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維和部隊出任務】一:奈洛比轉機24小時,一窺非洲「最國際化的城市」
圖片

時光匆匆,繼巴基斯坦剛果之後,又有新的任務需前往中非(Central Africa Republic)一趟,負責訓練新進維和部隊人員,以及協助部隊的資訊系統升級等,而代號 MINUSCA(中非共和國多層面綜合穩定團)的維和行動,便是這次出差 2 週的主要任務區。

話說這次的安排挺緊湊的,6/19-6/23 才剛結束維和部隊的後勤管理會議,馬上 25 日就得出發,時間緊湊,所以程序必須在一天之內跑完:向維和部隊索取任務指示、向安全部門提交出差計畫,向財務部門申報差旅費(DSA),確認機票與旅館,拿到主管單位的核准信函......既官僚又繁瑣,每次出差都得這麼繞一圈。

機票在 25 日中午才開票,肯亞航空預計晚上 11 點起飛,轉經奈洛比(Nairobi),再飛 3 個多小時到中非首都班吉(Bangui)。無奈的是在曼谷機場被告知延遲 4 個小時,而從奈洛比飛至班吉的航班每天只有一班,不得已必須在肯亞待上 24 小時,剛好持有聯合國護照可以免去簽證麻煩,便藉此小小探索了一下這座城市。

奈洛比(Nairobi),肯亞的首都、東非最大的城市,又號稱非洲「最國際化的地方」。

聯合國非洲總部也設立於此,不難發現,整體的發展程度並不差,基礎建設與都市規劃尚屬完善。一般來說,除非是背包客路過,不然旅遊團多半會直接前往肯亞境內的其他自然景點,例如奈瓦夏湖(Naivasha)、阿伯德爾國家公園(Aberdare),或是有些行程也會拉去坦尚尼亞邊境,可以從那邊遠眺東非第一高峰──吉力馬札羅火山。也正因為肯亞多半讓人聯想起大草原、自然美景、成群動物等景象,所以反倒沒有太多人進到奈洛比市區。

肯亞政治中心,看非洲的「M 型物價」

比較起過去造訪過的其它非洲城市,例如金沙夏(剛果)、阿迪斯阿貝巴(衣索比亞)、恩德培(烏干達)、戈瑪(剛果)......等,奈洛比算是相當先進的城市,市中心高樓林立、街道寬敞,路上可見各種款式的進口車,商店裡貨物也相當齊全──更有趣的是,物價對於外來者來說,更「正常」一些,例如一杯美式咖啡 350 肯亞先令(約 3 美金),一份快餐 500 多先令。

可能有人會以為非洲很落後,東西不是應該非常便宜嗎?這恐怕是錯誤的印象。

簡單來說,在非洲完全是兩個世界──沒有中產階級,只有「最富」與「最窮」。作為外來者,除非你透過旅行社幫你打點好一切,或者想體驗背包客冒險闖天涯的浪漫(風險?),否則若是要自己處理日常所需的開銷,安全起見最好是跟著「最富」的階級去消費。

以去年我自己在剛果首都金沙夏的中國餐廳為例,一條清蒸剛果河河魚 30 美金,一瓶可樂 7 美金,一客夜市等級的牛排 23 美金;在南蘇丹,外國人在市中心租間像樣一點的房子(基本的家具和冷氣),一房一廳一個月超過 1,500 美金,還常斷電......因此,奈洛比的物價,真的相對「正常」許多。

至於在地居民的部分,由於只過境 24 小時,恐怕沒法太過客觀全面的了解到當地文化。不過,主觀上來說,我認為奈洛比的市民還滿友善的,一個人在路上亂晃,不會遭致太多不懷好意的目光,亦無動輒招攬你去搭車的出租車司機,或者沿街乞討的兒童。在中央區的大道與巷弄間隨意穿梭,多數路人能以英語協助指引方向,同時也會熱情的給予觀光資訊和建議。

我自己本次經驗來說,以市中心希爾頓飯店為中心,周邊可以逛逛國家檔案管(喜愛非洲文化的絕對不能錯過)、國家圖書館、大清真寺、中央公園、奈洛比藝廊等,都在步行可及範圍,餐館則多半營業到晚上 9 點左右。

中國政經影響力,無所不在

最後則簡單提一下中國在此地的影響力,從一踏進旅館就看到大大的「歡迎光臨」,以及馬路上大型看板,紛紛充斥著「OPPO」、「中國銀行」,甚至「孔子學院」等廣告。而同一班飛機抵達的乘客中,除大多數本地人,少部分白人背包客(一看就知道),再來的幾乎都是中國人,而且從言談與穿著打扮中,可知應該是經商而非旅遊。

與鄰座的一位大叔聊天,他是中國政府的高鐵承包商之一,幾年前就被派來負責肯亞「蒙內鐵路」的修築(連接港口城市蒙巴薩到首都奈洛比)。他笑著邀請我有機會去體驗看看,且如果特別注意車上服務員的儀態和動作,會發現雖然他們都是本地人,穿著具肯亞特色的高鐵制服,但歡迎乘客時會雙手交叉置於小腹前側,45 度鞠躬並向乘客打招呼...

「這說明什麼?這代表中國不僅是輸出高鐵技術,同時也要輸出文化,」這位大叔很有自信的說,「無論什麼一帶一路,還是什麼投資非洲,其實硬體與建設都是其次,真正重要的,是要用文化力量來發揮影響,你看美國不也如此,不斷對外輸出資本主義和他們自己那一套自由民主價值觀,造就了他全球霸權的正當性與基礎?」、「再來下一步,中國的支付系統和電商平台也將會逐步擴展到整個非洲......」

這裡先不說政治,從經濟角度,以及自己過去在非洲的所見所聞,確實可以發現中國在當地的影響力不斷提升,至於其所伴隨的結果是好是壞,對誰有利又對誰有害?這就是個更複雜的問題,不是短短待上幾天,或者從網路上看一堆意識形態主導的資料,就可以判斷的。

入夜後的奈洛比很涼爽,甚至還有點冷。晚上被叮嚀不要外出亂跑,也只能在旅館酒吧裡與其他人聊聊天,天南地北的扯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我說了一些維和部隊的工作,鄰座的美國商人也分享了他上個月去大草原狩獵的趣聞(這合法嗎?)

明天黎明,將飛往中非首都班吉,一個號稱名列全球前 10 名危險的城市,也無怪乎當地會需要維和部隊駐紮。(待續)

《關聯閱讀》
「全國緊急狀態」下,造訪衣索比亞──被全球誤解最深的非洲國家
可怕的不是無知,而是一知半解──尚比亞偏鄉的全球化難題

《作品推薦》
30歲,健身房教練,非富二代──他靠自己,在泰國買了五間
明明是對的事情,為何很多時候我們卻不願意說出口?──「顏色」錯了,說什麼都錯的各國與台灣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yrus Neilson@Shutterstock

作者大頭照

Jack Huang/The World 2.0

Jack Huang,台北人,倫敦大學主修國際經濟與全球化管理,畢業後回到亞洲。
目前在曼谷,先後任職於聯合國亞太投資貿易處(TID)與 Office of 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OICT),協助 fuel management 系統開發和支援維和部隊的運作,必要時得出差前往剛果、南蘇丹、索馬利亞與象牙海岸......。
足跡走遍世界 20 多國,曾旅居紐約、舊金山、首爾、北京、新加坡、歐洲等地。
喜歡接觸新事物,腦子裡總是有左派與右派的思想不停衝撞。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