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維和部隊出任務】二:中非共和國,高度戒備的混亂之地

【我在維和部隊出任務】二:中非共和國,高度戒備的混亂之地

中非共和國(Central African Republic, CAR)長年處於戰亂,除了部族之間的紛爭,殖民時代留下的問題未解,更有宗教之間的激烈衝突。

以基督教為主,占總人口約 50% 的「反巴拉卡」組織,以及人數較少的穆斯林武裝團體「塞雷卡」,長年因為爭奪地盤與政權,擁兵自重、相互爭伐。即便在各方國際勢力調停之下,好不容易於 2016 年舉辦選舉,但總統當選人圖瓦德拉(Faustin-Archange Touadera)卻無法穩定局勢,反而讓衝突越演越烈。

與此同時,另有號稱「聖主抵抗軍」(Lord' s Resistance Army, LRA)的武裝份子,在中非東部國境、烏干達北部、南蘇丹等地作亂,導致超過 400 萬人淪為難民

危險任務區:民主選舉並未帶來和平,反而加深當地混亂

鑑於局勢緊張,聯合國早在 2014 年佈署維和部隊,希望能夠維持區域穩定,並催生民主選舉。但 2016 年的大選結果並未帶來和平,反而使局勢更加混亂,故安全理事會也火速通過決議,延長代號為 MINUSCA 的任務至 2018 年。至此,中非共和國境內共有超過 1 萬 4 千名的各國部隊,由聯合國調度與執行例行任務。

維和部隊可以說是極度複雜與龐大的專案,各個單位需各司其職,透過橫向與縱向的溝通協調,確保來自各國的人員、物資與資源能夠妥善運用。

我任職的部門屬於資訊科技部門,並專門負責燃料的補給和監控,這次奉派前往中非,便是要協助其前線部隊設置最新的燃料管理系統(Fuel Management System),並訓練各國部隊相關人員,以及確保系統可以在前線順利運作。

從曼谷出發,須先經過肯亞奈洛比轉機,再飛往位於烏干達的後勤中心恩德培(Entebbe),再來才是搭上每天僅一班的航班前往中非首都班基(Bangui)。十幾個小時的飛行確實不怎麼舒服,但真正的挑戰反而是落地後才開始。相較於其他維和任務區(例如剛果、巴基斯坦),中非的情勢更危險一些,當地居民甚至武裝團體,因為不滿外力干涉而攻擊聯合國人員的事件,也經常發生。

從機場驅車前往營區的路上,即便我們乘坐的是 UN 的裝甲車,仍會遭遇當地人圍上前來,企圖破窗搶劫財物,或者拿石頭朝 UN 車輛拋擲。隨行軍官不時提醒我們務必緊閉車窗,且千萬不要單獨行動。

高昂的物價,高度戒備下的例行公事

當地雖然極度落後,但物價卻極高,這可能與一般人的刻板印象不同。但其實道理很簡單,此地大部分物資由外地進口,作為外來者,你不可能以「當地人的標準」來生活,且無論在衛生、安全與保障方面,都必須格外注意與小心。

簡單舉幾個例子,礦泉水一瓶 3 美金,網路 3G 要價約 30 美金,旅館(有高度的安全防護但設備與服務極度糟糕)一晚約 100 多美金,一頓正常的午餐(乾乾的雞肉與薯條)大約得付 20 美金左右......因此,即便聯合國對於出差至危險地區會給予很高的差旅津貼,但在正常花費的情況下,大概也剛好打平開銷而已。

我的工作大部分在營區內完成,早上 9 點到下午 5 點,上下班通勤皆由專人接送,住宿的地方沒有網路可用(但在部隊營區內則有訊號良好的 wifi),基於安全考量也無法外出,漫漫長夜除了與組員們聊天打發時間之外,也只能早早歇息。

至於基地內的生活條件,同樣也不算太好,伙食不怎麼可口,衛生條件也勉強達基本水準。不過能不時看到各國部的武裝隊與人員,在營區內做著各自分內的事。基本上維和部隊由 civilian 和 contingent 組成,前者可視為聯合國公務人員(例如我便是),後者則是泛指各國軍隊,也就是大部分在電影或照片上會看到頭戴藍色鋼盔的人員。

各國軍隊由各國指揮官掌控,而總指揮官則由聯合國指派,理論上是有一中央指揮系統去調度所有人員,但實務上基於尊重各國主權,指揮中心並無強制力去規範各國籍的軍人,多半僅能透過各國自己的軍官,去約束各自的部隊。

我的編制算是「總部」派來的人員,這次任務小組由 5 人組成:組長比利時人,精通英法日西文;組員 A 法國人,精通英法韓越語;組員 B 波蘭人,會說英法俄波等語言;組員 C 黎巴嫩人,通英法阿語;最後則是我,僅僅會說英文與中文,不過這樣的組合,已經足夠應付世界上 80% 的人口,也因此確保無論維和部隊人員來自何方,我們都能夠有效溝通。

這趟任務為期 3 週,剛抵達時確實有點小興奮,但日子除了工作之外,百般無聊,老實說,來了第三天就有點想家了......對於能夠在此動輒駐紮一兩年的長駐人員,實在很佩服他們。(待續)

《關聯閱讀》
九度救援、重返非洲,外科醫生高志昌:「這裡有如我第二個家」
搭乘UN專機,與前線營區的一天──我在聯合國維和部隊的日子 (四)

《作品推薦》
【我在維和部隊出任務】一:奈洛比轉機24小時,一窺非洲「最國際化的城市」
30歲,健身房教練,非富二代──他靠自己,在泰國買了五間房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andis sveicers@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