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衣索比亞到剛果金,被高牆和鐵絲網圍住的臺灣餐廳──我在維和部隊的日子(三)
圖片

第一次前往非洲出任務,心情難免緊張卻也興奮。凌晨從曼谷蘇旺納普機場起飛的班機,第一站先抵達東飛的埃賽俄比亞(衣索比亞),一個從小很多父母都會掛在嘴邊,半哄半威脅著小孩說:如果挑食,就要被送去那邊「挨餓」的地方。

這恐怕又是另一種刻板印象,確實衣索比亞不是什麼富裕發達的國家,而我也僅是 5 小時的過境轉機,實無太多機會好好探索一下在地生活,但簡單與來機場接待的當地官員一聊,會發現其實這裡沒有想像中的落後,首都阿迪斯阿貝巴(Addis Ababa)市中心,該有的商場、國際品牌、餐館與交通建設,都十分便利。甚至連物價都堪比國際一線大都市,在機場咖啡廳點個日常簡便的早餐,兩片土司一個蛋,外加一杯橙汁,要價 18 美金。當然這可能是因為在機場的關係,也可能因為許多物資需靠進口,價格自然較貴。

中國在非洲,無處不在的影響力

另一值得一提的是,從一踏入機場,便可很明顯的感受到中國的影響力。就說說從曼谷飛往阿迪斯阿貝巴的班機吧,上面一半黑人,一半黃種人,剩下零星幾個白人,再者,首都機場處處是中文標示與通曉中文的地勤,而免稅店裡最熱門的商品不是習慣的洋菸洋酒,反而是中國來的「汾酒」、「茅台」和「熊貓牌香菸」佔據了商品架最顯目的位置。

在候機室裡,與偶遇的一位中國官員 L 聊天,他說這幾年中國大力投資非洲,搞得西方國家政府十分緊張,便試圖阻止中資在非洲的影響力。知道我在幫維和部隊做事,便說,你去觀察一下,面臨執政危機的非洲國家領袖,是不是都跟中國關係特別要好?像是中方本來要在剛果金投資 70 億美金,建設水力發電廠,建成後可望供應大半個非洲穩定的電力,但現任總統卻被以種族問題鬥爭,「你覺得這背後會是誰在鼓動與暗中支持的呢?美國大使館?法國大使館?恩?」L 淡淡的表示。

誠然,非洲有他自解殖以來的諸多問題,但當代國際政治的角力,強權們仍透過其他的方式繼續剝削這塊大陸,特別是那些原本的殖民母國,他們的國民在當地,仍具有較高的地位,仍在學校、住宅、餐廳、娛樂場所等與當地人有所區隔。

物價遠高於臺灣的剛果金首都

情況到了剛果金尤其明顯。首都金沙夏的消費幾乎可擠身世界上最貴的都市之一,沒錯,物價之高,堪比倫敦與巴黎。小店裡點一杯咖啡歐雷要價 6 美金(或折合當地貨幣約 7,000 多剛果法郎);一間兩房一廳的破公寓(無任何家具與裝修),至少也得付出每月 1,300 美金的租金,水電另計。市中心有不少中國餐館,簡單的一道菜也都至少 20 美金左右,好一點的菜,例如清蒸魚,一份 45 美金......想必不少人對剛果的印象是既落後且貧窮,物價想必十分便宜,這個刻板印象前半段某種程度來說是對的,但後半句可就大錯特錯,你若只是領個台幣 30、40 K 的月薪,根本無法在剛果市區過上基本有尊嚴的生活。

也正因為極度的貧富不均,外籍人士在當地很容易成為被搶的目標。旅居剛果數十年的台商 P 表示,在金沙夏有不少華人,其中台灣籍的約有 17 個,大部分經營餐館、貿易,甚至是賭場。幾乎每個人都被搶過,特別是 2000 年左右政權動盪的時候,不少華人商鋪、工廠被破壞,洗劫一空,許多華人紛紛撤離,包括 P 一家人,待爾後政局穩定了,才又回來。問到為什麼仍願意在如此艱困的環境生活?或許正是因為此地物價極高,發展程度極低,代表仍有非常多的機會,值得賭一把。

被兩公尺圍牆圍住的臺灣餐館,隔開兩個世界

入夜後,首都金沙夏更加危險,至少對外國人而言。作為 UN 雇員,我們被要求盡可能待在有保安的飯店不要外出,或者務必要請在地的維和部隊隨行,避免人身安全受到侵害。傍晚 P 邀請我至市中心的台灣餐館用餐,餐館被超過 2 公尺的高牆圍繞,上頭還扎著好幾圈的帶刺鐵絲網。一牆之隔,裡面的黑人服務員衣著得體,服務彬彬有禮,滿桌佳餚佳釀賓主盡歡;外頭是另一番情境,危機四伏,落後且貧窮,一個月可掙上 100 美金已屬於中產階級,大部分的平民三餐以木薯果腹,0.6 美金可以買一大袋,而木薯易膨脹不易消化,吃上一兩塊再灌下一大杯水,可以保半日不飢。

一座高牆,兩個完全不同的世界。

因為需取得必要文件的關係,我需獨自前往金沙夏待上一天,隔日一早乘坐 UN 專機,飛往此行的任務區──位於剛果與盧安達邊境的戈瑪(Goma)小城。戈瑪緊鄰非洲美麗的 Kivu 湖畔,原本該是吸引各國遊客的觀光區,卻因衝突與戰爭,基礎建設被破壞殆盡,百廢待舉。路上最多的是掛著 UN 識別的車輛疾行而過,配備武裝的各國部隊,穿梭在大街與巷弄之間。

同組的同事由於持有級別較高的聯合國護照(UNLP),無須先到首都辦理相關許可,便取道另一條路線,先行飛往 Entebbe──維和部隊在烏干達的後勤指揮部,週一一早我們再各自會合。

很神奇的一段旅程,從沒想過有一天我也會實際加入維和部隊的工作,一切所見所聞都如此新奇,我甚至覺得,聯合國維和可以算是世界上最龐大、最複雜的專案之一,了解並參與其中的管理和運作,是十分難得的經驗。

《關聯閱讀》
窺探印尼頂級豪華俱樂部──隱身大樓內的射箭場,坐落貧民矮房旁
25歲的危機──在烏干達兩年志工後回台灣,問題變多了、相信的事情卻變少了

《作品推薦》
反恐演練、親赴前線:剛果民主共和國──我在聯合國維和部隊的日子(二)
技術上來說,我的工作是「維護世界和平」──我在聯合國維和部隊的日子(一)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Adam Jones CC BY 2.0

作者大頭照

Jack Huang/The World 2.0

Jack Huang,台北人,倫敦大學主修國際經濟與全球化管理,畢業後回到亞洲。
目前在曼谷,先後任職於聯合國亞太投資貿易處(TID)與 Office of 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OICT),協助 fuel management 系統開發和支援維和部隊的運作,必要時得出差前往剛果、南蘇丹、索馬利亞與象牙海岸......。
足跡走遍世界 20 多國,曾旅居紐約、舊金山、首爾、北京、新加坡、歐洲等地。
喜歡接觸新事物,腦子裡總是有左派與右派的思想不停衝撞。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