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乘UN專機,與前線營區的一天──我在聯合國維和部隊的日子 (四)

搭乘UN專機,與前線營區的一天──我在聯合國維和部隊的日子 (四)

清晨 4 點的金夏沙(Kinshasa)仍籠罩在濃濃夜色中,氣氛透露些許的危險,彷彿隨時會發生什麼事。而剛果確實也正面臨暴風欲來的時刻,原因是現任總統約瑟夫 · 卡比拉(Joseph Kabila)任期在 2016 年 12 月 18 日結束,卻拒絕下台。反對派伺機動亂,據傳軍方打算宣布戒嚴並接管政權,首都機場也有可能封閉,中國、美國、法國等使館皆準備撤僑......

所幸我沒有需要繼續待在首都,因為任務的關係,我趕搭清早 7 點的 UN 專機,飛往東部小城戈馬(Goma)。

有機會乘坐聯合國專機的機會並不多,這令我十分興奮,一切流程與一般商務客機 check in 類似,但更簡便些,且亦無須護照,而是持後勤運輸部門批准的文件,與聯合國識別證辦理登機手續。

機上不供餐,空服員是約旦籍的空軍大姊,乘客絕大多是服務於維和部隊的相關人員。各國籍的軍人、無國界醫生、難民署的職員、剛果的外交官,與戰地記者等。

坐在機艙角落,興致盎然地觀察一切,聽著機上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員們,談論哪個地區的情勢又惡化、哪座小鎮又遭當地叛軍洗劫......聽著聽著不覺慢慢睡去。而此時專機正飛過的,是世上第二大的剛果雨林。

聯合國軍營裡的一天

飛抵戈馬時約莫中午,機場不大,卻處處設有路障、檢查哨與鐵絲網。一旁的美軍(註一)正把看似一箱箱的彈藥卸貨並裝載至軍用卡車。在忙亂的人群中我被接機組員一眼認出,叫上隨行的部隊,一行人先前往下榻飯店(註二)稍事休息,然後與駐地指揮官開會,聽取當地簡報,並為隔天的正式工作做準備。

有些讀者可能會好奇,我們到前線究竟在做什麼?這個嘛......整個工作內容筆者也是花了 6 個多月去熟悉,才能夠前往任務區支援,故實在很難用一篇文章的篇幅解釋我們的工作。但簡單來說,我們是總部的 IT 小組,以「系統工程師」的身分派往前線支援 1-2 週,協助解決系統管理的問題、對部隊的新進成員進行教育訓練,並把前線人員的需求帶回曼谷總部,以及與後勤工程師團隊討論,以便未來開發新的管理系統,或者在舊有的系統上增加新的功能。

我在前線的生活,老實說到目前為止,並沒有如大家想像的豐富與刺激。第一眼看到軍營、直升機、軍用甲車時,確實新奇了一下,但接下來的日子,舉目所及多半也就只能不斷盯著那些東西看,到後來便覺得了無新意。

營區的工作緊湊而規律,我與組員上午與在地指揮官開會、提供部隊教育訓練,下午便回到鐵皮屋搭建的臨時辦公室,檢查系統、聽取簡報、提供解決方案,以及蒐集相關數據。

傍晚約莫 7 點,搭乘 UN 專車回飯店,用餐、開會、準備隔天的材料,然後歇息。基於安全的考量,我們的活動範圍就是旅館、營區、辦公室。街上熙來攘往的人群、小商鋪、看似當地特色的飯館......我們僅能在搭車接駁往返的路上,瞥上幾眼。

當過兵的朋友想必不陌生這樣的情境:事事需報備、進出需安檢,固定時間完成固定的作業,一般情況下,單調而沒太多的變化。

如果沒有戰爭,這裡的美景不輸歐洲任何一個湖畔小鎮

任務所在地戈馬位於著名的尼拉貢戈(Nyiragongo)活火山山腳,同時緊鄰基伏湖(Kivu)的美麗小城。氣候宜人,夜間甚至微涼,盛產蔬果,也以自製羊奶乳酪聞名。

基伏湖屬於非洲內陸鹹水湖,一望無際,湖面水波蕩漾,白鷺成群(至少是長相相似的鳥類)。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入夜後光害極少,仰頭盡是繁星點點,漫步在湖畔十分愜意(飯店與營區都延著湖畔而建,湖面亦有 UN 的快艇巡邏),甚至一度會讓人忘了身處衝突區。

「別在外頭待太久,小心這邊的蚊子可能帶有瘧疾......」見我久佇凝望著星空,經過的法籍軍官友善的打了聲招呼並給予提醒,他說他的隊友才因為症狀太嚴重,幾天前被轉送到後勤醫院。

老實說,我很喜歡這座小鎮,如果沒有戰爭,她應該不輸歐洲任何一座湖畔小鎮,足以吸引全世界各國的觀光客。很可惜我沒有太多機會與當地人進一步的互動,我好奇他們的生活、好奇他們的文化,以及他們對當下發生的一切,有什麼感想。

UN 維和部隊在當地究竟達到了什麼樣的效果,是否確實維持了和平穩定?亦或只是各國勢力在前線進行的另一場政治遊戲?不同的職缺、不同的地點,掌管了不同的資源,如何維持自己/己方人馬的影響力,甚至進而運用其影響力,獲得某種程度的私人利益,我想是心照不宣的秘密了。

誠然,這只是我的觀察與猜測,並不完全代表每個地方的實際狀況。接下來還會有機會派往馬利共和國(United Nations Multidimensional Integrated Stabilization Mission in Mali , MINUSMA)、中非共和國(United Nations Multidimensional Integrated Stabilization Mission in the Central African Republic , MINUSCA),以及蘇丹(African Union/United Nations Hybrid operation in Darfur , UNAMID),希望有機會紀錄並分享更多第一手的觀察。

註一:聯軍基本上徵招各國部隊,雖有統一的指揮與調度,但各國部隊仍保有其母國編制,並會別上國旗臂章,用以區隔不同的國籍。
註二:我們並非住在軍營,而是住在指定飯店,並由軍方保護,所以其實生活起居的條件都還不錯,飯店內設施應有盡有,但卻缺乏外出的自由。

《關聯閱讀》
恭喜你加入無國界醫生!你的第一個任務......在剛果民主共和國!
「好希望有天能夠飛出非洲看看世界」──那位青年這麼對我說

《作品推薦》
從衣索比亞到剛果金,被高牆和鐵絲網圍住的臺灣餐廳──我在維和部隊的日子(三)
反恐演練、親赴前線:剛果民主共和國──我在聯合國維和部隊的日子(二)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MONUSCO/Myriam Asmani CC BY 2.0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