chea)、前赤柬國家主席喬森潘(Khieu Samphan)等人,並將他們分別以「反人類罪」,「種族滅絕罪」等判處終身監禁,部分人士入監服刑後,也於幾年前死於獄中。

而金邊的 S-21 集中營,目前也被柬國政府改建為大屠殺紀念館,公開所有赤柬時期的文件與事蹟,供後人憑弔。

其實早在 1970 年代之前,柬埔寨並不若今日的落後,在過去法國殖民的建設下,不僅國民教育有基礎的水準,輕工業發展也具有一定基礎,加上資源豐富,當時的金邊甚至有「東方小巴黎」的稱號。

但赤柬執政的短短幾年,幾乎摧毀一切,許多柬埔寨人親眼目睹自己的父母,因為念過書,或者經商有成,被視為「必需被除去的右派」,而被赤柬殺害──至今仍有不少柬埔寨人,會給人一種憂鬱消極的印象,可能部分原因也是因為創傷仍未痊癒,尚需時間調養吧。

柬埔寨近年來因為「經濟成長突飛猛進」而被外資和部分台灣投資客看好,但其實,這也只是因為原本的一切都破壞殆盡,現在充其量不過是回到 1970 年左右的水準而已。

她的民族,歷史,過去的輝煌以及傷痛,或許也值得我們多加認識並深刻反思。

註一:或譯作貪汙觀感指數,是國際透明組織自 1995 年起每年發布的評估。
註二: ECCC,全名為:Extraodinary Chambers in the Court of Cambodia

《關聯閱讀》
向柬埔寨學習──你沒看錯,他們的「轉型正義」不是口號而已
「他們就是這樣?」──到訪柬埔寨看見大眾口中的描述多是成見的累積

《作品推薦》
72屆聯合國大會實錄:亂世強權各懷鬼胎,狂言不斷的「領導人秀場」
來東南亞找工作「很容易」?你確定你夠資格嗎?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Tupungato@Shutterstock

 

Jack Huang/The World 2.0

Jack Huang,台北人,倫敦大學主修國際經濟與全球化管理,畢業後回到亞洲。
目前在曼谷,先後任職於聯合國亞太投資貿易處(TID)與 Office of 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OICT),協助 fuel management 系統開發和支援維和部隊的運作,必要時得出差前往剛果、南蘇丹、索馬利亞與象牙海岸......。
足跡走遍世界 20 多國,曾旅居紐約、舊金山、首爾、北京、新加坡、歐洲等地。
喜歡接觸新事物,腦子裡總是有左派與右派的思想不停衝撞。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