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國人」就是如此沒水準、沒禮貌!下意識的刻板印象,全球衝突的來源

「某國人」就是如此沒水準、沒禮貌!下意識的刻板印象,全球衝突的來源

沒規矩、插隊...咦?竟然不是「某國」人!

旅行至世界各地,難免會遇到些欠缺基本文明素養的人,他們的言行舉止令人匪夷所思,如此棄基本禮儀於不顧,故意或者無心,赤裸裸的上演一齣齣鬧劇,不禁讓旁觀者覺得可憐、可悲,又可惡。

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你一定看過有人在餐館裡大聲喧嘩,在禁煙區大口吸煙,或是插隊、推擠、不守秩序,甚至在公眾場合大小便...你的腦海中可能已經開始對號入座,浮現「某國」觀光客的畫面,以及聯想到那些媒體推波助瀾,刻意選擇後報導給你看的訊息......

這並沒有錯,你的經驗與新聞報導的的確確反映了「部分」真實現狀。確實「某國」的「部分」旅客,水準素質有待加強。然而,若你稍微動動手指,搜尋一下自己國家的公民在海外的「豐功偉業」時,你一定也可以找到很多慘不忍睹的例子。要比下限,不過五十步笑百步而已。

固然,行走在外,任何細節都足以成為標籤,種族、膚色、語言、穿著打扮、所持有的護照......讓世界可以輕易地把複雜多樣的個體,簡化成為可分類的識別:「他是美國人」、「你來自台灣」、「我有法國籍」......然後,所有的言行舉止、習慣與偏好,似乎就有了可以究責的對象,「法國人愛喝紅酒吃起司」、「印度人用手吃咖哩」、「某國旅客總是大聲喧嘩」...

確實以大數法則來說,可能真的擁有某些相同背景與文化的人群,傾向表現出某種特定的偏好與行為,用簡單的歸類去描述並無不妥。本文亦不想過於深入地用學理去探討所謂刻板印象、文化差異或者更深的命題,例如心理學上的「個體化原則」(principium individuationis):個人的行為如何被集體的意識、歷史的因素與社會化所影響。

如同標題,我想說的很簡單,「他/她」的行為舉止,那就是「他/她」個人造業個人擔罷了。實在無須上綱到讓一整個國家,或是一整個文化去背負這樣的「業障」。

「全稱式批評」的反思

就像此刻我敘述的這些想法,也就只是我個人有話想說,它跟「台灣人」、「台灣」、「華人」並沒有關係。沒有人可以代表我,我也無權去代表任何更大的群體。

當然你可以說,經驗法則,見的多了總可以歸納出某些國家的旅客,就是「比較常」做出一些不文明的舉止。完全同意,但當你振振有辭、語帶輕蔑的指責「X 國人都很沒素質」、「又是 X 國人,不意外」的時候,其實對於那些循規蹈矩,修養與素質皆堪稱水準之上的其他 X 國公民,非常不公平。況且,反觀自己,以及你所來自的地方,那些鄉親與同胞,又個個都無可挑剔?未曾在海外做出令人噴飯的行為?

我也完全同意,我們無須隱惡揚善,路見不平,本就應當理直氣和地針砭一番,但以過度簡化的方式,去指涉一個更大的集合,究竟是那個某國真的都人人沒素質又沒教養,還是你只不過是把自己對某些特定政治體制與國家的偏好,假借其觀光客的行為,大肆抒發了一下情緒?

又或者,你其實根本沒多少真正在海外碰上不禮貌的 X 國人的經驗,但反正你討厭 X 國,所以選擇性地去接受和相信那些「X 國人很沒素質」的資訊,毫不保留,去強化你本來就堅信的某種信念?

沒禮貌的人到處都有,端看你帶著哪種意識形態眼鏡,以及你使用哪種統計方法,還有特定時空背景之下,你將可以歸類出的不同答案。確實,我認同「某些人」的行為很糟糕,但我不覺得可以毫不保留的去責怪「某國人」。

發生在我身上的真實故事

講個我親身經歷的經驗,去年出差途經衣索比亞,在 Addis Ababa 機場轉機,幾個小時的轉機時間很漫長,凌晨 1 點,終於到了閘門開放可以前往登機大廳的時候,各國旅客紛紛依序排隊,等著各自轉飛往不同的目的地。

閘門只有一個,龐大的人群被俗稱「紅龍」的伸縮圍欄,引導成彎曲的排隊動線。在我前方不遠處被人群擠出一塊缺口,隨即一名原本排在後方的亞洲男子迅速插入,極為敏捷老練,當下注意到的人不多,多數人還是各自玩著手機,百般無聊。

然而,一對美國夫婦見此,上前拍拍他請他遵守排隊動線,退回原本的位置,亞洲男子不肯,瞥了一眼後自顧自地整理肩上的背包。直到美國人堅持說了幾次,也慢慢引起其他旅客的注意和騷動時,該名亞洲男子才一臉不情願的退回後方。

"Chinese......(sign)"美國人聳聳肩,苦笑了一下。

原本事情到這大概也落幕了,就是一件稀鬆平常的插隊事件,有人犯錯,有人講理,犯錯的人理虧,一切回歸常軌。但對於目睹整起事件的我來說,最後那一句"Chinese"讓我不得不說點什麼......因為那位亞洲男子一直握在手上的,是一本寫著"Japan"的日本護照,來自那個台灣一向視為「高級」、「先進」、「有禮」的國度,然而,幾秒鐘前插隊又一度拒絕糾正的,確確實實就是這位仁兄。

"Nop, he is a Japanese actually...not Chinese"我也拍拍美國大叔的肩膀,微笑著告訴他。

幹嘛幫中國說好話?如果這是你閱讀至此,瞬間產生的反應,那你真的要好好思考一下究竟你對特定政治與文化的意識形態,是不是影響了對一般事物的判斷。因為這裡,我只是指出一個事實,並不是在幫任何國家或政權挽回面子。

誠然,對於不知姓名的陌生人,除了一眼就能辨別的種族與國籍之外,似乎也沒有更好的方式去指稱該個體,本文很不負責任地並未提出更好的方法,讓你糾舉錯誤與表達反感的同時,可以很精確的指涉單一行為人,或者單一群體,而非去囊括更大的分類,去辱罵一整個國家民族,或者讓簡化的刻板印象,加強特定的意識與認知。

但我的想法其實很簡單:「他」做了什麼,那真的只是他的事而已。如此加強刻板印象或針對整個族群、團體的偏見,其實正是目前許多對立和紛爭、衝突的由來,我們實在應該有意識地避免。

但話又說回來,你當然可以不同意我的想法。畢竟,「你」(「我」)怎麼認為,也真的只是你(我)的事罷了。

《關聯閱讀》
【真相或歧視?陸客面面觀】何不暫且放下成見?倫敦精品業,不遑多讓的台灣與各國「奧客」們
「你們亞洲人為什麼都要留瀏海/自拍/排隊/分享?」──德籍男友對亞洲的四大「刻板印象」

《作品推薦》
「國際觀」與「玻璃心」──何須冷飯熱炒,互相尊重而已
態度決定高度──從柯P訪泰「台北之夜」,反思台灣人的南向心態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Dave Collier CC BY 2.0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