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術上來說,我的工作是「維護世界和平」──我在聯合國維和部隊的日子(一)

技術上來說,我的工作是「維護世界和平」──我在聯合國維和部隊的日子(一)

「維護世界和平」,這是許多英雄故事的劇情主軸,也可能是很多人小時候有過的某種想像。待年歲稍長,這句話多半淪為玩笑之詞──我們會慢慢理解到,世界既不公平也很難和平──無奈,只能從很小的地方,一點一滴試圖改變些什麼。或許累積起來,我們能在不遠、或者很遠以後的未來,有一個趨近美好的世界。

技術上來說,我的確在「維護世界和平」

「我的工作是負責維護世界和平」,某個外商聯誼的場合,輕描淡寫的自介,理所當然被對方當作玩笑,懶得與話不投機的人周旋,便沒有繼續聊下去。簡短寒暄、微笑、彬彬有禮、握手問候晚安......一切全如安排好規則的遊戲,外交禮節包裹著每一個衣冠楚楚的參與者,自然卻又制式地交談,無論你願不願意,一整晚可以上演數百遍。

但某方面來說,我說的是真的。在聯合國工作,我的部門負責維和部隊的管理,組織架構上隸屬資訊與通訊科技辦公室(OICT),與安全理事會(Security Council)管轄,針對目前分佈於全球的 16 個任務區,提供後勤管理與資訊系統的服務。

故此,技術上來說,我確實直接參與了「維護世界和平」的工作。在龐大且複雜的分工體系之下,貢獻那麼點微小的個人能力,或許能夠幫助非洲、中東等仍處於衝突的地區。因為聯合國部隊的進駐,因為國際社會的關注,而減少一些居民的流離失所,降低一點可能爆發戰爭的機率。

至於成效如何?只能希望有總比沒有好。至於「製造出來的和平」究竟是符合當地所需,還是國際政治角力下的妥協,那就不得而知了。

維和部隊深入戰亂區,現實可能比電影還要駭人

更有甚者,電影《追密者:失控的正義》(The Whistleblower)便是以維和部隊為背景敘述的故事。劇本雖為虛構,但真實世界發生的事,可能更為駭人。

而電影中主角派駐的波士尼亞地區,任務已經於 1995 年結束,目前歐洲僅剩 UNMIK(科索沃)和 UNFICYP(塞普勒斯)兩個任務區,由我的同事 Marrie 負責。而我主要的負責區為 MONUSCO(剛果金)(註一)和 MINUSMA(馬利),全名分別為「United Nations Organization Stabilization Mission in the Democratic Republic of the Congo」和「United Nations Multidimensional Integrated Stabilization Mission in Mali」。一個是非洲最年輕的民主國家,一個長年處於政治動盪與軍事動亂,甚至不久前還有維和部隊成員,被攻擊致死的新聞。

有別於過去的維和專案任務期短、目標與性質明確,近十幾年聯合國維和部隊的新興任務,時程長、駐紮員額多、耗費大筆預算,卻未見衝突區有明顯的改善。當然,或許由於世界越來越複雜,考量的面向越來越廣,因此需要投注更大的心力去解決問題。但另一方面,借用一個在 UNODA(註二)工作的朋友 K 的說法:「戰爭是門生意,和平也是,而我們單位也是這些生意的一環。世上很多問題你不能讓他一下就解決,你得慢慢來,讓它大致朝著符合主流價值期待的方向發展,但又須兼顧某部分人的利益......」。K 在 UNODA 工作 3 年多了,來自加拿大,自認是個陰謀論者。

「我們維護的到底是什麼樣的和平,或者,我們的世界到底需要什麼樣的和平」,記得剛到職的幾週,某個陽光明媚的下午,曼谷 UN 總部每週五的 Happy Hour 時段,我這麼問同部門的資深職員 S。

世界上,有「絕對的公理正義」嗎?

「well......官方的版本,你可以去看看聯合國憲章,大抵就是......」S 立刻流利順暢的背誦出頭幾條內文,一氣呵成,專業十足。「但實際上嘛......這世界沒有絕對的正義,一切都是相對的。每個人對和平世界的想像,都大不相同。你以為落實了在你定義下的民主與人權,但也很有可能是以犧牲其他價值換來的......那些你未曾意識到的價值,對其他人來說,可能非常重要,非常不希望能夠自己做主......」S 正來自剛果金,家鄉在美麗的非洲基伏湖(Kivu)畔,下個月我們要一起出差到當地,協助 MONUSCO 維和部隊的資訊系統升級。

恩對,經過半年多的後勤實務操作後,下個月即將面臨第一次出差,得先飛去肯亞奈洛比,再轉至剛果金沙夏(Kinshasa)機場,最後要抵達位於 Goma 附近的任務區,得再換聯合國的直升機,方能到達。

希望一切順利,若條件允許,會再記錄下此行的一切,分享給大家。

註一:DR Congo,剛果民主共和國,由於首都金沙夏,為了與剛果共和國(剛果布)區別,又稱剛果金。
註二:UNODA,聯合國裁軍事務廳。

《關聯閱讀》
諾貝爾和平獎有用嗎?
我們的工作到底有沒有實際改變什麼呢?──聯合國正職「菜鳥」的另一種聲音(下)

《作品推薦》
我是聯合國雇員:你要反同,請別曲解支持平權的聯合國決議,替自己背書
埋藏心中,根深柢固的價值之爭──川普總統,泰國人怎麼看?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adik Gulec@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