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範中資」、「臨時憲法」與「一帶一路」──中泰高鐵工程背後,兩國政府的「權、利遊戲」
圖片

在東協,近年備受國際關注的大型基礎建設「中─泰高鐵工程」,從兩國簽約、計畫公布,至今已經近兩年,中國和泰國卻因各有盤算,導致這一齣投資總額估計超過 7,414 億泰銖,約 200 億美元、6,000 億台幣(編按:目前共分三段主要工程,目前公布之第一階段主要工程估計造價金額為 52 億美元),堪稱泰國近年最大外來投資案的「高鐵大戲」越演越烈,雙方在檯面上、檯面下的角力,更是十分精采:

中泰高鐵工程,雙方各有算計

對中國來說,凡談到「一帶一路」政策,東南亞地區的佈局,勢必成為重要的議程之一。畢竟在中國的計畫中,北邊走的「一帶」是穿越中亞直抵歐洲的鐵路系統;而南邊則不僅要建立起所謂的「海上絲路」,更要打通東協的高鐵網路。

其中最主要的一段,便是從昆明直達新加坡的高速鐵道──而無論是途經寮國或是往西取道緬甸,都得穿越泰國領土,才能夠繼續往南通向馬來西亞、新加坡。

因此,中泰高鐵的成功與否,密切牽動著中國能否順利完成在東南亞的「一路」規劃,也因此成為各界目光焦點。

而對泰國來說,早在 2015 年便已與中國達成初步協議──當時甫透過軍事政變上台不久的泰國新政府,也希望透過談成「中國借錢又出人」的中─泰高鐵作為政績:高鐵預計將連接泰國南北重要城市、港口,進一步成為平衡南北發展差異的交通命脈。

然而,由於雙方貸款利率與條件一直談不攏,加上泰國國內輿論又一直有「擔心中國全面掌控」的聲音,整體計畫因而延宕近 18 個月。

直到最近,泰國總理動用《臨時憲法》第 44 條,繞過司法與立法的監督,直接命令相關單位必須在今年底以前開工。

不過,根據泰國交通部公布的資訊,首期施工僅會完成中泰高鐵第一段主要工程中的「曼谷─呵叻路段」(全長 250 公里)中的 3.5 公里,堪稱史上最短的鐵路工程。而在這 3.5 公里之後,還要再分成四段工程,亦無設定完工期限。

原因無他,其實就是前述的「老問題」:與中國的貸款問題仍一直無法談攏,加上國內輿論的壓力。

不同的是,如今「既要政績(與龐大資金帶來的相關利益)又要民意」的泰國政府乾脆悍然宣布:整條泰國境內的高速鐵路,中國只是「協助」,要由泰國自己來主導修築。

避免「中資過度干預」,泰國數度要求修改合約

不過,對於高速鐵路,泰國可謂既沒錢又沒技術,儘管政府「豪氣干雲」地宣布立即動工,卻苦於現實所逼,導致工程仍一再延宕:

就在今年中,為了避免「中資」過度的影響,泰國內閣拍板決定:高鐵建設資金全額由泰國本土銀行想方設法籌措,但科技與關鍵人員則要中方依據先前合議履約,且所有的技術文件與施工藍圖,中方須負責翻譯成泰文版本,提供泰國交通部門存查與參考

中國對此表示同意後,泰國輿論界仍不罷休,這次是拿「保護本地勞工」一事來大作文章:中國籍的鐵路工程師不應該大規模地常駐泰國,且相關勞工法規亦禁止外籍工程團隊在政府包案中,擔綱關鍵性質的工作。

這樣的規範,其實本來就有很多旁門左道可以規避,但「既然民情被炒作起來」,泰國當局「只好不得不另提新方案」:送一批泰籍的工程師去中國,要求中方提供完整的教育訓練與技術指導,進而培育泰國自己人成為傑出的高鐵工程師。

簡單來說,如今泰國不僅要中國提供高鐵技術,更企圖促成「技術轉讓」,讓自己也能掌握這門近代化的「尖端交通科技」。

中國打的算盤是什麼,為何同意一再「讓利」?

從兩國議約的角度看來,這般單方面一改再改的要求,聽起來好像有點「太超過了」,但中國為何仍願意「一讓再讓」?個人綜合分析,大致上有以下原因:

首先,中國在「一帶一路」計畫上所輸出的,其實算不上最先進的高鐵技術,反而較近似於中國國內 D 字頭的「動車」──時速大約在 200 公里左右,中國早在 2007 年便廣泛地鋪設在城鎮之間。而真正的「核心技術」,像是京津城際高鐵,目前普遍時速都已超過 300 公里,中方並未打算讓泰方學習。

故根據中國媒體的說法,泰國若真想送留學生來學高鐵技術也無妨,中國政府的態度顯然是「只要你學得會,那就來吧」。

其次,中泰高鐵這筆交易,中國即使一再「讓利」,仍取得了關鍵利益。

舉例來說,雖然泰國堅持該鐵路必須「泰方出資」、「泰國人製造」、「盡可能選用泰國設備與原料」,以及保證由「泰國人管理」,但最重要的訊號系統與列車本身,還是必須由中國進口。且建成後的人員訓練,以及長遠來看的雙邊合作,才是重頭戲。

更重要的是,中國與日本兩國,一向在東南亞激烈競逐包括鐵路工程在內,各項大型基礎建設的項目:若中泰高鐵能順利採用「中方規格」,對中方來說不啻為一重大的突破。往後中國繼續將其鐵路規格推展到整個「泛亞鐵路交通網」,或是既有鐵路系統需要更新、升級時,「中資」遭遇的阻礙將會更少。

至於泰國不想跟中國主導的「亞投行」貸款,目前看來中國也似乎「老神在在」:歡迎去找其他國際銀行──前提是如果人家願意借。畢竟,以泰國目前的財政狀況、加上由中國「參與」(其實仍有關鍵影響力)的大型建設,歐美系統的銀行是否能夠、是否願意給予更優惠的貸款利率,不確定成分極高

這一場延宕多時,變化多端的高鐵修築大戲,雙方各有算計下,最終成敗仍在未定之天,卻將持續牽動各國在東南亞地區的政治、經濟勢力消長。且讓關心東南亞局勢的我們,一起繼續看下去。

《關聯閱讀》
一帶一路為何難以成功?──「絲路」大建設的事實與虛幻

《作品推薦》
【我在維和部隊出任務】一:奈洛比轉機24小時,一窺非洲「最國際化的城市」
【我在維和部隊出任務】二:中非共和國,高度戒備的混亂之地
【我在維和部隊出任務】三:越危險的地方越要去──披荊斬棘的台商,要在中非衝突區開KTV!

 

執行編輯:張媛榆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Apichade Korkasamporn@Shutterstock

作者大頭照

Jack Huang/The World 2.0

Jack Huang,台北人,倫敦大學主修國際經濟與全球化管理,畢業後回到亞洲。
目前在曼谷,先後任職於聯合國亞太投資貿易處(TID)與 Office of 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OICT),協助 fuel management 系統開發和支援維和部隊的運作,必要時得出差前往剛果、南蘇丹、索馬利亞與象牙海岸......。
足跡走遍世界 20 多國,曾旅居紐約、舊金山、首爾、北京、新加坡、歐洲等地。
喜歡接觸新事物,腦子裡總是有左派與右派的思想不停衝撞。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