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屆聯合國大會實錄:亂世強權各懷鬼胎,狂言不斷的「領導人秀場」
圖片

一年一度的聯合國大會(簡稱聯大),於 9 月 12 日在紐約總部熱鬧開幕,一如往年,此時此地全球領袖與政要雲集,維安格外嚴密。據在紐約任職同事的說法,曼哈頓東區被各層維安單位嚴密把守,進出需比往常花費兩倍以上的時間安檢──為的就是在恐怖攻擊陰影之下,確保這些超重量級人物的安全。

聯合國共有 193 個會員國,本次有超過 90 位國家領導人, 5 位副總統, 39 位國家特命代表,3 位副總理,52 位部長級官員出席 72 屆聯大。簡單來說,掌握世界權力的核心人物們,在九月中下旬的時間,全都聚集到紐約曼哈頓東側的聯合國總部,表面上演一場華麗的外交大戲,暗地裡各自較勁,莫不以自身利益極大化為考量。

第 72 屆聯大的主題是「以人為本」,這也是聯合國成立以來的核心議題之一。雖然,不少學者與政治家視聯合國為「龐雜無效率」的機構,但也不可否認,當今世上確實再無一個更好的平台,能夠讓絕大多數的國家領袖齊聚,以外交手段試著去解決跨國紛爭與問題。

第 72 屆聯合國大會。

開場:新任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意有所指的開幕致詞

在本屆會議主席,斯洛伐克外交官,萊恰克(Miroslav Lajčák)的主持下,聯合國秘書長,前葡萄牙總理古特雷斯(Guterres)致詞時表示:「改革」是本屆之後聯合國的重要議程,在以人為本的前提下,針對廣泛議題,諸如核武擴散、恐怖主義、氣候變遷、科技與網路攻擊、性別平等、人權與經濟發展等,務必要使「全人類在可持續的地球上享有平和與體面的生活」。

而古特雷斯也特別強調,在複雜的多邊議題上,不同觀點在所難免,但務必把外交解決、相互尊重、切莫製造衝突當成最高原則。

這話顯然意有所指,大抵是為了接下來的重頭戲:聯大「一般性辯論」(General debate)暖場。或者更明白點說,是直接針對本屆代表美國出席的「狂人明星」美國總統川普,提醒他避免不按腳本的脫稿演出,與可能造成的國際政治風暴。

插播:聯合國大會「一般性辯論」小(冷)知識

先小聊一下什麼是「一般性辯論」,他並不如字面般真的是「辯論」,而是為期一週讓各國元首(或元首特命代表),就世界重大議題與本國立場,發表演說:

一般而言,每個國家分配的時間是 15 分鐘,但並無強制性,況且這又是全球媒體注目的焦點,幾乎所有的發言者都會大幅超過表定時間──例如 2009 年,利比亞強人格達費以阿拉伯語發言 96 分鐘,當然還有至今尚未被打破的歷史紀錄──1960 年古巴領導人卡斯楚,一共講了 4 個半小時......。

另外一個有趣的小知識是:聯大一般性辯論,擁有首位發言權的國家是巴西──其源自於 1955 年的聯大,當時竟沒有一個國家領袖願意首先發表看法(可能怕被接下來的發言者輪番挑毛病砲轟),於是各國協定,誰第一個上,往後「首發資格」便歸該國所有。

當時的巴西代表於是「義無反顧」地完成第一位發言,因此接下來的每一屆聯合國大會,第一個上台的便交由巴西,再來才是地主國──美國。

另外,若演講者遲到或無故缺席,則交由下一個代表遞補,例如 2016 年因歐巴馬遲到,便由原安排第三發言的查德總統先講話。

冠冕堂皇的公開發言外,閉門會談更是重點

除了一般性辯論之外,聯大還包含「多邊談判論壇」,「高級別會議周(註一)」,以及數百場的高峰會議和工作報告,更分門別類地針對各類議題達成共識──例如在北韓議題上,美中韓便藉聯大會議期間,舉辦了領導人的閉門會議。或者在以巴議題上,雙方的高官人員們也會藉此展開討論,並利用各國高層雲集的場合,派出遊說團爭取支持。

回到本屆最吸眼球的一般辯論現場:各國領袖精心準備「捍衛本國尊嚴」的外交舞台,不過現實的是,雖然大夥看似平等發言,但永遠只有強權國家才能掌握話語權──他們說了什麼,才是真正被關心的重點。

例如你巴西即便是第一個講話,恐怕除了本國輿論錦上添花一下之外,其餘轉載的國際媒體並不多;反觀那幾個在安理會中擔任理事的成員國代表,無論言論長短,都會被放大檢視、延伸解讀,各種輿論學說瘋狂下註解,養活各國一大票靠評論時事吃飯的公共知識份子,和那些什麼都可以談的媒體和名嘴。

總之,先來看看這屆的各國政要們大概都講了些什麼:

美國總統川普「初登場」:脫稿演出的辛辣發言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大概就是川普首次登上這個他「一向瞧不起」的聯合國舞台。

除了對聯合國花費過鉅、人事浮濫、效率不彰大肆批評了一番之外(老實說,這段影片中 28 分之後的發言,筆者確實不得不認同),把砲火對準北韓與伊朗,是其最具「震撼性」的發言:


