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是對的事情,為何很多時候我們卻不願意說出口?──「顏色」錯了,說什麼都錯的各國與台灣

明明是對的事情,為何很多時候我們卻不願意說出口?──「顏色」錯了,說什麼都錯的各國與台灣

政治的影響無孔不入,特別是當扯上意識形態與民族主義情結的時候,很多人往往選擇服從感性的那一面,讓某些特定的偏好,左右了客觀價值的判斷。

不只是一般人如此,為數眾多的知識份子與媒體,其實更懂得運用華麗的修辭、「修正」或「解讀」後的「科學數據」,去製造對自己有力的輿論。

先分享一個最近的事件:聯合國開發計畫署(UNDP)與泰國政府司法部聯合舉辦了「工作,生活,與人權」的大型論壇,邀請亞太各國專家學者與會,同時也有不少 NGO 列席,共同提供泰國政府建議,希望能夠打造一個「人權立國」的泰國,並將理念落實在日常生活中。

泰國軍政府不排斥同婚,但人權領袖不想「把政績做給軍方」

這本也不是什麼大事。泰國政府目前雖然是軍方執政,但對於人權法規、勞工保護、少數族群的權益,甚至難民議題等,確實有在著手處理,並未挾其絕對權力的優勢,去迫害廣大的群眾來謀取私利(當然,剪除異己、鬥爭政敵的故事倒是發生了不少)。

在許多議題上,例如最近台灣令人欣慰的同志婚姻,LGBTI+ 權益等,綜觀泰國政府與軍方高層的公開發言和作為,均未表示過反對,頂多就是抱持著「那不至於重要到需排入優先討論」的心態。而每當有境外勢力或人權組織督促一下(例如聯合國又要開會了),泰國政府也會努力「配合演出」一下。整體來說,如今在泰國,要推動人權和同志平權相關法案,阻礙與難度並未如預期的那麼高。

「這對你們人權團體來說,應該是很歡欣鼓舞的事吧?」我問了一位出席 UN 會議的泰籍朋友 Wipi。他之前任職於人權部門,後來轉往國際特赦組織(AI)擔任組長。

「確實我們樂於見到人權保障有所成長,但老實說,很多團體和國內組織目前多半抱持觀望態度......」

「為什麼?以同志婚姻來說,有聽聞泰國政府並不表示對,若能有議員趁勢提案,加上各大人權組織推波助瀾,搞不好泰國可以是亞洲第二個同志婚姻合法的國家呢?」我接著問。

「沒錯啦,但很多人並不希望這個成績,發生在現在的政府任內......」Wipi 含糊回答,來不及追問,下場會議以經開始,大家魚貫入座。

打擊敵人,先於追求真相與理想

回到位子上的我反覆玩味剛剛的談話,猜想或許是因為軍政府畢竟是靠「政變」上台,抹殺了所謂自由民主等「重要價值」,進而讓積極捍衛這些價值的「人權團體」或民眾,與之誓不兩立。也因此,若一直被視為「敵對方」的軍政府,開始推行某些立意良善的法案時,似乎就衝擊到固有的意識形態,支持與否,舉措為難。

加上,政府自然也不無狡猾之處,很多時候就像投資銀行販賣衍伸性金融商品一樣──把少數信評 AAA 的債券與大批即將違約的垃圾債券包裹在一起──要嘛不吃,要嘛你得全吃下去。政府往往在制定很多法案時即是如此,看似推出了「利國利民」的提議,獲取國際聲望與政權的正當性,但其中卻也包覆著為一己之私的目的,或其他更骯髒的政治算計。

「泰國明年就會重新舉行大選,到時候希望人權法案、同志婚姻等,可以在新政府的領導下順利闖關國會,」Wipi 離開前,信心滿滿的表示。

很多時候,我們在政治上的意識形態,會不經意地凌駕許多其他原本也該堅守的價值。就像我們若認定了一個人或組織是「作惡多端的魔鬼」,平時惡言相向慣了,當他「居然」開始行善、樂於助人,我們恐怕反而會慌了手腳,不知該怎麼面對以往視為寇讎的對象。

