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維和部隊出任務】四:「希望世界終將和平,但別來得太快」──天高皇帝遠的前線戰區,利益與價值的拉鋸
圖片

中非共和國(CAR)位處非洲大陸中央,熱帶雨林氣候,富藏礦產,前身為法國殖民地,直到二戰後才獨立,但隨即爆發內戰,以及不同宗教、種族與政治利益的衝突,導致發展幾乎停滯,百萬難民逃離家園。

聯合國安理會在 2014 年通過決議,在當地派駐維和部隊,希望能夠穩定局勢。而被分派加入此任務的我,在今年也實際進入中非的維和部隊編組,到前線執行任務。

當然,維和任務是動輒耗費數百億經費,橫跨地域與人員調動幅度均極大的工作,堪稱世界上最複雜龐大的專案之一。我與我的部門同事,僅隸屬其中的「資訊科技部門」─「後勤管理單位」─「燃料管理小組」。

維和任務分工極細,每個單位各司其職,透過層層協調,與其他數百個不同的部門,共同維持整個任務的運作。

我的任務──降低燃料輸送錯誤,杜絕「可能的」盜竊行為

我們在當地主要的任務,是提供與部署我們稱為 Electronic Fuel Management System(EFMS)的系統:計劃以全自動化控管加上遠程監控,取代以往紙本與手動(manual)作業,用意是降低操作錯誤,以及杜絕可能的盜竊油料行為(這在維和部隊屢屢發生,畢竟燃料在黑市中非常容易脫手變現)。

我們算是總部派來的技術人員,同時也負責為期兩週的教育訓練,確保 UN 的燃料部門職員,以及各國的後勤軍官(contingent),能夠妥善使用我們開發出的系統。

這項部署是由總部直接命令,打算要推廣到目前所有的維和任務區。維和部隊歷年其實不時發生汽車或飛機「超加」(over-capacity)的問題:舉例來說,某台車油箱容量僅 100 公升,卻每次都超加數百甚至數千公升的汽油......

當然,我們遇到這種狀況,都會先善意地推斷那屬於「非故意的人為疏失」,或著「資訊誤植、紀錄有錯」等情況──不過想當然爾,肯定也有一些燃料被另外裝桶,流入黑市。畢竟,再次強調,汽油在非洲要直接換成現金,可以說是非常容易的事。

我沒有任何證據,自然不能去指責任何人員涉及相關不法行為。但為了讓讀者朋友更了解維和部隊的第一線工作實況,在此也必須分享以下的事實:

維和部隊,兩種主要「工作人員」負責對象不同

在非洲和其他地區,聯合國「維和部隊」任務的工作人員,基本上通常可粗分為聯合國直屬的職員(civilian),以及由各國政府派遣的武裝軍人(contingent)兩種──

前者,自然被視為聯合國的公務人員,聽命於聯合國總部,並多少受到相關監督的約束。但後者,由於其司法裁量權仍歸各國所有,對於涉嫌違法濫權的軍職人員,聯合國的機制其實並無法直接對其進行懲處或制裁。

再加上維和區和各相關國勢力,數百個外圍組織、承包商、民間合作企業等千絲萬縷、錯綜複雜的關係......有些時候,涉及利益交換與圖利個別單位的行為,說完全沒有絕對是騙人的。

這次來部署的 EFMS,由於建立了更為精準的定位系統與掃描驗證機制,未來能夠被「人為操作」的空間將大幅減少。也因此,在當地工作的幾週,我總是感到有種「不被歡迎」的氣氛,瀰漫在與我們所接觸的駐地 UN 職員,和各國軍方的後勤人員之間。

或許是我多心,但所謂任何新的變動,將無可避免衝擊原本的既得利益,我猜想我們的到來與作業,勢必會增加部分人士「例行工作上的麻煩」。

「不希望和平太快來到」?──真實世界,沒有全黑與全白

你覺得很黑暗嗎?這就是真實世界裡的運行邏輯。

我們其實不用虛情假意地只去提那些真善美的部分,因為那不是世界的全貌;當然,我們也不用一味的批評那些不道德甚至違反現行規章的行為,因為你非當局者,可能不會明白「因地制宜」下的許多無奈,或者「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道理。

待在安逸富足的已開發世界,看的是媒體餵食給你的資訊與網路上的刻板印象,你恐怕更根本不會瞭解,什麼樣的環境會使這裡被稱作「全世界第二危險的地方」。以及實際執行維和部隊任務時,所會遭遇到的風險、困難與挑戰。

我嘗試從自己的經驗與觀察,分享關於聯合國與其維和任務,在全世界「促進和平」的觀點:

維和部隊,確實有達到穩定區域的作用。而聯合國許多附屬單位:例如難民署、兒童基金會等,更有許多認真的同仁,在崗位上盡心盡力,去幫助世界上最窮,最動亂地區的人民。

但另一方面,舉凡涉及龐大的金錢、資源與它們如何被分配,當中勢必也會有人想趁機分一杯羹,或者為了「高效完成任務」,遊走於灰色地帶。當然,有些時候,某些行為並非違法,僅只是不道德,或者,遊走在法規邊界──你查到他不當挪用資源,但他也可以提出相關許可文件應付了事。

戰亂衝突不斷的中非,遠在天邊的軍營──在這裡發生的一切,確實很難以一套非黑即白的標準去論定。

而有鑑於維和任務,是動輒牽涉數十億、甚至百億美元預算的大型專案,大家都希望終有和平的一天,但恐怕也有許多人,並不希望那一天「太快來到」。

《關聯閱讀》
【我在維和部隊出任務】三:越危險的地方越要去──披荊斬棘的台商,要在中非衝突區開KTV!
【我在維和部隊出任務】二:中非共和國,高度戒備的混亂之地

《作品推薦》
東南亞青年的「狼性」──他26歲,在曼谷已經有兩套房產
「防範中資」、「臨時憲法」與「一帶一路」──中泰高鐵工程背後,兩國政府的「權、利遊戲」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Julien Harneis CC BY 2.0

作者大頭照

Jack Huang/The World 2.0

Jack Huang,台北人,倫敦大學主修國際經濟與全球化管理,畢業後回到亞洲。
目前在曼谷,先後任職於聯合國亞太投資貿易處(TID)與 Office of 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OICT),協助 fuel management 系統開發和支援維和部隊的運作,必要時得出差前往剛果、南蘇丹、索馬利亞與象牙海岸......。
足跡走遍世界 20 多國,曾旅居紐約、舊金山、首爾、北京、新加坡、歐洲等地。
喜歡接觸新事物,腦子裡總是有左派與右派的思想不停衝撞。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