他先是主張美國隨時可以「徹底摧毀」(totally destory)北韓,再來又說要片面撕毀 2006 年與伊朗的核擴散條約,順便再掃了一下委內瑞拉、敘利亞、難民議題等,最後則以「美國只是聯合國一個會員,卻分擔超過 20% 的總預算,非常不公平」,以及重申「美國優先」來結束他 40 分鐘的談話。

雖說早已料到他的「脫稿演出」,但台下諸聽眾對川普用十分直接強烈的語氣,「教訓」了聯合國大會和各國,仍一片嘩然──尤其是北韓外長,乾脆離席以表抗議(影片中第 14 分鐘)。

由於北韓確實是一個炙手可熱的話題,接下來不少美國的亞洲盟邦們,也紛紛對此提出看法:

韓、日、中對「北韓危機」的回應:彼此立場大相徑庭

新上任的韓國總統文在寅,畢竟是在最前線面臨北韓威脅的國家,話語自然不若川普那般辛辣:他在表示不贊同北韓試核之外,也強調南韓無意「整垮」北韓政權,從未想要「統一」朝鮮半島,語末,更提到了 2018 年的冬季奧運,將在韓國平昌舉辦,屆時希望南北韓運動員可以同場和諧競賽。

日本態度則較為強硬:除了在經濟發展、國際援助方面,表示日本會盡力盡到國際社會責任,確保和平、繁榮等云云,在北韓議題上,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則直指「制裁對北韓根本沒發揮效果」,且不斷的「對話」,也都是「欺騙」和「爭取拖延時間」的手段而已—他呼籲國際社會強硬起來,不要放縱姑息國際上的「問題製造者」。

中國則是由外交部長王毅,代表本次因中共十九大,未出席聯大的國家主席習近平發言:全程中文,一貫地維持中國官方四平八穩的內容。他談到中國近年的發展,在世界各地協助發展中國家的計畫。更強調,中國會在聯合國中承擔更多責任,特別是在人權與難民議題方面,中國必將投注更多努力 。(咦?)

他並「苦口婆心」地告知各國,中國的向上成長,絕對是會為國際社會帶來正向作用。至於在北韓議題方面,王毅則是提及了六方會談,強調「外交對話」才是解決朝顯問題的根本方法,呼籲美國要與北韓關係正常化。語末,又表示中國將做多邊主義的「推進器」,儼然有取美國而代之的意味。

其餘亮點:各國領袖的表演場

其餘的談話,大抵是舊酒新裝,老調重彈:例如巴勒斯坦(聯合國觀察國)總統阿巴斯砲火猛烈,痛批以色列蓄意破壞兩國和平;而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則是一方面回嘴巴勒斯坦的指控,二方面由於家人深陷貪污醜聞(註二),也不得不花點時間在這個國際重要場合中,來「進行一個捍衛個人清譽的動作」。

另外,今年年中被許多中東與海灣國家斷交的卡達,由國王卡達埃米爾親自站上前線,高分貝宣布不會屈從壓力:「卡達全國人民拒絕支持恐怖主義的這種不實指控,且絕不向封鎖和壓力低頭。」

當然,法國的新上任總統馬克宏,也藉此場合大唱歐洲一體主義,表示歐盟的合作與強盛,是穩定與繁榮的畢要基石,「任何企圖破壞信任與團結的言行,都是不可忍受的。」這話,大概也是意有所指地說給美國和英國聽吧。

整體來說,除了萬年「政治正確」老議題:氣候、人權、民主、經濟發展、恐怖主義、外援、全球貿易等之外,今年個別國家在一般辯論場上的發言,大抵沒太多新鮮感。川普狂人狂語倒也還在意料之中,其餘領袖們則多半堅守「國家利益至上」原則──雖不若美國那般赤裸裸表態,但在那些華麗外交辭令和政治正確的術語背後,利益分配與權力結構的再造,恐怕永遠才是各國真正關注的核心。

註一:於9月18日開始,針對聯合國內部改革、可持續發展計劃融資、氣候變遷議題等,展開有關方面的會議與討論。
註二:參考
The corruption scandals plaguing Netanyahu and his family, explained 

《關聯閱讀》
【作者通信】聯合國職員「賺很大、花很兇」?──其實薪水沒有想像中多,福利倒是相對優渥
爭奪「名義上」的全球最高權力寶座──聯合國秘書長選舉,各國勢力的角力

《作品推薦》
來東南亞找工作「很容易」?你確定你夠資格嗎?
寧可餓肚子,也要開賓士── 泰國人的「愛面子」,一點都不輸人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Drop of Light@Shutterstock

Jack Huang/The World 2.0

Jack Huang,台北人,倫敦大學主修國際經濟與全球化管理,畢業後回到亞洲。
目前在曼谷,先後任職於聯合國亞太投資貿易處(TID)與 Office of 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OICT),協助 fuel management 系統開發和支援維和部隊的運作,必要時得出差前往剛果、南蘇丹、索馬利亞與象牙海岸......。
足跡走遍世界 20 多國,曾旅居紐約、舊金山、首爾、北京、新加坡、歐洲等地。
喜歡接觸新事物,腦子裡總是有左派與右派的思想不停衝撞。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