於是,我們只好想盡辦法,找出那些「技術上的瑕疵」,藉以忽略或扭曲其善行,或者乾脆用臆測的方式,抹黑他的行為背後動機「肯定不單純」。

但這樣的行為,為的恐怕不是追求真相,而是為了不讓自己的「神聖價值觀」,被對方的實際作為給推翻甚或摧毀。

「顏色錯了,說甚麼都錯」的各國與台灣

上述兩段,常看國內外新聞的你,是否有點熟悉?

的確,在當代的美國和歐洲、亞洲諸國對立越來越嚴重的國內政局中,我們不難發現這個現象。而台灣亦然:意識形態上的強烈對立幾乎無處不在──不只存在於一般民眾之間,很大一部分的「知識份子」,也會用盡各種力量,甚至無視客觀事實,只為了攻擊政治立場不同的另一邊。

這之中,有「酸民」純粹低俗暴力的謾罵與羞辱,亦有「公知」用漂亮的話術包裝,看似有理有據的「批判」。

但若仔細觀察這些人的立場和比對其過去言行,我們往往會輕易發現:這些人在發表己見的同時,心中那股「顏色錯了,說什麼都錯」的意識形態,仍不知不覺地左右當下的思考脈絡。

舉最近台灣的同志婚姻議題為例,我真心不認為台灣有如此多「認為同志不應該擁有婚姻權利」的群眾,我也不認為佔大部分的異性戀群體,會去相信「修改了民法,家庭倫理蕩然無存」的說法。但從許多網路新聞的網友留言中,仍然看得到許多對同婚釋憲、修改民法的謾罵與批評。這是為什麼呢?

當我仔細去一一觀察這些「反對者」的言論,不難發現,其實他們之中的多數「真正想反對」的,其實只是當今執政的政府而已:

由於他們對特定顏色政黨的不滿,進而寧可一廂情願地相信該政黨就只能是「無能亂政」,就必須得「禍國殃民」;而不願相信,其實有些政策與法案,不只是世界潮流、全球趨勢,更實實在在地象徵著一個社會邁向文明與進步,而最終,受益的會是這個社會中的每一個個體。

是非對錯並不複雜,複雜的其實是人心

事非對錯,其實沒有那麼複雜。「正確」的價值觀,很多時候,就只是一種人性之中「善」與「共好」的直覺而已。

但人性也有複雜的一面:我們也是社會性的動物,常需要靠政治與意識形態上的「分辨敵我」來凝聚歸屬感。因此,很多時候我們明明在內心深處,是認同某件事情的,但由於這件事情來自「敵方」的觀點或作為,所以我們還是寧可敵我分明地尋找各種偏頗、但有利「我方」的論證,去打擊對方,而不願單純地支持「對的事情」。

「魔鬼就是魔鬼,他永遠不可能做好事......」但你知道嗎,「魔鬼」也是可以做好事的,更何況,把對方說成魔鬼,終究只是你我主觀的認知而已,實在沒必要以人廢言,沒必要全盤否定。

或許,我們可以一起從此刻開始,努力將一件事、一項政策或一個法案的「對與不對」,用理性的角度去思考、去辯論,而非以「啊,那是 XXX(或 XXX 政黨、XXX 政府、XX 國)的提案,一定是個爛政策......」做為起手式。

而對的事情,就該去支持,就是這麼簡單。

《關聯閱讀》
「川普當選,祖克柏不用負責嗎?」──2016年代表字:Post-truth後真相
是敵是友、是男是女又如何?泰式兼容並蓄的多元社會

《作品推薦》
在「全球最高級別公務機關」,為何這麼多人主動放棄鐵飯碗?
在倫敦求學的那些日子:一場押注整個人生的孤單賭局,贏或輸?只能問自己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鍾士為 攝影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