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恐演練、親赴前線:剛果民主共和國──我在聯合國維和部隊的日子(二)

反恐演練、親赴前線:剛果民主共和國──我在聯合國維和部隊的日子(二)

剛果民主共和國,英文稱 DR Congo,由於首都金沙夏(Kinshasa),中文又譯成剛果金,主要是為了與剛果共和國(Republic of Congo,首都布拉薩)區別。一如非洲許多國家,剛果金的歷史坎坷,殖民者的陰影、部族間的衝突,以及國際勢力的折衝,造成了新興民主國家,如今仍動盪不安。

其實聯合國向 DR Congo 派駐維和部隊已經不是第一次,早在 1960 年脫離比利時殖民統治時,不服統治的東部軍閥,以及不願撤離的比利時軍隊藉口保護比籍僑民,同時向中央政府發難,爆發了著名的「剛果危機」,由於時任總理的 Lumumba 無力維持穩定,便轉向聯合國求援。

故此,安全理事會便通過了 143 號決議,向剛果派遣維和部隊,代號「剛果行動」(ONUC),也是第一起聯合國向衝突地區派遣軍事力量。事件在 1964 年,以比利時軍全數撤離、聯合國軍隊掃蕩東部叛軍勝利而告終,同時原為 Lumumba 的參謀長的 Mobutu,也透過政變取得權力,開啟了他 32 年的獨裁統治。

然而,剛果的命運仍乖舛,由於不同部族間的分爭、鄰近國家的利益衝突,隨後在 1996 年和 1998 年爆發了第一次剛果戰爭與第二次剛果戰爭,Mobutu 被盧安達支持的武裝力量推翻,兩場戰爭涉及了大半的中非國家,並造成超過百萬難民流亡各處。

有鑒於政府效能不彰,礦產豐富區武裝團體仍到處茲事,當地衝突問題一直未解,聯合國直到 2010 年,基於情勢嚴重惡化,才又通過 1925 號決議,派出維和特派團,代號「MONUSCO」(如下圖),進駐包含首都金沙夏的數十個據點,確保平民不受侵害,並鞏固和平發展。

MONUSCO 任務區。圖/Jack Huang 提供


這也是筆者本次奉派前往的任務區,在聯合國龐大且各司其職的分工下,筆者隸屬其中燃料籌備與電子化管理(electronic fuel management)的工作小組,負責管控維和行動中的燃料使用狀況,並且透過 RFID 技術,和特殊資訊處理系統,解決在地 Fuel Point 和各國 contingents 的問題。

這次算是筆者投入維和工作以來,第一次需要親赴前線,為期 10 天,任務目標是資訊系統升級、協助新進維和部隊教育訓練,以及考察燃料的實際使用狀況。同行的有剛果籍的 T(結束任務後他要順便回東部省份的老家探望父母)、波蘭籍的 L(從紐約飛過來的 supervisor),和泰國籍的 S。他們都是非常優秀的 IT、系統工程師,也都有實際維和工作的經驗,反倒我僅僅是經濟 & 傳播的背景,即便經過半年多的訓練,仍感到十分緊張。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由於前往的衝突區,不僅事前手續繁雜(包含須通過三階段的緊急避難訓練、反恐演練等,如下圖),就連到了當地,都還有許多規矩必須遵守。像是僅能住宿在 UN Security 保證的旅館、外出必須有 peacekeeping 人員隨行等,更有許多事前準備,即便聯合國發給了優渥的差旅費(近 300 美金/每天,約 9,500 元新台幣),但付完眾多文件認證費與必要開支之後(主要是超貴的飯店......),也沒剩太多。

行前模擬訓練,筆者被扎扎實實的綁在地上,還體驗了毛巾蓋住口鼻被灌水刑求的過程(全程有醫護人員戒備)。
圖/Jack Huang 提供

能代表 UN 前往維和部隊駐紮區,確實是個難得的經驗。誠然,個人並不認為當今的現實環境,UN peacekeeping mission 能夠為當地帶來真正持久且穩定的和平,很大一部分,聯合國部隊不過是強權權力的延伸,或者各國勢力折衝下的決策。

「我們好好做好分內任務就是了,很多時候,你唯一能做的也就是這樣,」S ㄧ邊淡淡的說,一邊不忘提醒我「Jack,你還少了 Yellow Fever 的疫苗,明天快去醫院預約......」。(待續)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圖/flickr@MONUSCO Photos CC BY 2.0、附圖/Jack Huang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